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许愿宋景致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许愿宋景致的小说

许愿宋景致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许愿宋景致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10-17 09:36:12

许愿宋景致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许愿宋景致的小说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介绍

主角叫许愿宋景致的小说叫《为你思念成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长冬所编写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喜欢一个人五年,后来才知是她未来的姑父……后来,许愿说:“我不爱你了。”本以为他会如释重负,然而她接连几天别说离开,连床都下不来,旁边男人冷漠脸:“嘴上不爱没关系,身体爱我就行。”...

《为你思念成河》小说试读

许愿没在意,更衣室虽然破烂但足够严实,还不至于被人偷窥。

音乐声响起,她上台。

米兰手里拿着话筒,另一只手拉着她,让她不要紧张,跟着她的节奏来就好。

许愿生得漂亮,光一出场就引起一阵惊呼。

她跳得生涩,但仗着身材和脸蛋,就算随便走个台都会引起关注。

一场结束,经理朝他们走过去,米兰以为是发薪水,立刻笑眯眯迎过去。

经理正好掠过米兰,走到许愿跟前,摸出一把钞票,问她愿不愿意留下来当**。

“我?”许愿一惊。

“对啊,钱方面你不用愁,那边几个老板都非常喜欢你。”

经理一边说,一边冲她挤眉弄眼。

许愿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几个肥头大耳的胖老板正垂涎地看着她。

许愿胃中一阵恶心,扶着米兰的胳膊干呕起来。

“经理,这人可是我的,你这是想略过我?”米兰顿时不悦。

但是,一把钞票突然在眼前晃了晃,她立马不吭声了。

许愿吐完后,米兰和经理两人的悄悄话也说完了。

没过多久,米兰把她拉到一个小角落,压低声音,问她愿不愿意陪那两位老板喝酒。

她明确拒绝:“我不能喝酒。”

“只是喝一杯,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云城开发区的包工头,老有钱了,你陪他们喝杯酒,几千块钱到手。”

许愿还是摇头。

米兰有些生气,但这是人家的自由,她也没多说什么。

倒是那个经理,趁米兰不在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美女,你是不是缺钱?”

许愿想了想,“我想办乐队,然后赚钱。”

“办乐队多麻烦啊,忙活一年都挣不到几个钱。”经理循循善诱,“你有没有兴趣,陪那边那个老板一晚上?”

说着,竖起五个手指,“一晚上,五万。”

许愿又一阵恶心,果然,这地方呆不了,她迟早要把饭给吐干净不可。

她应该在见到黄毛的时候就知道这地方不能呆。

许愿当即决定要走,摸出手机,给米兰打电话:“我要走了,不好意思。”

“怎么走了,谁欺负你了?”

许愿摇头,也不多做解释。

“哎,你等等,我把二十块钱佣金给你。”

那头的米兰说完后,却良久没有声音。

鼻息间突然传来一阵香气,许愿握着手机的手渐渐失去力气,闭上的眼睛最后看到的是一脸笑的经理和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老板。

脑袋又沉又重,像块大石头似的。

睁眼,她发现自己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周身嘈杂,酒味浓郁,她试着抬手,却发现浑身无力。

“哟,醒了?”

头顶响起邪秽的声音。

她抬眸看去,对上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眼珠子转悠,将她浑身上下打量一遍,“你是哪个学校的大学生?”

刺鼻的味道让许愿忍不住想吐,尤其是面对这张恶脸,但她现在连吐都提不上一点力气。

“啧啧,不说话,还挺傲的,让你陪我喝几杯酒都不情愿,你来这里干嘛?”

“在我报警之前,你最好放了我。”许愿忍着胃中的恶心,“不然,你的下场会很惨。”

“打着搞乐队的名义来卖,你还敢报警?”

“我没有卖。”许愿恨不得一口唾沫吐在他的脸上,“滚,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时,染着黄毛的男人一手搂一个美女,走过来,满脸殷勤,“老板,这妞谁啊,看起来又辣又够味。”

许愿瞪着黄毛,这家伙果然像米兰所说,不是个好人,背地里做些巴结的坏事。

“不错是不错,就是性子烈了点,我怕再搞出人命的话,不好办。”胖老板摇了摇头,似乎在犹豫。

“人命怕什么,给她家属塞点钱不就完事了,再说,老板你魅力这么大,没准下了床,小姑娘主动贴着你。”

黄毛这番话,把胖老板巴结得笑容满面,打消先前的顾虑,拧起桌上的一瓶酒,喝了一半后,胆子肥了不少,直接朝许愿扑来。

“哎——等等。”

黄毛突然将人拦了下来。

胖老板很是不爽:“咋了?”

“这儿人太多,万一真出意外的话不好处理,要干的话得找个人少的地方。”黄毛热情好心地提醒。

“这倒也对,你快点给我找地方。”

黄毛连声应着,一边去拽许愿的手,明显的动作让胖老板陡然警惕:“你干嘛?”

“我怕她待会恢复精神的话,会坏了事,所以现在就直接带过去,老板你可以再挑几个女的,一起伺候。”

“你小子别给我耍花招,不然我弄死你。”

“不敢不敢,老板你的名声威震四方,我哪敢和您对着干啊。”

闻言,胖老板放下心,便放任他去了。

许愿被黄毛带到先前的更衣室,她的精神并没有恢复,只能干瞪着他。

对方却神秘地笑了笑,拿出一瓶风油精,放到她的鼻子下面。

**的味道让她的大脑逐渐清醒,神志恢复,也有力气挣扎动弹了,却怀有更大的疑惑。

“得了,别这样看着我,我不是好人。”黄毛哼了哼,指着更衣室里的衣服,“我是见你这些衣服价值不菲,估计是个富有人家的闺女。”

许愿看了眼自己今天所穿的衣服,十分低调的大众牌,几千块钱就可以买到,也很容易让人认出来。

“喏,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救你。”黄毛女干笑两声,“我刚才救了你,多少得给点报酬吧?”

许愿接过手机,拨了蓝遇的号码。

告诉他,她在月光酒吧时,可以隔空感受到他几乎难以压抑的暴躁。

“谢了。”许愿把手机还回去,见对方神色诡异,“你想要多少报酬?”

“你家能拿出多少钱?”

许愿不懂钱的概念,小心翼翼竖起一个手指。

对方神色一愣:“一万?”

这个表情是嫌少吗?

许愿摇头,不是一万。

“那是十万?”黄毛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吃惊来说了。

许愿不再给对方再次揣测的消息:“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人来了,你朝他要吧。”

“给我十万就行!”黄毛怕她会改口,立刻要求。

“好吧,那就十万。”

一晚上就达成一笔不小的交易,黄毛乐得不行,脖子上的粗项链更显摆了,在面前来回荡悠。

突然,耳边传来脚步声。

“你……”许愿刚吐出半个字,就被他的手捂住嘴:“嘘——”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