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仵作娘子txt下载_仵作娘子薄月栖烟

仵作娘子txt下载_仵作娘子薄月栖烟

发布时间:2020-10-23 11:19:19

仵作娘子txt下载_仵作娘子薄月栖烟

《仵作娘子》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仵作娘子》是薄月栖烟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薄若幽霍危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福公公扬眉,“愿闻其详。”郑文安便道:“母亲生二哥的时候不容易,因此自小对二哥颇为宠爱,这才将二哥养的性子有些乖戾,从前大哥在时还好些,有个人能压住他,大哥去后,二哥便有些不受管束,不过二哥虽是脾性暴躁,却是个懦弱之人,他不敢杀人的。”...

《仵作娘子》小说试读

郑文宴还没反应过来曼陀罗是什么,便听霍危楼问,“老夫人死后,香炉内可点过香?”

郑文宴愣愣的摇头,“母亲死后忙着办母亲的丧事,这佛堂内的东西,只收捡过母亲的几样遗物,其他东西都未动过。”

霍危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邀月阁有曼陀罗,佛堂也有曼陀罗,莫非是同一凶手?

霍危楼看着贺成,“你们此前已搜过佛堂,为何毫无所觉?”

早前郑文宴虽扣着郑文宸的尸体不让查验,可和老夫人有关之地还是让进的,贺成擦了一把汗,“那时是衙差来搜查,香灰已燃尽,便未发现异常。”

薄若幽犹豫一瞬低声道:“曼陀罗燃尽后几乎无味,只香灰颜色不同,若非知道医理有些经验,寻常人确查不出。”

霍危楼看了薄若幽一眼,想说什么又忍住了,而后才问郑文宴,“府中人可都集齐了?”

霍危楼昨日下午到府,验看尸首便花了许多功夫,还未来得及召见全府众人,而依照眼下情形看,府里大部分人都有作案环境,只是动机为何,还需深究。

郑文宴忙道:“已经集齐了,此刻都在花厅等候。”

“将香灰带走。”吩咐完贺成,霍危楼又对郑文宴道:“你带路。”

薄若幽此刻未再跟上,她是仵作,勘验尸首寻找罪证在行,见嫌疑之人却极少,她又翻了翻炉中香灰,见香灰量少,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去了四周轩窗处,查看来去,果然在老夫人抄经之地的西北角上发现了一处窗纸破损。

贺成跟过来,也看到了那破损的小洞,上面还有被烟熏过的黑渍。

薄若幽道:“那人来时知道老夫人在抄经,便先用了**,却又未将老夫人彻底迷晕,老夫人身上没有外伤,足见凶手未曾使用武力,他多半先是激怒了老夫人,而后看着老夫人病发,反倒替他省了事。”

说完,薄若幽又问:“大人,府中可有药库?”

贺成忙道,“应当是有的。”

侯门世家大多有药房,以备不时之需,薄若幽道:“曼陀罗金贵,且寻常病症用不到此药,倘若专门出去买,多半会引人注意,可若府中药库中存有此药,凶手下手便方便多了。”

顿了顿,薄若幽接着说:“其实用了曼陀罗,凶手的行凶手段便有些笨拙了,此**不算难发现,而一旦发现了**,所谓鬼魂杀人便不成立了,那凶手还装成老夫人的模样做什么?”

贺成闻言吩咐衙差,“去问问府中可有药房。”

衙差立刻奉命去问,有无药房人尽皆知,衙差随便问了个管事小厮便得了准,片刻后回来,“大人,府中确有药房。”

贺成心中一定,“走,去见侯爷。”

如今武昭侯在府中,这样的事自然要告诉武昭侯,薄若幽遂又跟着贺成往侯府花厅来。

刚走到花厅之前,便见屋子里乌泱泱站满了人,这些人皆缟素加身,都是府中主子。

而刚到门口,便听霍危楼沉声问道:“大夫人在何处?”

薄若幽扫过厅堂,昨夜见过的二夫人和郑潇在,其后站着郑文宴和另一妇人,妇人身边亦跟着个七八岁小童,想来是三夫人和郑文宴之子,最后面站着郑文安夫妇,而在最前,却只站了个十五六岁的高挑女子,看侧影,薄若幽便觉此女神姿高彻,容颜端方,想来正是即将嫁给二殿下的侯府大小姐郑云霓。

“回侯爷的话,母亲重病,眼下不方便出来见客。”

郑云霓语声优雅,虽是女子,还是小辈,可她在家中地位举足轻重。

霍危楼微微蹙眉,转头看向身边绣衣使,那绣衣使似已调查过侯府众人,倾身在霍危楼耳边说了句什么,霍危楼皱着的眉头微松,却又并未追问。

“老夫人和郑文宸之死,想必你们都知道了,此案早前尚难定是否为命案,如今却可断定二人皆是被人谋害而死,而诸位,若无人证,便皆有作案之机。”

这话令众人微微色变,郑云霓道:“侯爷,祖母死的那晚也就罢了,二叔死的那夜,我们所有人都在祖母停灵之处,我们都可做彼此人证。”

其他人跟着点头,霍危楼看着郑云霓,神色幽沉。

郑云霓身姿极是挺直,她有所依仗,对霍危楼的畏惧甚至不及郑文宴,毕竟若她成为二皇子妃,见到霍危楼都无需跪拜。而众人皆知,当今建和帝宠爱贵妃之子,将来若二殿下被册为太子,说不定还有霍危楼跪她那日。

这时,贺成进花厅,走到霍危楼身边耳语了两句,霍危楼凝眸,下一刻便朝薄若幽看来,薄若幽走到厅门便守礼的未再进去,此刻霍危楼看来,便引的其他人都看了过来,当看到是一貌美女子站在厅外,众人神色皆变。

又听霍危楼问,“府中药房,由谁掌管?”

这时郑文宴才上前,“回侯爷,由在下掌管。”

霍危楼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看向贺成,贺成便对郑文宴招了招手,令他走向厅外,也不知低声说了句什么,郑文宴色变道:“我想起来了,府库中确有这味药,只是平日里药库的钥匙在我这里,没有我的钥匙,药库不可能被打开。”

贺成立刻道:“劳烦三爷速速派人将钥匙拿来,稍后我要带人去府库看看。”

郑文宴招手叫来身边亲随,吩咐一声那人便转身离去,厅内,霍危楼道:“从现在起,所有人依次入偏厅,本侯有话要问。”

霍危楼起身往偏厅去,福公公和贺成跟上,花厅便只剩下绣衣使看着,薄若幽自觉身份低微,只站在门外相候,可很快,福公公从偏厅出来,对她招了招手,“薄姑娘,来——”

薄若幽有些意外,在郑氏众人的注视下入了偏厅。

她刚站定,郑云霓便走了进来,霍危楼一身冷意坐在主位,福公公和贺成侍立左右,可问话的却不是他。

福公公微笑道:“大小姐,敢问老夫人死的那夜,您在何处?”

郑云霓容貌清丽,仪态典雅,一颦一笑都可看出受过极好的教养,身量在女子中更算是高挑,她施施然站在堂中,下颌扬着,问话的是福公公,她目光却看着霍危楼,仿佛只有霍危楼才有资格问她,“那夜二叔和祖母闹得不愉快,我未用年饭便回了院子,之后洗漱歇下,彻夜未出屋门,还是第二日清晨,得知祖母出事才匆匆赶到佛堂,这一点,我的婢女墨书和画意皆可作证,院中其余小丫头也可作证。”

霍危楼没看郑云霓,他左手大拇指上套着个黑玉扳指,此刻,他正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黑玉扳指。

福公公又问:“那二爷出事的那夜呢?”

郑云霓看了福公公一眼,语气带上了些不耐,“刚才我便说过,那一夜我们所有人都在祖母的灵堂,因是头七,要做法事。”

福公公面上笑意没有丝毫波澜,“所有人?大小姐想清楚了吗?”

郑云霓眼底闪过一丝暗色,可看了眼霍危楼,到底不敢放肆,“那夜五叔和五婶最先到,后来便是我,之后是二嫂和郑潇,然后是三婶和郑浩,最后是三叔,二叔一直没来,我们都觉奇怪,三叔便派人去寻,没多久,便有人来报,说二叔神色奇怪的进了邀月阁,还将门从里面反锁了上,怎么叫也不应——”

“我本不想理会,可听小厮说的奇怪,且法事必须要有二叔在场,便和其他人一起往邀月阁去……”

福公公问:“去的时候,是所有人一起去?”

郑云霓皱眉,“不是,三叔留下了,因为当时做法事的师父们都还在,他要招待师父们,不过,最后出事的时候,三叔还是来了。”

福公公又问:“大小姐要说清楚,三爷是在二爷掉下来之前来的,还是掉下来之后来的?”

郑云霓眉头皱的更紧,又看了一眼霍危楼,克制的道:“我也不清楚,我站在前面,后来出事大家都吓坏了,我一回头,三叔便在了,我都不知他何时来的。”

唇角微抿,郑云霓下颌扬的更高。

福公公看了眼霍危楼,又转头笑道:“那好,大小姐就问到这里,出去之后,让二夫人和大公子进来吧。”

郑云霓看了眼始终未曾看她的霍危楼,似乎有些不满,可到底还是福了福身转身走了出去。

她一走,福公公就叹了口气,面上笑意有些无奈,薄若幽在那一刻感受到了些微的嘲弄。

二夫人和郑潇走了进来。

和昨日相比,二夫人的脸色似乎更差了,郑潇则一双眸子不住的往薄若幽身上扫,霍危楼此刻抬眸,一眼看过去,二夫人神色便是一慌。

福公公仍然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二夫人莫怕,只问些简单的问题,若想早日知道二爷为何而死,一切照实回答便是。”

二夫人点点头,郑潇紧张的抓着二夫人的衣裙,半个身子缩在二夫人身后。

福公公不以为意,只是道:“老夫人死的那夜,二爷是何时离开你们的?他离开之时,情绪如何?”

二夫人没看福公公,亦未看霍危楼,她的目光落在身前二尺的地上,神情委顿,说话的声音更是低若蚊蝇,“他……他是亥时离开的,离开的时候是生气的……”

“可有说过过激之语?”

“他……他只说母亲为何出尔反尔……”

霍危楼抬起头来,二夫人抿唇道:“他说母亲此前和他说过,说要将爵位传给他,还说要让他改性子,可此番过年递折子就该为他请封了,母亲却迟迟不动,他说母亲不守诺言。”

福公公神色严肃了一分,“后来呢?”

“后来他摔门而去,直到第二日早上,知道母亲出事,我们才在佛堂看见他,他一脸萎靡,好似宿醉未醒的模样,三弟问他昨夜在何处,他支支吾吾说在书房,三弟又说给他送酒菜时书房根本无人,说他在说谎,于是二人便争执起来,后来才报了官。”

说到这里,二夫人忽然抬眸,因眼底布满血丝,一时有种欲泣血之感,“可他不会杀人的,三弟一口咬定是他,不过是想夺爵位罢了,他还让我们交出母亲的折子,这说明母亲当真准备上折子为夫君请封了,应该着急的是三弟,若真有人害人,也不该是夫君……”

说着说着,二夫人眼泪流了下来,郑潇嘴巴一瘪,也似要哭出来,就在这时,一个衙差出现在门口,贺成见状赶忙上前,听那衙差说了句什么之后,快步回到了霍危楼身边。

他面色沉重的道:“三爷没找到药房的钥匙,说钥匙不见了。”

霍危楼磨砂玉扳指的手一停,此刻抬眸问:“昨夜,郑潇为何说郑文宴是个不吉之人?”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