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重生嫡女当道》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沐纤离东陵烬炎小说全文

《重生嫡女当道》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沐纤离东陵烬炎小说全文

发布时间:2020-07-05 12:29:00

《重生嫡女当道》小说完结版精彩试读 沐纤离东陵烬炎小说全文

《重生嫡女当道》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沐纤离东陵烬炎的书名叫《重生嫡女当道》,是作者留白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作为现代特种兵的队长,一次执行任务的意外,她一朝穿越成了被心爱之人设计的沐家嫡女沐纤离。初来乍到,居然是出现在被皇后率领众人捉奸在床的现场。她还是当事人之一?!她岂能乖乖坐以待毙?大殿之上,她为证清白,无惧于太子的身份威严,与之雄辩,只为了揪出罪魁祸首果断杀伐。“说我与人私会秽乱宫闱,不好意思,太子殿下你亲眼瞧见了吗?”“说我与你私定终身情书传情?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识字儿。”“说我心狠手辣不知羞耻,不好意思,本小姐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从此她名噪一时,在府里,没事还和姨娘庶妹斗一斗心机,日子倒也快活。却不料,她这一切,都被腹黑的某人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重生嫡女当道》小说试读

第十六章嗯!我想吃马肉了

“噗嗤”暗影十分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东陵珏看着那愤怒得要揍人的女子,眼中也闪过一抹笑意。

“你大爷的”沐纤离用袖子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和鼻涕,咬着牙骂道。这臭马?不规矩撩别人的马也就算了,还敢喷她一脸。

沐纤离抬起头,用手拍了拍着奔雷的马头道:“奔雷呀!你主子我忽然想吃马肉了,这毛不错做可刷子什么的也可以。”沐纤离说着又摸了摸奔雷的鬃毛。

奔雷浑身的毛都吓得马毛都竖起来了,这个女的是要吃它的肉,用它的毛毛做刷子吗?它方才撩小马妹妹撩得得意忘形,忘了这女人是什么人了。

“咴咴……”奔雷讨好的用马脸蹭了蹭沐纤离的脸。

“也不知道马肉好不好吃?我还没吃过呢!”沐纤离完全不理会奔雷的讨好,今天不好好收拾收拾它,它就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马?

奔雷急了也不管那小马妹妹了,绕着沐纤离转圈圈儿,“咴咴”的冲沐纤离叫着,一副卖力讨好的模样。

“你说是烤着吃?还是煮着吃你?你是马,你比较清楚自己的肉质,给我点意见呗!”沐纤离捏着下巴,看着讨好的看着自己的奔雷说道。

奔雷心惊前面的两只脚,直接跪在了地上,让自己的身高只到沐纤离的腰部位置,用马头蹭着她的腰。想他一只高贵的汗血宝马,竟然落到要对人撒娇讨好的地步,实在是丢了马脸。不过比起被烤了煮了,他宁愿不要马脸。

暗影傻眼了,从未见过有人这样对汗血宝马的。不过这沐纤离也实在是狠,竟然要吃了奔雷的肉。最主要的是这马儿还真的是怕了,对着沐纤离各种讨好撒娇,连马脸都不要了。

东陵珏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嘴角略不可见的朝上扬了扬,这个沐纤离当真是有点意思。

沐纤离觉得吓得差不多了,拍着奔雷的马头道:“还浪不?”

不浪了,再也不随便撩妹了,奔雷摇了摇自己的马头。

“还听不听话?”

听话,一定听话,奔雷点了点自己马头。

“还喷我一脸不?”

不喷了,再也不敢喷,奔雷又摇了摇自己的马头。

“很好,没有下一次。嗯……我比较喜欢吃油炸食品,不知道日后有没有机会。”沐纤离说完笑着摸了摸奔雷的马鬃。

奔雷作为一只高贵的汗血宝马,听懂了沐纤离这句话的潜台词,再有下一次她就把它炸了吃。

沐纤离拉了拉缰绳,奔雷十分听话的站了起来。

“去那边吃草”沐纤离松了缰绳,指着某处的青草对奔雷说道。

奔雷忙走过去,乖乖的吃起草来。吃到一半看了看自己的小马妹妹,只见它小马妹妹正一脸鄙夷的看着他。嗷!它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的初恋。

沐纤离又进了亭子,用袖子擦了好几次脸,总觉得自己的脸上还是不干净。她又擦了几次,忽然注意到有一道清冷的视线真看着她,一抬头便瞧见东陵珏正看着自己。

想起方才发生的事情,沐纤离就觉得丢脸,让东陵珏看笑话了。

“马儿不听话,让七皇子见笑了。”沐纤离讪讪的笑着道。

东陵珏微微摇头道:“无妨,很有意思。”

很有意思?沐纤离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爆粗的冲动。她被马喷了一脸很有意思是吗?她不过客气,说一句‘见笑了’他还真把自己当笑话看了吗?看起来高冷得很,像不染凡尘的谪仙,也不过是个只会取笑别人的庸俗之辈。

其实东陵珏还真不是再笑话沐纤离被马喷了一脸,他只是觉得沐纤离这教训马儿的方式很有意思而已。

“科哒、科哒”的马蹄声渐进,沐纤离想应该是沐景凌他们赶上来了,也未说告辞只是瞪了东陵珏一眼,走出了凉亭。

东陵珏被沐纤离瞪得莫名其妙,他得罪这个沐大小姐了吗?

沐纤离才走出凉亭,就看见沐景骑马飞驰的身影朝这边跑过来了,她站在路边朝沐景凌挥了挥手。

没一会儿,沐景凌的马便停在了沐纤离身边。

“小妹你骑得太快了。”沐景凌下马后对沐纤离说道,喘了几口气后,又看到了凉亭里的东陵珏同暗影二人。

沐景凌绕过沐纤离走进了凉亭,朝东陵珏拱了拱手道:“见过七皇子。”

“景凌兄无需多礼。”东陵珏扶着沐景凌的手肘对他说道。

沐景凌是为数不多的,跟东陵珏关系比较好的人之一。

沐纤离扯着地上人腰般高的野草,对他哥就称兄道弟无需多礼了,到她这儿就一个‘嗯’字打发了。东陵珏她与她兄长的态度差距太大,让她越发的看东陵珏不爽了。

“七皇子这是要去哪里?”沐景凌在东陵珏对面坐了下来,看着东陵珏问道。他有些日子没见七皇子了,也想与他聊聊。

“去护国寺,主持找我去与他谈论佛法。”东陵珏如实说道。

沐景凌笑道:“他还是觉得你与佛有缘?”

从东陵珏六岁开始,护国寺的主持就说东陵珏与佛有缘,还说东陵珏只有遁入空门,每日晨昏定省,六根清净无欲无求,方能寿终正寝。东陵珏身中寒毒,已入心肺从小便被太医断言活不过三十岁。这护国寺的主持也是想让东陵珏多活些日子,便一直想拉着他如佛门,每隔几个月便会请东陵珏上护国寺谈论佛法。

“嗯”东陵珏点了点头。

沐纤离见她哥哥一副要与东陵珏长谈的模样,便忍不住道:“哥哥咱们不去营地了吗?”

沐景凌道:“之敬还在后面呢!咱们在这里等等他,你先进来太阳出来了,别晒着了。”

沐纤离想了想进了亭子,靠着柱子站着,听着二人闲聊,心里念叨着柳之敬能快些来。

等了半刻钟左右,柳之敬终于到了,不过这东陵珏也要启程了。他们本就同路,所以便一起走到凤凰山脚下才分开。

护国寺

“咚……咚……”年轻的僧人撞着大钟,大钟发出雄厚又低沉的声音。

东陵珏踏上护国寺的最后一个台阶,便看到护国寺的主持圆通大师正在等着他。

东陵珏走进了,那圆通大师对着他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圆通大师”东陵珏冷淡的唤了一声。

圆通大师已经八十高龄了,但是却面色红润。只有眼睛和额头有些比较深的皱纹,虽然留着白白的胡须,但是看起来一点儿都不像八十岁的人。

圆通大师“咦”了一声,看着东陵觉得脸瞧了片刻,随即道了一声:“七皇子,你龙德星动了。”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