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为你思念成河许愿宋景致目录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阅读

为你思念成河许愿宋景致目录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7 09:35:16

为你思念成河许愿宋景致目录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阅读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愿宋景致的小说叫《为你思念成河》,本小说的作者是长冬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喜欢一个人五年,后来才知是她未来的姑父……后来,许愿说:“我不爱你了。”本以为他会如释重负,然而她接连几天别说离开,连床都下不来,旁边男人冷漠脸:“嘴上不爱没关系,身体爱我就行。”...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试读

某处。

橘色灯光下,男人脚步小心且缓慢。

宋景致把热好的中药放在桌上,浑身透着与生俱来的贵气,语气看似关切却分外寡淡:“服务员热好的药,你趁热喝吧,身体还冷吗?”

“不冷,好很多了,你很累吧。”

“累。”说不上来哪里累,忙一天公司的事情,晚上陪客户去跑马场,又接到意外电话,联系警局忙了一圈。

这些是身外的,可他是心累。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担心的,我只是,听说你要和许愿永远在一起,一时很难接受。”

“一个红本子而已,不能象征什么,念云,你不是小孩子。”

话没有直接说,但意思很清楚,他宋景致分得清她是不是故意的。

他是被她推向许愿的床,被迫结婚的,她既然能接受这个,怎么可能在乎一个红本子。

她不过,是为了证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景致,我知道你很累,为了我们以后的幸福,迫不得已娶了许愿,可我担心你会爱上她。”

“既然担心,当初何必呢。”他语气更淡了几分。

“我……”

只穿浴袍的许念云轻摇了摇头,抱住他的胳膊,纤细的手往下抚去,嗓音暧昧:“景致。”

他反应极快,抓住她的手:“你身体不好,医生说过的,有些事是不可以的。”

“没关系的,我不怕。”她双唇热情地凑过去。

和许愿完全不一样的气息传来,宋景致索性站了起来,近乎粗暴的动作让许念云一下子愣住。

“身体最重要,等你以后痊愈了,你想做任何事我都陪你。”

男人这句解释,让渐渐起疑心的许念云放下心,知道是自己身体缘故,不再强求,喝完药便躺下了。

房间安静了,宋景致随手翻了下手机。

有一个和许愿的通话记录。

许念云似有察觉,在他询问前解释:“刚才你煮药时,许愿打电话来问你的情况,我替你如实说了情况,你不会生气吧?”

“你说什么了?”

“我说你在喂我吃药。”

许念云唇角挽起,面色平静,没有丝毫说谎的痕迹。

宋景致抚了抚她的头发,“没事,不生气。”

“那就好,你今晚留在我这边,我才能睡得安稳。”

宋景致迟疑几秒,答应下来。

早上五点,外面蒙蒙亮。

宋景致一夜几乎无眠,他想起她的那番突然挂断的电话,她一直喊冷,可他带的外套披在许念云身上了。

回到海湾别墅,宋景致推开卧室的门,只见一个小女人死趴趴地在床上睡觉。

他眉头一皱,大步走去,“许愿!”

迷糊中醒来的许愿睁眼,“嗯——”

那声低喃经过一夜的熏陶变得柔软低迷,糯而不腻,让早起的男人极容易产生荷尔蒙效应。

“谁让你趴着睡觉?难道你不知道孕妇不能趴着睡?被子也被踢翻了,你不怕冷吗。”

训斥的嗓音让她从梦游中苏醒,懵懵懂懂瞪着大眼。

“我一直都趴着睡的。”许愿委屈,“你又没有胸,那么凶干嘛。”

“从今天开始,你必须改变睡姿。”

近乎严厉霸道的口吻让她渐渐清醒,看清眼前的男人,昨晚藏匿于心的委屈和涩意油然而生。

眼看着他要过来,她条件反射退到角落,像抗拒敌人似的。

宋景致眉头皱得更紧。

“你昨晚丢下我一个人在那么冷的地方。”微小的嗓音从喉骨间溢出,“现在就不要问我怕不怕冷了。”

像个小刺猬似的,对他提高警惕。

宋景致还是一步一步走过去,“昨晚有事耽搁了。”

“哦,那你就一直有事耽搁吧,我自己一个人也挺好。”

她低着头,压根不抬眸去看他,细密的睫毛下是受过伤的小眼神,躲躲闪闪。

他胸口一闷,俯下身,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动作利落又不失轻柔,把她压在床上,双手举到头顶,眸色漆黑,“下次不会了。”

她看着他的眼睛,莫名想哭,忍不住握拳去捶他的胸口,“**,大**,每次都这样。”

他不想她难过,又不肯爱她。

等她打累了,咬累了,宋景致低头吻住她,眉毛,眼睛,唇瓣,不知不觉,吻得凶猛粗暴,不肯放过一丝角落。

“你压得我腿疼。”她呢喃。

宋景致侧过身,抱她腰身的手并没有松开,渐渐移上,掌心包裹手感极好的柔软,轻轻的揉弄。

“下次就这样睡。”

正面睡,还有便宜让他占。

许愿顿时侧过身,谁知那只狼爪还不肯松开,甚至带有满满恶意捏住顶端,她忍不住嘤咛了声,听得男人耳边一阵酥麻。

“还不是你!”她强行把他的手挪开,“昨晚是你抱我上来的,直接将我扔在床上,我就一直保持趴着的姿势。”

“我昨晚,没回来。”

六个字音落下后,两人同时怔住。

许愿很快调解道:“哦,那就是佣人发现我趴在餐桌上睡着的。”

“家里的女佣,力气应该还不够抱你上楼。”

“那……”

那只有蓝遇了。

宋景致眼皮跳了下,很显然的不悦,“就知道那个保镖没安好心,趁我不在家占你便宜。”

许愿翻白眼:“你不在家你还嘚瑟了?”

“……”

一想到昨天晚上,有个家伙趁他不在的时候,像个暖男一样暖许愿,说不定还趁她睡着的时候偷摸几下。

宋景致非常不爽。

许愿洗漱后,下楼吃饭,七八点的时间,外面浅浅露出晨曦。

昨天被她攥紧的合同还放在餐桌上。

等宋景致晨练回来后,她立刻把合同递过去,“爷爷说,你按照市场价买就行。”

宋景致看了眼手表。

八点。

正是许念云从睡眠中醒来的时刻,她第一时间察觉到昨晚还在身边的男人突然不见了,找遍整个房间后,条件反射地给他打电话。

宋景致的手机在八点零五分响起,他低头扫了眼,轻声道:“念云。”

“你回家了是吗?你是不是要签那份合同?”

“还没签。”

“答应我好吗,我们不签,为何要急这一时呢,等我爸死了,所有东西就自然归属我和许愿了,那时也不迟……”

话还没说完,宋景致硬生生打断:“念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