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完结版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最新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完结版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最新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7-05 11:11:01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完结版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最新章节目录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你是我的全部温柔》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风和你本尊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墨城人人都知道封家少奶奶狠毒下作,害死夫家奶奶,掌掴婆婆,婚前有私生子,栽赃单纯小姑子……封先生避之不及、厌恶痛绝的是她,后来此生不渝,缱绻情深的也是她……...

《你是我的全部温柔》小说试读

温小玉眼睛一眨,见封誉怒急的俊脸,她跟着温美霞掩面一起哭泣,“哥,陈禾茵太恶毒了,她和姨说,与你过不下去了,要一千万然后和你离婚,姨很愁,早上来给她送一千万来,谁知她居然反悔了。”

这温小玉说的和一场戏一样,哭诉着:“哥,陈禾茵知道你昨晚在白若若那里过夜,她心有不平,她不敢找你麻烦,就折腾我姨了。”

温小玉越说越崩溃,哭喊着:“这和老人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折腾长辈?”

这话说的,好像我多恶毒似得。

但是,倒是挺合情合理的。

估计这话,连温美霞都信了,她哭的十分凄凉,与封誉说:“封誉,妈妈不想管你们了,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不管了,这是你找的女人,你愿意这样生活,我没有办法。”

这一对姨母和外甥一起掩面哭泣做戏,随即一起离开了。

他们走后,封誉眸子里的光冰冷骇人,恶狠狠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片荒凉,隐着情绪捋了捋被温美霞扯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勾唇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转身朝着屋子里走去,我还要打扮打扮,然后去赶飞机,晚间要参加北市的电影颁奖典礼。

我没有和封誉解释今天,却是像对自己说,“下辈子,我不想遇见你了。”

我后悔了,年少时我遇见他,那时正逢父母去世,遇见他让我多么的庆幸,那时我的世界很小,只有他。

我还暗自以为,遇见他,是上帝没有抛弃我。

可是呢?

我也懒得去想过去了,迈着步子朝着二楼走,刚走几步,他快步追上我,狠狠的扯了我一把。

我回头望着他,这一刻我怀疑,为什么他的眼角眉梢里全是我曾经爱的样子。

我说:“封誉,你别拉着我,我一会要赶飞机回北市参加工作安排。”

他眼里的怒火似乎能燎原,“陈禾茵,你什么时候能学会尊重别人?”

尊重?我几时不尊重过别人?那些不给自己尊重的人,要我该如何尊重?

他是要我给今天这件事,一个交代吗?

我吼道:“你放开我?”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他额角绷着青筋,恶狠狠的看着我,“知不知道你该做什么?”

“我该做什么?”我忽然眼睛红了,“你告诉我?”

他眼底里的邪佞怒意很深,忽然一把扯着我的睡衣。

“你干什么?”我吼着,可我的力气怎么可能如他。

冰冷的楼梯磕在腰上,直觉腰上的骨头快要断了,腰部和小腹剧烈的疼痛使得我抽搐起来。

他咬破了我的嘴唇,鲜血漾溢染在他的薄唇上,样子有些妖冶邪魅,他说:“陈禾茵,你今天给我记住,你计划落空了,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你也给我记清楚点,你特么是我媳妇,你对我妈尊重点!”

“滚!”我痛的满脸泪痕,“你这个禽兽。”

“你再给我说一遍?要我继续教你做人?”他擒着我的手臂叠着,“再这副样子对我?”

“禽兽!”

他怎么这样可怕?年少时心底里的人,和眼前这个人重叠,却带着凄凉。

我落泪侧开脸去。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放开了我,我颤抖着扶着楼梯慢慢站起身,朝着二楼的卧室去,他站在原地吸着气,冰冷的目光望着我。

我回到二楼,去了浴室,终于崩溃的站在花洒下,半个小时之后坐在化妆台前化妆。

准备好一切,我换了一身红色的裙子,踩着高跟鞋下楼去。

这时封誉坐在沙发上,还是满脸怒气,正在吸烟。

他瞥见我下楼来,眉头蹙的更深,我像没事人一样勾唇笑了一下,“你早这么对我啊?我就是想你这么对我,不然能惊动你妈么?”

他气得恶狠狠的瞧着我,我凑到他面前,在他薄唇上印上一吻,呵呵一笑,“封总今天表现真好,我很喜欢。”

他像是快要被我气死了,眸子里的怒火极深,我咧嘴笑,随即转身朝着别墅外面去了。

坐上我那辆红色的兰博基尼,找到止疼药吃了一片,随即双目空洞茫然的启动车子,朝着机场去。

一路上我想着,到底怎样才能拿到百分之10的股份?今天温美霞的样子,我也看明白了,一旦她干涉起来,我会更难,所以我要绕开她。

车子驶到机场停车场,我刚下车来,电话铃声便响起,是我在北市的医生,李医生打来的。

她与我说:“陈小姐,你怎么一个多月都没有来复查啊?药还有吗?你要注意身体,你这个阶段是发展最快的时候,要注意啊。”

我说好的,我明天会去她那里复查一下。

随即电话便挂断了。

当初她看到我病例的时候十分惊讶,似乎是没想到才23岁的人,会得宫颈癌。

她一直叫我把家属叫过去,她有话和我的家属说。

她是一位好医生,可我真的没有家属,所以那天她脸上带着悲哀与我说:“陈小姐,你的病很不乐观,你想做手术吗?不过,做手术之后,可能你以后……”

以后算不上一个完整的女人了。

我问她:“做手术能好吗?”

她摇头说:“你的情况不太好,治疗的有些晚了,宫颈癌扩散的几率非常高,做手术之后,可能,能多维持一两年吧。”

所以我拒绝了。

挂断电话之后,我迈着步子走进机场大厅,其实我今天挺开心的,因为下午就能看到小西了。

换登机牌的时候,一通电话又打了进来,我定睛看着,是封誉他爸……

我蹙起眉头来,他有什么事???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