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无弹窗_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无弹窗_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10-21 11:20:48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无弹窗_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凤倾华战北霄全文阅读

《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凤倾华战北霄的小说叫《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它的作者是揽风借月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女法医魂穿天陵王朝,替嫁当朝残废毁容七王爷。出嫁当天,王府大门紧闭,不怕,直接撞开就好。王爷心有白月光?不怕,她就是那颗朱砂痣。王爷双腿残疾,面部毁容?不怕,她身负医术妙手回春。王爷身份特殊且富甲天下,不怕,她容色千变手握神兵万千。王爷面瘫毒舌且颜控,她逗趣可爱且真容绝美。相处三月,她决然抽身离去,然而,那面容冷冽的男人慌了。“凤倾华,你敢不爱我?”“王爷,我只是替嫁。”“替嫁也是嫁!”“那便合离吧。”“合离便合离,王府给你,金银给你,我,也给你。”他根本不在乎她是谁,长什么模样,他在意的,欢喜的,从来都是她。...

《叶筱筱秦御凌穿越 》小说试读

“我要的,很简单,那就是,自我在王府一天,你便只能呆在你的方寸之地,不要给我找事,使绊子,我这个人,怕麻烦,若是有人给我惹麻烦,我也只能一劳永逸,如何?”

南宫月落这是打算变相将她软禁到底了,苏悦儿咬牙:“好!自你还在王府一日,我绝不出院子,不给你找麻烦。”

“很好。”凤倾华笑笑,指了指地上:“看在你如此乖巧的份上,我就再附赠你一个好处,帮你解决掉这具尸体。”

苏悦儿正疑惑间,就见凤倾华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粉末倒入那侍卫的身上,就听得咕嘟咕嘟声响起,顷刻间,那人便化成了一滩血水。

苏悦儿震惊地后退几步倒在床上,睁圆了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就如同看着一只怪物一般。

凤倾华笑笑,晃了晃手上的小瓶子:“这是化尸粉,不光死人可以用,活人也可以,只是比较受罪而已。”

“你,你走,你快走!”

凤倾华离开,苏悦儿盯着地上的那滩血水,猛地吐了出来,房中腥气恶臭混杂。

“王妃,宫里来了旨意,宣您二人进宫觐见。”凤倾华刚刚回来,便听到蔓草在外面开口道。

凤倾华命两名丫鬟伺候她穿戴好便在门外侍卫的带领下朝着正院行去。

凤倾华大致已经猜到,如今她与战北霄算是有了夫妻之名,自然应该前去宫里礼谢一番才是。

正院内,战北霄正坐在桌前用膳,那香味勾着人腹中馋虫。

委屈自己的肚子可不是凤倾华的作风,也不管那人脸上的表情多冷,凤倾华却是捂着自己的肚子,有些难受地道:“妾身肚子有些饿了,不知王爷这可有什么吃食可以垫垫?我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不禁饿,一饿就容易头晕眼花,说错话。”

说完,微微一笑,露出白净的八颗牙。

战北霄放在轮椅上的手动了动,随后挥了挥手。

很快便有侍卫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将一碟碟的吃食放置在桌面山。

因为是早膳,所以大多以清淡为主。

凤倾华也不客气,直接坐下先给自己盛了一碗金灿灿的小米粥,喝了一口,微微蹙眉,朝着坐在不远处的男人道:“有糖吗?”

战北霄竭力地控制住自己,却还是忍不住道:“你怎如此事多!”

从未听说谁喝粥还需要糖的。

凤倾华依旧露出标准的八颗牙笑,不疾不徐地道:“没关系,以后你会习惯的。”

“......”战北霄扭头,不愿与这人说话,拿着手边的书卷开始阅读。

狠狠地舀了一勺子糖搅拌了下,凤倾华开始大快朵颐。

实在的身边的动静实在是有些过大,战北霄侧目,就瞧见那人手上端着碗甜粥,筷子却是往那些咸菜碟子里面夹。

凤倾华的动作很是豪迈,一点也不像所谓的名门淑女,却又不显的粗犷。

“一会咸一会甜,真是不知所谓的口味。”

凤倾华只当做没听到。

用完早膳,凤倾华主动上前站在轮椅后面,推着战北霄往大门口走。

门外,精致奢华的马车静立在路中央,四匹高大健壮的白马整齐地立着,看上去如他的主人一般霸气逼人。

侍卫直接连人带轮椅安置在了马车上,凤倾华后脚跟着上去,还没来得及坐上去就被一旁的侍卫拦住。

“王妃,您的马车在后面,这是王爷的专座。”

凤倾华扭头打量了这辆马车,从外面看不出什么,可里面铺着厚厚的羊绒地毯,周围也用细细的绸布包着,一看就是最高规格的。

至于后面的那辆,不用看都知道不会比这个好。

凤倾华笑着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本妃就委屈一下同王爷同车吧,新婚夫妻总该坐在一起培养培养感情的。”

那侍卫抬头有些为难地看向车内,凤倾华直接倾过身子遮住他的视线,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妃好歹是你们王爷的王妃,说的话就这么不管用?还是你们不将你们王爷放在眼中?”

没有听到主子的话,那侍卫立即低头,恭敬道:“属下不敢。”

凤倾华转身坐进了马车里,很快马车便动了起来,果然一点颠簸的感觉都没有,她挺满意的。

百无聊赖,凤倾华开始仔细打量马车内部。

战北霄看着她就跟闲不住一样在马车里面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时不时地敲敲打打,好像在研究是用什么材质制成一般。

他喜静,再加上昨夜并未休息好,这会被吵闹得更是心烦,额角处的青筋一抖一抖的。

想到那个赌约,忍住将人扔下去的冲动,强行闭上了眼睛。

凤倾华将马车里面的物件都观摩了一遍之后目光自然而然落到了马车的主人身上。

华贵的玉色长衫服帖地包裹着他魁梧挺拔的身躯,三千墨发用玉冠竖起,如丝滑绸缎的墨发垂与肩头,虽只能瞧见他的笔挺顺滑的下颚,也不知这人毁容前该是如何的风华绝代。

男人轮椅也不知道是怎么设计的,两个轮子可以对折,这会战北霄坐在那里也就比她高出了些许,

凤倾华的目光太过于专注,原本闭目养神的战北霄陡然睁开了眼睛,那双眸子如同淬进寒冰一般。

“再看,本王便挖了你的眼!”战北霄冷声道。

凤倾华撇嘴,并不害怕,百无聊赖的拉了一下马车的暗格,将里面的兵书拿出来翻阅着。

起初,战北霄只当她是拿着手上的书当幌子,后面见她竟是真的看了进去,诧异地挑了挑眉头。

兵书枯燥,女子向来不喜,她倒是另类。

马车一路往大路前行,自然而然有不少流言蜚语窜进了车中。

“听说昨天嫁进王府的丞相家的女儿平安无事,好好的活到了现在,真是奇迹啊。”

“那谁说得准,七王爷戾气这么强,说不定时间一长那新王妃也抵挡不住啊。”

“这丞相也是,明知道自己的女儿嫁进来凶多吉少,照样还是送了来,被羞辱便算了,还得搭上小命,依我看,身在富贵之家也未必是幸事。”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