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顾眠顾承让小说全文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顾眠顾承让小说全文

发布时间:2020-07-05 09:22:47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顾眠顾承让小说全文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由明恩华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主角顾眠顾承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重生第三次的时候,顾眠告诉自己,要是再死一次,她就不活了。但是,她又死了。而且,三次都死在了一个人的手里。当顾家二小姐第四次“初见”西南王世子,俯身拎着在轮椅上的那人衣领,扇了一个巴掌后,在大家高度注目礼下,及其野蛮的问道,“要不要娶我?”西南王世子泛白着脸,随后缓和,“我不良于行你也嫁?”顾二小姐咬牙,“嫁!”心道,嫁你是为了家暴你,管你凉不凉!世子沉默似是为难……顾二小姐瞪着眼珠,手......

《重生强嫁:世子妃在倾朝开连锁》小说试读

顾眠保证,自己没有纯粹的想要激那躲在轿子里面的信阳君,只是希望借用这一次的事件,让对面那个老掌柜看看,他的眼光是如此的差,让他扼腕。

再者,是因为顾眠不愿看到眼前这小姑娘被人欺负。

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姑娘的意思是你看一眼,就知真假?”

“自然?”

对于顾眠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碾压式炫耀,随从依旧是不信的,半响轿子里面的人没啃声,他以为是自己公子并不感兴趣,谁知道,刚刚的说了话,里面的人,就从轿子里面掀开了布帘出来了。

首先出来的是一双手,就顾眠那有限的认知中,那双手,好像是比顾承让的还要好看一些,不过也是,金贵的很么。

君子以低首而出,未带半分的表情,只是浅浅的情绪,似乎是有了兴致,却也不知道是什么兴致,顾眠待看到那嚣张的小随从上前把人迎出来,肯定自己听到了周围人的惊叹,有过那么一瞬间,大家都很沉默,想必,这颜值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极好的。

都说美人如画,顾眠要说,这男子也是可以如画的,闲淡的气息,五官虽说不至于多精致,可胜在了气质,便是那一举手,一投足,都像是早已设定好的,怎么看,都是一幅画,身上的衣服又是偏素,这走的就是冷酷禁欲的谪仙风,难怪有一堆的小迷妹,要知道,这种人,无论在哪个时期,都是极其的引人喜欢的。

这古代更是,妹子们还没那么大胆,就这种风格,包装一下,瞬间就是全倾朝第一男偶像了。

可顾眠不解了,这第一的美男子不是说是顾承让吗?

以前是顾承让,现如今是陈宋,那这信阳君,又算是个什么档次的?

信阳君出来,随从扶着,他伸手就推了,眼中对他多有责备,不该如此的,只好低着头夹着尾巴做人,唤了一声,“公子。”

人家也没应,一抬眼,信阳君就看到了刚刚听着的微有几分熟悉的声音,哪知道看见,确实是熟悉的,不过,看她眼神,多有平静,不再是曾经那仰慕中略带的欣赏,如今,极其的平静。

信步来到顾眠身前,听得信阳君说了三个字,“玉给我。”

顾眠才看了那小姑娘一眼,这种时候,就是要给这种小迷妹上,让她们上前,才能体现出她顾眠并不觊觎人家偶像的心,让小姑娘知道,你的偶像呢,我看不上,我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

可是小姑娘不配合,顾眠的一记眼神不足以让她从自己偶像的注目中分神,顾眠只好无奈的用手碰了一下她,小声的提醒了一句,“上啊,机会呢。”

“恩,好。”

反应过来的小姑娘赶紧从地上捡起刚刚的重阳玉,用自己手上的帕子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才送到了信阳君手中。

“信阳君,这便是我差人寻来的重阳玉,是真的,我花了三万两黄金买的呢。”

小姑娘太激动,也不知说些什么,嘴角的笑意一直都有,完全就是见到偶像控制不住表情的样子,顾眠倒是见怪不怪了,就是一点,她没想到,这小小的一块石头,颜色也是暗沉不够透亮,竟然也要三万两黄金,抢人啊。

“多谢。”

信阳君倒是习惯了,只生生的说了这么两个字。

倒是信阳君身边的那随从,看着小姑娘的眼神那是一个嫌弃,看着顾眠的眼神,更是恨不得千刀万剐再扔到乱葬的那种,小迷妹没注意,顾眠不在意,让他一个人自己生气。

接了玉,第一眼,信阳君确实是发现这玉是假的,眉眼上刚有了不悦,众人便发现了他的微表情,有人开始幸灾乐祸,有人心疼小姑娘的三万黄金,可才翻了个身,又仔细的瞧了瞧,信阳君就发现了不对劲,这玉,是重阳玉的,他家的玉,他怎么会认错,当即笑了。

原来如此,当年那么多的玉,后来竟是慢慢的没了,以至于根本找不着,原来是伪装啊。

手中的这玉,若没有几个有能力的,见多识广的人,是看不出这是重阳玉的,不过,玉石来的很好,他要查的事情,也终于是找到了痕迹。

嘴角的笑意再也没有消失,观众们见识到了信阳君的偶像力量,顾眠也见到了,就是那种你看着他的笑容,就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格外的舒服,不得不说,这货绝对就是做偶像的,自带吸粉能力的。

玉在信阳君的手中一直揉了几个来回,手感越来越熟悉,他认定了,就是重阳玉,不过,信阳君此刻想知道的是,她顾眠,是如何得知的,这玉连他都差点看走眼,她如何一眼看出来的?

不过,信阳君第一时间还是寻了那小姑娘说话,欠了欠身,自带主角光环,“夏姑娘,多谢,这便是风某寻的重阳玉,你花了多少银两买下,我便差人送多少银两与你。”

小姑娘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信阳君喜欢就行,我家不缺钱的。”脸颊还出现了一抹红晕,少女间的怀春是表现的如此的明显,脸上的喜悦更是。

不过信阳君倒也没多说什么了,不说,不代表他不会给钱,钱是一定要给的,可人,也是要问的。

越过了小姑娘,信阳君与顾眠对视,两人眼神中形成了两股对视的力量,谁都不相上下,这一点倒是让信阳君多了几分的兴致。

“小姐今日帮忙,风某也谢过了,虽说这玉乍一看确实是假的……可仔细看看,也确实是真的,不得不说,风某也险些错过了呢。”

顾眠听着他的话,瞬间从胸口传来的疼痛让她一阵心悸,右手几乎是立即马上就抓着胸口的衣服,脸色瞬间白了。

心中要骂死这个信阳君了。

早就说了,她这鉴定真假的测谎小心脏是真的很准的,没有出过什么错,但是,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疼?

看到她的异常,信阳君上前想要扶着,顾眠本能往后一退,“没事,心绞痛是旧疾,公子继续,若是确认了这玉是真的,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捂着胸口要走的顾眠一阵阵的心疼,根本就控制不住,她知道,要么是心脏出问题了,要嘛就是眼前这信阳君说的,每一句都是假的,他才是最会演戏的人。

“姑娘,清风阁有大夫,风某请……”

顾眠一直往后退,才走了两步,信阳君就逼了上来,她眼前一黑,晕倒之前,她明显的是感觉到自己的腰侧是多了一抹不经意的疼痛,然后是小姑娘和其他人的关心。

昏迷之前,顾眠想着,自己不会又嗝屁了吧?

好不容易熬了两天,又死了,真可怜,又要重新刷。

顾眠并不知晓,她晕倒之后,是信阳君接着了她倒下的身子,一个旋身就把人抱进了清风阁,连夏小姑娘都没看仔细,没来得及嫉妒,和没来得及收走指尖的银针。

“信阳君……”最后夏小姑娘还是紧跟着进去,她才不管的,她就要赖上了。

这边的当铺掌柜也看到了顾眠的才能,他远远的看着信阳君手中的重阳玉,这玉要是在他手里,那会更好,而这姑娘竟然是一眼就看出,这玉是真的,究竟是瞎猫碰见死耗子,还是是真才实学。要知道,那夏小姐之所以先前那么惭愧丢脸,极有可能自己也是不确定这玉是不是重阳玉的,如此一来,掌柜的决定,等下次那晕了的姑娘再来,他倒是可以给她点工钱,勉强的在铺子里干工。

……

“公子,那夏小姐不走。”春月立在信阳君风随身边,似有些无奈,在风随身边多年,今日是惹了他了,可他也只是看走眼了而已。

风随冷色系的脸上半分的波动都没有,就只是盯着床上那人苍白的脸,大夫说,她是旧疾发作,还有中了点毒,不过不重,睡醒就好了,他不是傻子,那夏小姐的手上的动作,他怎么会没看到。

“不走就请夏家的人来请,把那三万两黄金也如数奉上,当着夏家的人,直接送上。”

可以交代的最后一句,春月看了一眼躺在自己家公子床榻上的人,眼中依旧是嫌恶的,却也不敢轻易的表露太多。就他觉得,公子就是被这女子的脸骗着了,要知道,这女子模样比公子还要妖孽,说她好看,可她性子不若公子的闲适,若是多几分的书卷气,便也是排的上号的女子。

“她叫顾眠,顾丞相家的二小姐,论貌美,不若姐姐,论才情,不若妹妹,可论洒脱,我今日倒是见识到了,她认了第二,谁敢认第一,怪得那西南世子一见便心悦与她,如今仅仅的看着她,也是好的,我没想到,她这心疾竟然这么难。”

风随像是知晓春月的心思,轻描淡写的说了话,似乎是说与自己听,又像是说与春月听。

春月却浑身都抖了,公子的意思是,他认出了眼前的人是顾家的二小姐,那便是与公子仅仅是听过声音认识的那位?也是昨日强嫁了西南世子的那位?

公子现在不是早已心碎了?还能如此闲适的仅仅看着人家。

这回再看顾眠,春月只有敬重,再无其他,毕竟,其他的都给了他家公子。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