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许芸沈十离小说全文

《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许芸沈十离小说全文

发布时间:2020-09-28 17:13:25

《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许芸沈十离小说全文

《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介绍

《沈少的猎爱计划》是鸟鸟的倩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许芸沈十离,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三十八线经纪人的许芸成日泡在剧组,为小明星鞍前马后从不停歇。当年的许家千金成了拔了毛的乌鸦,犹如卑微的浮游在生活中挣扎。只是她一闭眼,少年站在葬礼前紧紧地攫着她的下颚阴戾说道:“许芸,这是你欠我的,也是许家欠我的!”许芸脸色一如既往的苍白,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依旧没心没肺似的笑道:“我也没啥可还你的,若不介意,身体尽管拿去用。”那一夜,她被狠狠的折腾了一遍又一遍,他将全部的力气都花在她的身上,哪怕她早已遍体鳞伤。...

《沈少的猎爱计划》小说试读

阮仪的负面新闻看似告一段落,可影响已经造成,各大剧组的面试都将阮仪拒之门外,就连从不答应饭局应酬的许芸也不得不暂时低头。

这天刚从香格里拉酒店的包厢出来,从未沾过酒的许芸此时面颊微红,想到方才饭局上那些谄媚调笑的导演嘴脸,以及投资商暗含深意的垂涎目光,更有甚者暗示许芸,只有她们家阮仪愿意献身上位,雪藏时间不会太久。

在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许芸回想到方才跟那些年轻的小演员坐在一起,她就跟新鲜出炉的肉包子,等着被人挑挑拣拣,卖来卖去,廉价却味道鲜美。

今儿这场应酬还是许芸坚持要来的,阮仪劝了很久也不能让许芸放弃,对许芸来说,目前现阶段得先让阮仪有合适的资源,哪怕一点也好。

带许芸来的人是之前阮仪拍广告认识的一个监制,见许芸出去许久未归,才忍不住走出去找人,不为别的,只因为方才某导演看上许芸。他自己也没想到许芸只是换了一身卡其风衣,将围巾跟眼镜摘下后叫人眼前一亮。

就凭她这姿色,不进圈子当个小演员只是当经纪人,实在是可惜了。

谈了许久,眼瞅着一个两个投资商一手环着一个小演员出门,许芸顿时脸色惨白,望向监制的目光也有些复杂。

监制只眯着眼抽烟,机会已经给她了,能不能把握就看她自己的决定了。

许芸只是坐着没有任何表示,监制摇着头,心里失望不已,又是个“不思进取”的傻子。

跟着监制出来的时候,心不在焉听着导演的溜须拍马的投资商忽然脚步一顿,紧接着几个大步走至某个男人面前,言语间中不乏激动恭维:“沈总,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尚层集团的薛伟。”

投资伸出的手定格在半空中好十几秒,沈十离并未有伸手相握的意思,显然他对此人不存在半点儿印象,又只因为平日里像这样上赶着恭迎的人实在数不胜数。

下一秒他的目光却是穿过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小演员,那些明明稚嫩却敷着厚重粉底的脸颊,在那样的脸庞中唯有一张素颜未曾被污染,依旧明净犹如一尘不染的玻璃。

跨开步子走至她的面前,完全无视身边的任何人,确实是她。

许芸显然也没想到在这样的场合下被他遇见,眼底一闪而过的惊慌后是强撑起来的镇定自若。

“你怎么会在这里?”沈十离眉头轻蹙,眼神中带着审问的意味,言语间更是冷得比冰霜要更凝重。

许芸不可察觉的撇过脸,语气也极淡,就像永远没有任何波纹涟漪的死水:“谈工作。”

“这就是你谈工作的内容,陪男人喝酒?”沈十离凌厉的目光划过那几个投资商跟导演的脸,顿时叫人感到不寒而栗,那是一种漫不经心的审视。

“这是我的工作方式,与你无关。”许芸转身欲走,却蓦地吃了一惊,右手腕已经被沈十离狠狠的攥紧。

近乎是粗鲁的拉扯,无视她眼底的抗议将她拉到自己怀中,就在众人眼中带离酒店。

沈十离的司机第一次见往日里儒雅温和的老板将女人强塞进车里,只心惊肉跳的从后视镜里瞥见女人的侧脸,柔美素净的五官,有种别致的韵味,而此时那纤细的下颚却被老板紧紧的拿捏在手掌中。

“开车。”简单的两个字将司机的魂都给召唤归位,冷汗流过双鬓,也没敢问老板去哪儿,而是按照往常的习惯直接开回公司。

“放开我!”脸颊被他掌心虎口挤压到变形,许芸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

沈十离凑过脸,一字一句的逼问:“为了阮仪,你不惜做到这个地步吗?”

许芸双手扯着他的手臂,奈何越是挣扎他越是将虎口收得更紧,只是他故意报复她反抗的方式,许芸吃疼后只能放弃反抗,而面对他的质问,她依旧还是那句话:“与你无关。”

四个字,将两人的关系分析得明明白白,无关是属于陌生人的,他于她而言早就形同陌生人,她不愿意过多的与他扯上关系。

比起“我恨你”,“与你无关”似乎更直接而残忍,恨还存在着情,而无关则是彻底的将你从她的世界剥离,一点儿痕迹也不允许留下。

明明当初是他选择“丢下”她,为何此时却像是她将你驱逐的。

沈十离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那因为剧烈起伏的胸口,急促的呼吸还有扑闪的睫毛,眼底一黯,一些激烈的火光似在那一刻炸开。

低头,薄唇准确而狠狠的攫住那粉色的唇,牙齿用力的啮咬,他用的力气很大,似要将她整个人连同灵魂都一起吞吃入腹。

五年,两人第一次的吻,炙热却又心如刀割。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