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重生1986李丽娟_重生1986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1986李丽娟_重生1986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07-05 12:14:23

重生1986李丽娟_重生1986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1986》小说介绍

《重生1986》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作者是gaosping,主角叫李丽娟李振瑶,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李丽娟过完了非常平淡的一辈子,但是却又回到了小的时候,那些自己不理解的事情再去重新经历一次,才发现这里面有很多自己曾经忽略的事情,那些遗憾,总该能够避免的吧...

《重生1986》小说试读

第三章旧事

二叔二婶带着李丽霞走了之后,奶奶跟小姑才回去的,姥姥带着李丽娟姐妹俩在西屋睡下,李振兴两口子跟小婴孩在东屋睡。

姥姥忙活了一下午,累的不行,躺下之后就睡着了,李丽媛呢,躺在姥姥的被窝里,原本还不愿意睡觉的,谁知道翻了两个身,姥姥迷迷糊糊的硬是压着她,没一会竟然也睡着了。

农历十月份的天气,再有两天立冬,但是天气已经带着冬天的气息,躺在被窝里面,觉得鼻子尖冻的冰凉,李丽娟拉了拉被子,把鼻子盖起来,心里在盘算后面需要做的事情。

李父李振兴现在还是县里纺织厂的工人,因为生三胎,李父李母的工作很快就会没有了,李父这几年一直倒腾东西,姥姥的小院里堆满了李振兴倒腾过来准备卖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些是些紧俏货,李父凭着这些东西很是赚了一些钱,后年李丽娟家就会搬到城里,李父把姥姥隔壁的小院子买下来了,一家人在那里住了三年,然后就把那个小院子还有姥姥的小院子甚至是这个村子里的房子都卖了,李父那个时候欠了很多钱,他卖的东西被人举报了,为了交罚款借了很多钱,有些钱甚至带着利息。

李家那个时候真的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李家几个兄弟也都倾囊相助,亲戚也都借遍了,好歹的把这个大窟窿给堵上,因为这个,李家好些年没有起来,李振兴跟赵明岚两口子整日打零工维持家计,一家子租住在两间平屋里,环境很差,曾经有一晚上,李丽娟还没睡着,就发现床上爬上一只老鼠,那天晚上父母都在外面上夜班,李丽娟抱着弟弟妹妹,姐弟三个瑟瑟发抖,一宿没睡。

李家姐弟几个的童年认真说起来颜色都不是很明亮,特别是弟弟跟妹妹,妹妹还差些,这两年家里条件好不错,吃得好,身体底子还好,弟弟就不行了,长身体的那几年家里条件不好,父母都忙着给孩子给自己找那几口吃的,病了有时候抗抗就过去了,没有精心的调理,底子不好,从小到大经常生病,成年之后身体也不好,想想那几年的日子,李丽娟就觉得心里难过,真的是连去回忆的勇气都没有。

再过些天,奶奶就会去省城看大姑,李丽娟想着无论如何得跟着一起去的,其实这次去是小姑闹着去的,小姑陪着奶奶去省城,原想着让大姑劝劝奶奶,让自己去县里的技校上学,好好的学学服装设计,小姑有同学在那里上学,回来跟小姑说起来,小姑心动了,结果大姑劝着奶奶让小姑去上学了。

小姑毕业之后想要自己开一家裁缝铺子奶奶没同意,那个时候奶奶在给小姑找婆家,看中了小姑父,小姑父不愿意小姑开铺子,小姑只能作罢,不过后来小姑的铺子最终是开起来了,那个时候小姑跟小姑父已经分居,小姑一个人带着俩孩子,总得给娘仨找个吃饭的地方,小姑父呢,地里的活计做完了就去跟村里人一起喝酒,最后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喝酒,自己挣的钱都不够买酒的,再后来小姑父就会去小姑的铺子里问她要钱,要不到钱就在铺子里撒泼打诨,小姑等到俩孩子大学毕业结婚了,才五十多岁,就早早的去世了,估计是觉得活得太累了。

这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的遭遇,李丽娟现在想起来就想着去看看那个曾经被自己叫做大姑父的人,看看那个人的嘴脸,那张伪善的脸,文质彬彬,温文尔雅,做的却是猪狗不如的事情,大姑为了那个家付出那么多,就为了他自己的私欲,逼死了大姑,李丽娟决定从现在就得开始盘算怎么揭穿那个人的嘴脸,最好是让大姑早早的跟他离婚,大姑自己带着孩子回来都比在那里送了命的强。

李丽娟翻了个身,窗户上挂着李母赵明岚自己做的窗帘,是淡蓝色的底子,深蓝色的竹子的图案,外面虽然冷,但是星辉灿烂,那一丛一丛的竹子被星辉照着,朦朦胧胧的显出挺拔的身姿。

这个温暖的房子,是李丽娟印象当中最温暖的地方,一家人在这里生活的时间不长,但是留下的都是温馨的记忆,李丽娟想到自己一个已经有了几十年生活经历的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人情冷暖,想尽一切办法还不能把这一家人从泥潭里面拖出来吗?

当务之急,就是先去看看大姑,大姑那里是一切悲惨开始的源头,只要大姑无恙,那个男人想要对李家人做点什么也得好好的掂量掂量,已经是十月了,再有俩月就进了腊月门,李父那里的东西得赶在年前都卖出去,然后让李父多关注一下新闻,现在很多东西能不能个人买卖,能够从新闻里面嗅到蛛丝马迹,得千万小心才是,李父那个时候因为前面买卖顺利,有些膨胀,这才吃了这么一个大亏啊。

李丽娟想了很多,想的脑袋跟要炸了似的,这小身板,体质真的有些差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半夜里好像听到对面屋子里孩子的哭声,姥姥好像是披上皮肤出去了,李丽娟想要睁开眼睛看看,毕竟前一天发烧,身体不好,最终没有从黑甜的梦里醒过来。

李丽娟是被自己脸上一只小手闹起来的,那只小手一会揪头发,一会捏鼻子,李丽娟睁开眼睛,就看到妹妹李丽媛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圆圆的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缝,李丽娟睡着了就开始做梦,一会是现在,一会是十几年二十几年之后的事情,最后是自己在重症监护室里,浑身插满了管子,自己的儿子穿着防护衣一脸悲痛的站在窗前,而自己的丈夫呢,则是站在监护室的外面,李丽娟觉得如果自己死了,这个男人不会一直单着的,李丽娟其实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上大学那会的初恋女友,结婚之后离了,一直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她的女儿比自己的儿子小好几岁呢,李丽娟曾经看到过两个人结伴逛街,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李丽娟觉得自己不可能跟这个男人离婚,这个男人现在家庭稳定,最主要的是孩子已经上大学了,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跟自己离婚,其实最重要的是,大姑家的表弟这个时候已经起来了,表姐弟们走动的很频繁,他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自己陷入对自己不利的境地,正好自己生病去世了,真真的是给人腾位置了,只可惜自己的儿子,虽然已经成年了,不怕自己的亲爹变成后爹,但是总归是没有亲娘在身边,也不知道结婚的时候谁来帮着操持了。

李丽娟这一辈人,少年时期过的其实都不好,也就是大姑家的表弟成长起来之后才慢慢的好起来,大姑家的表弟对这里面的事情看得都很明白,也是尽了自己的力来帮着姥姥家的表姊妹们,但是大家底子都不是很好,就算是中年发力,总归是差了很多。

看到姐姐睁开眼睛了,李丽媛笑呵呵的喊着“姐姐”,这个小丫头,现在会的话还不多,喊得最清楚的就是“姐姐”,这也是因为李丽娟只要不去育红班,都会帮着照顾妹妹,跟她待在一起时间长了,自然就会喊“姐姐”了。

李丽娟看看外面,外面已经很亮了,估计得有八点多了,农村的人都早起,冬天也会早早的起来做饭,姥姥已经早就起来了,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大概是村子里听说李母生了孩子过来送鸡蛋送面条的吧。

这个时候的农村,村子里有人家生了孩子,一般都是送过来十几个或者是二十几个鸡蛋,有些则是给送两把干的面条,再有些关系近的,会送些小米,小米还是比较金贵的东西,再就是红糖,虽然现在买东西已经不用票了,但是因为经济还没有全面的复苏,红糖还是属于比较金贵的东西。

李丽媛喊完了姐姐,皱着小脸说:“尿尿,尿尿。”

李丽娟听了,飞快的从自己的被窝里出来,墙角放着一个小瓦盆,是专门给李丽媛尿尿用的,昨晚上姥姥放好之后再李丽媛睡觉之前让她尿了一次,李丽娟看到过,听到妹妹要尿尿,再看那个小尿盆还在,就赶紧的拿过来。

拿过来之后李丽娟有些傻眼了,昨晚上姥姥可是一手拿着小尿盆,给李丽媛把尿的啊,自己能行吗?

李丽媛看到姐姐拿过尿盆来,已经从被窝里出来了,浑身上下就穿着一个小秋衣,光着两条腿,李丽娟见了,只能把尿盆放到地上,给李丽媛穿上鞋子,让她这么尿尿。

李丽媛从小就是个爱干净的孩子,听姥姥说她十个月就能自己扶着东西站着挪步,会走之后就不用穿开裆裤了,拉屎撒尿的都会自己跟大人表达,姥姥一直说这是个省心的孩子,李丽娟这会才真正的理解姥姥的感慨,李丽娟自己也曾经养过孩子,哪里不知道照顾一个孩子是多么累人的事情呢,不说别的,孩子小的时候每天要洗的尿布,大些时候不用尿布了,每天要洗孩子换下来的衣服,都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也就是后来经济发达,条件好了,很多人图个省事用尿不湿,才算是把很多妈妈从每天的洗洗涮涮里面解放出来。

李丽媛尿完了,李丽娟看床头放着一卷红色的卫生纸,纸的质量不是很好,用手一摸干拉拉的,现在就是这么个条件,只能将就,用纸给李丽媛擦了擦**,这才把已经冻得腿有些凉的李丽媛抱到床上去。

李丽媛笑着钻进被窝里,李丽娟看了看地上的小尿盆,叹了口气,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穿上,一条薄棉裤,外面套着一条条绒的裤子,上面是一件花棉袄,棉袄棉裤做的都挺合身的,穿着一点都不臃肿,这是姥姥跟奶奶的手艺。

姥姥跟奶奶,两个人把家里大人孩子的棉袄棉裤都包圆了,李父李母终于买了房子,准备搬家的时候,李母赵明岚把家里几口樟木箱子里面的衣服都拿出来晒了,是一些早些年做的棉袄棉裤,妹妹媛媛说都穿不着了,要不就送人算了,李母没有同意,硬是把那些棉衣搬到新家里,好好的放在新房里,后来,李母去世了,弟媳妇收拾东西的时候也不知道把这些东西扔到哪里去了。

那个时候奶奶去世多年,姥姥也去世几年了,赵明岚心情很不好,两位老人家操劳多年,都没有住上干净明亮的房子,特别是姥姥,把自己的房子卖了,跟着李家一家子住在租来的平房里,后面几年姥姥身体不好,硬是拖着不去医院,怕的就是花钱,那个时候李丽娟也是刚毕业,李丽娟还记得自己省吃俭用的用攒下的钱给姥姥买了一件羽绒服,姥姥一个劲的埋怨李丽娟花钱,但是还是很珍惜的穿在身上,过完了那个冬天之后,姥姥就在转过年来的夏天里溘然长逝,李丽娟心里埋怨自己没有经常回来看望这个从小带大自己的老人家,但是斯人已逝,徒留悲伤而已。

李丽娟刚穿好衣服,姥姥就推门进来了,看到地上的尿盆,说:“这是谁尿的啊?”

李丽娟说:“媛媛啊,我都这么大了还能在屋子里做这个吗?”

姥姥听了,说:“你伺候着你妹妹尿的啊?”

李丽娟说:“对啊,我让她到地上来尿的。”

姥姥听了,笑着说:“哎呀,你们姐俩这是一下子就长大了啊,好了,放着我收拾吧,你先去洗洗脸,咱们这就吃早饭了。”

一推开门,就闻到一股好闻的小米粥的香气,李丽娟觉得自己的肚子一下子就空了,外间进门的角落放着一张方桌,桌上放着一个本子,还有一个盛鸡蛋的小筐,李丽娟走过去,看到本子上写着谁家送了什么,这个得好好的记着,等到人家家里有事了,就按照找个去给人家送礼,千百年来,村子里的人就是靠着这些平日里的人情往来维系大家之间的感情,通过多年的维系,谁家有事了,大家都会伸出手来帮一把。

李父从东屋出来,看到李丽娟站在桌前看那个本子,笑着说:“娟啊,你这上面能认识几个字啊?”

李丽娟听了,本有些不服气的,但是想到自己现在的年龄,育红班里除了教几首儿歌,简单的数数,还真没教过什么东西,村子里的育红班,就是为了能给大家有个看孩子的地方,大家平日里都要下地干活,孩子小,还能带着去地里吗?

李丽娟撅了撅嘴吧,低着头进了东屋,东屋是一盘炕,从东到西占据了屋子北边的位置,南边靠着窗户的地方放着一个三抽桌,下面是两扇门的橱子,挨着三抽桌是一个缝纫机,这些都是李母当年结婚时候的嫁妆,在门口,还有个暖包,这个是用砖头自己垒的,暖包通着外间的炉子,在路子上烧水做饭的,烟气就会顺着管道到暖包里面,暖包就很热,那些烟气则顺着暖包上的一根铁皮烟囱散到屋外面。

这个时候能烧煤的人家不多,也就是仗着李父李母在城里服装厂上班,原来的时候厂里发煤票,后来自己找人帮着买,李家因为两个人的关系,这几年冬天都有煤烧。

这样的炉子不说家家户户都有,除了炕,冬天取暖基本上就靠这个了,李丽娟老家所在的这个叫做龙女河的小村子,地处华北平原北部平原地带,属于有暖气的地方,冬天很是寒冷,没有一定的取暖设施,想要靠着一身的正气度过冬天,还是有一定的难过的,很多人家的炉子,烧的都是木头,毕竟大锅一般是做饭的,炒菜用这样的炉子,还是很来得及的。

李母怀里抱着孩子,靠着墙坐在炕头上,用大锅做饭,炕烧得很热,冬天李家人一般都在这个炕上睡觉,从东到西得有三米半,一大家子睡是足够的,晚上睡觉的时候炕地下塞上柴火,一晚上被窝里都暖和和的。

看到大女儿进来,赵明岚招呼她上炕。李丽娟脱了鞋子上炕,就看到弟弟闭着眼睛,小嘴使劲的鼓着在吃奶。

李丽娟不知道要跟自己的妈妈说什么,毕竟自己这些事情都曾经经历过,要跟自己的妈妈讨论孩子吃奶的事情,是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呢?

赵明岚说:“娟娟啊,今天不发烧了吧?觉得身体怎么样?我跟你爸说了,让他今天带你去卫生院找医生看看去。”

李丽娟觉得大概是昨天出了那一身汗,觉得身体很轻松,但是去找医生再看看是应该的,就点了点头,说:“妈妈,吃了饭我就跟爸爸去。”

赵明岚说:“要是医生说要给你打针,你就打几针,你现在是姐姐了,可不能在跟小时候似的。”

李丽娟小时候也算是彪悍的,去卫生院打针,两个人都没有按住,硬是让她给跑了,这还是李丽娟的孩子生病打针哭闹的时候李母说的呢。

李丽娟说:“妈,我现在是大孩子了,哪能跟小时候一样呢,你放心好了,大夫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