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米读正君很娇气_精品《正君很娇气》小说在线阅读

米读正君很娇气_精品《正君很娇气》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19 13:51:32

米读正君很娇气_精品《正君很娇气》小说在线阅读

《正君很娇气》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明裳宗绫的小说叫《正君很娇气》,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巴西床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明裳不是普通的快穿女主,她没有系统,也没有心心念念她,陪她每个世界的男神,不过她也有一个金手指――一个大转盘。这是一个神奇的大转盘,转出来的东西你都见过。比如奥特激光,仙女魔法棒,飞天扫把,金箍棒……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转不到的。...

《正君很娇气》小说试读

“还没好,就不要随便动,回头伤势加重了怎么办?”

明裳翻了一个白眼,连忙将尚明风扶上了床。

“你,这是担心我?”

尚明风眼睛微微亮,他做杀手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担心过他。

“当然了,毕竟能帮上我的就你了,你要出事,我找谁啊!”

“哦。”

尚明风头耷拉下来,心里有一股无法说出口的失望,他这伤的后遗症也太重了。

纪芙在相国府待了一夜,随后就被接走了,来接她的人还是太子殿下。

纪芙看到宗谋的时候,眼睛一红,整个人楚楚可怜。

“怎么了?可是受了欺负?”

宗谋心疼地将纪芙抱在怀里,好一顿安慰。

旁边相国公和相国公夫人一听,连忙告罪。

“太子殿下,妾身并未受欺负,只是考虑到如今离了相国府,姐姐独自一人,也没有玩伴,心里就有些难过。”

纪芙趴在宗谋的胸口,眼中泪光闪闪,看得宗谋一阵心疼。

“这又如何,回头本宫办几个宴会,让你的姐姐认识认识京城中的贵族小姐。”

“多谢太子殿下,殿下如此对妾身,舍身无以为报。”

“芙儿说笑了,你我本就一体,你的姐姐自然也是本宫的姐姐。”

“太子殿下!”

“芙儿!”

小院中的明裳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安排都被人预订了,不提那些,纪芙走了,相国府的人一贯忽视她,正巧便宜了她办事。

“我伤好了。”

两天后,尚明风在夜里突然闯进隔壁的房间,明裳正睡得迷迷糊糊,猛然间听见耳边有人说话,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你干嘛!”

她就说这些古人,惯会说一套做一套,嘴上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现在连女子睡觉都能闯进来了,个个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你不是说伤好了就来告诉你吗?而且还需要帮助你查询母亲的消息,自然是越早越好。”

尚明风一脸的坦荡,倒觉得是明裳自己多想了。

明裳愤恨地揉了揉被子,刚准备掀开被子下床,尚明风像是被惊到了一样,慌忙转身。

明裳嘴角一抽,哎呦,刚才怎么不觉得羞愧,现在做给谁看啊!

“咳咳,你要我做什么?”

尚明风轻咳了两声,哪怕如今明裳穿好了衣服在他面前,他依旧是不敢看他,他现在才觉得自己晚上来找明裳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帮我查相国府十一年,不,十六年前的事。”

明裳原本打算差她娘失踪的那年,后来想想还是去查查她娘出现的那些年比较好。

毕竟找她娘,肯定还是应该知道她娘的来历,以及如何和相国公相识的事情。

相国府的消息她没办法打探,明裳也想过去别处打探,她询问过相国府周边的人家,然后所有人的口径都一致,那就是从来没见过她娘。

这就奇怪了,相国府的夫人居然从没人见过,这简直匪夷所思。

相国府周围的人仅知道相国府在如今的夫人之前还是有一个夫人的,然而再多的消息就没有了,甚至他们都不知道相国公什么时候成的亲。

相国公是承席的父辈的职位,也就是说基本上都在京城没出去过,那就奇怪了,莫不是她娘就是京城的人?

明裳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明明有那么大一个漏洞,偏偏没有任何线索。

“如果可以,也帮我查查我爹近二十年的动静,具体到他去了哪儿,见什么人。”

工程量可能比较大,明裳已经做好了尚明风商量的准备了。

“好。”

“恩?你说啥?”

“我同意了,半个月后我会把东西给你。”

明裳觉得她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尚明风的职业了,这杀手组织莫不是本领通天不成?

“尽力而为。”

“恩。”

分配完工作,明裳总算可以睡个好觉。

暗处有尚明风查,明处明裳准备自己行动,如果她能认识京城的一些权贵就好了,相国公肯定要和他们打交道,正巧问问是否认识她娘。

明裳琢磨着见权贵的机会,然而没想到纪芙自动把这个机会送到了她的面前。

“大小姐,这是我们小姐送过来的,让你参加三天后的聚会。”

两个丫鬟将东西放在桌上,也不敢多停留,毕竟这院子里闹鬼,据说还是先夫人的鬼魂,谁也不愿意来,毕竟晦气的很。

“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这纪芙还真是送了我一份大礼。”

明裳摸了摸送过来的衣服,手饰,确实是高级货,送不送是纪芙的意思,但是穿**就是明裳自己的意思了。

纪芙怎么可能对她这么好,肯定在哪里等着她呢,不能上这个当!

明裳将衣服压在了箱底,然后拿出一件蓝色的罗裙,这是她自己买的,只不过没穿过而已,如今倒是派上了用场。

手饰明裳也准备了一些,虽然清素了一点,可是却没有不礼貌。

“走了,汗血,我们去赴宴。”

这次的宴会并不在太子府,而是在一个大臣的家中,太子不好明面上举行那些不入流的宴会,不然给那位留下一个只知玩乐,不思进取的形象对他是不利的,所以就假借别人的手举办了宴会。

明裳来的挺早,此时还没多少人,来的大多都是女眷,一般都是大的带着小的,老的带着少的。

明裳的目标可不是那些小的少的,她所关注的是那些夫人级别的。她没打算直接去打听笑意,只是在几人的面前走一走,刷个脸,如果有好奇的人,肯定会前来寻她。

相国府大小姐回来在京城不是秘密,因为这个回来的大小姐身份很尴尬,如今的相国府她倒是多余的一个。

“姑娘留步。”

明裳一顿,来了,带着好奇的目光恰到好处地转头,“夫人?”

“姑娘可是相国府的人?”

眼前的少女十六七岁的样子,身着蓝色的罗裙,头上仅有一根玉制的钗,美目中带着好奇,唇色很淡,却是人间绝色。

像,真像,和她当初见到的那个女子简直一模一样。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