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07-05 10:23:47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唐子衿顾瑾言为主角的小说

《诱妻成瘾:顾少宠妻甜又暖》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唐子衿顾瑾言的小说叫《诱妻成瘾:顾少宠妻甜又暖》,它的作者是西瓜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爱上一个错的人有多可怕?原本的世界大小姐,众心捧月长大的小公主,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那个男人一眼,从此,一切都变得大不同。引狼入室,家破人亡,被囚禁,被折磨,却还是痴心不改,唐子衿,你疯了吗?三年时间,唐子衿终于是饱尝了自己亲手种下的恶果,知道了,有些人,是不能爱的,是不能碰的。生命,忽然出现转机,她还会重蹈覆辙吗?"...

《诱妻成瘾:顾少宠妻甜又暖》小说试读

好几次,唐子衿都重重的撞在台阶上,只是唐子衿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痛,只是把眼神放在捏着自己肩膀的那只手上。

此时此刻,唐子衿无比清晰的认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顾瑾言是个恶魔,是个自己永远无法摆脱的恶魔!

进去客厅,顾瑾言放开了自己的手,任凭唐子衿重重的跌落在地。

“现在知道,不听话的狗,是什么下场了?”顾瑾言冷笑,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唐子衿。

我是个人,我不是狗,更不是你的狗!

唐子衿很不服气,撑起身子,倔强的看着顾瑾言。

就是这个样子!

顾瑾言最不喜欢的就是唐子衿这个样子。

你还以为你是以前的唐家大小姐不成?

“唐子衿,你这个样子,我不高兴,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说,你哥哥,你妈妈受不受得了呢?”顾瑾言轻笑,好像是在跟唐子衿开玩笑,可是这话里的内容,却是明晃晃的威胁。

唐子衿的倔强,瞬间就变成了妥协。

顾瑾言真的很厉害,知道怎么才能让唐子衿痛,每一次,她都没有反抗的能力。

握紧了拳头,抬头看着顾瑾言,“你要我怎么样?”

“怎么样?”顾瑾言挑了挑眉毛,“三年了,你还不会做一个妻子吗?”

太可笑了。

唐子衿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又酸又苦,三年前,她爱他入骨,为了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更是学会了一手的好菜,就想着以后要做给他吃。

可是结婚三年,她生不如死,除了在床上,他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更别提吃她做的菜了。

对啊,对他来说,想要的,不过就是……

唐子衿努力的站稳了自己的身体,双手颤抖,颤颤巍巍的解开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一层一层,最后,洁白的肩膀,暴露在灯光之下。

唐子衿知道自己这样很下贱,却也知道,顾瑾言唯一看得上的,也就是她这身子了。

不然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折磨她。

她想,他应该不会生气了吧?

顾瑾言骤然收紧瞳孔,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抓着唐子衿的手,把她丢进房间的大床上,欺身而上,发了疯的索取。

唐子衿躺在床上,忽然想到就在不久之前,顾瑾言跟乔思雨在这张床上做了那样的事情,一阵的恶心。

顾瑾言的唇覆了上来,这恶心的感觉到了巅峰,唐子衿用尽全力推开了顾瑾言,滚落在地,跪坐在地上,干呕起来。

太恶心了,真的太恶心了。

顾瑾言扯着她的头皮,“你觉得我恶心?”

唐子衿吃痛,眼泪涟涟,可是却来不及多说一句,再一次干呕起来。

怒气一点一点席卷了顾瑾言的眸子,“你居然敢恶心我?”

唐子衿脸色苍白,说不出话来,楚楚可怜的看着顾瑾言,不知道该不该为自己辩解。

顾瑾言松开手,冷冰冰的看着唐子衿,“很恶心,是吗?”手,熟练的解开了皮带,眼里带着狂风暴雨。

唐子衿用力摇头,看着顾瑾言的动作,脸色苍白了几分。

她不敢,真的不敢,甚至跟往日不同,唐子衿今天主动很多,还伸手去……

只是,无论唐子衿怎么努力,这一夜,注定惨烈。

……

唐子衿是从剧痛中醒过来的,浑身上下哪哪都疼,就好像是被大卡车碾压过一样。

好不容易把自己收拾干净,下楼就听见了噼里啪啦的摔打声。

“一群废物,早餐也不会做吗?”

胆子大点的女佣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句,“王叔,平时都是张姨负责先生的饮食的,我们……”

“结算工资,马上离开!”王叔冷冰冰的看着那个说话的女佣。

几个小女佣不敢再说,红着眼睛,一个个的走了出去。

唐子衿疑惑,站在客厅,微微蹙眉。

王叔急忙过来,“先生现在心情不好,您先不要过去。”

唐子衿知道,这个时候进去,里面那人会更生气的吧?

乖巧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这才低声问道:“张姨,怎么样了?”

“已经送医院了,需要好好修养。”王叔实话实说,只是不由得有些埋怨的意味。

唐子衿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

转身想要回去,身后传来一道冷清的声音,“站住。”

唐子衿的身子一僵,机械的转身,不懂是什么意思。

顾瑾言怒气依旧,“我饿了!”

唐子衿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顾瑾言满脸怒气的样子,有些迷茫。

可是这话,分明就是再跟她说的啊。

之前,不是明令禁止,不许做饭的吗?

顾瑾言说,她的饭菜是最难吃的。

虽然唐子衿一直都认为不是很难吃的。

“你不是不让我做饭?”唐子衿委屈巴巴。

顾瑾言不耐烦的皱眉,“叫你做就做!”

唐子衿被吓的颤了颤身子。

谨慎的走进饭厅,这才看见被扫落在地的那些精致早餐。

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这里的狼藉,随后转身,进了厨房。

就地取材,唐子衿做了鸡丝粥,小炒青菜,看了看四周,又清拌了一个苦瓜,这顾瑾言的火气这么大,就该多吃点这个,败火。

盛好饭菜,端了出来,摆在桌子上,虽然只是家常小菜,可是看着就好吃。

顾瑾言从外面进来看着桌子上的菜脸一下子就黑了。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他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简陋的早餐。

唐子衿小心翼翼的观察顾瑾言的脸色,看他不高兴了,急忙开口,“今天时间来不及了,你将就一下。”

顾瑾言不置可否,坐了下来,慢条斯理的吃了一口粥,还算是不错,入口即化。

东西好吃,顾瑾言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

唐子衿好像是个交作业的学生一样,局促的站在一旁,眼睛都不眨的看着顾瑾言的反应,“好吃吗?”

顾瑾言抬头,看见唐子衿的眼神,脸上那短暂的温柔瞬间消失不见,又恢复了冰冷,“出去。”

唐子衿咽了咽口水,“可是你还没告诉我……”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