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曾爱你如歌》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曾爱你如歌》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发布时间:2020-10-25 11:21:44

《曾爱你如歌》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曾爱你如歌》小说介绍

穆雨司景宸是小说《曾爱你如歌》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炖肉君,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小说试读

穆雨看着司景宸眼底的轻蔑,唇角扯出一抹苦笑,低声道:“我,不会背叛你的。”

“不会?”司景宸冷笑,“暮云是SC最大的竞争对手,你都到暮云上班了,还不背叛?”

“我……”

穆雨刚要解释就被司景宸的嗤笑声打断了:“不过就是十个你到了暮云,我也不会看在眼里。”

“是。”

这一刻,穆雨突然想如果告诉司景宸自己就是知秋的策划他会怎么样的反应。

可是话到嘴边,她终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他身边时,她的努力他看不到,她的成绩他看不到。现在要离婚了,再用这个引起司景宸的注意有什么用。

穆雨将手里的保温饭盒放到桌上,将碗往外拿,垂头轻声道:“是板栗乌鸡汤,补气血的,你试试。”

司景宸看着她低头垂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冷声道:“滚!”

穆雨剩鸡汤的手一颤,勺子里的汤都洒在了地上。她看着司景宸眼里的不耐烦和嫌弃,暗淡地放下了汤勺,低低应了一声:“好。”

她默然刚一转身,脚踩在地上的鸡汤上,一个打滑,整个人就栽倒在司景宸身上,她的脸刚好埋在司景宸的腹部。

“对,对不起。”穆雨胡乱的撑着某样东西想要支起身体。谁知异物坚硬的顶在手心,纵然隔着一层布料,她还能感受到那股异于常温的炙热。

“该死的,别动。”司景宸黑了脸,默默地调整气息,手握住了她握住自己敏感处的手,“起来。”

这个时候穆雨再迟钝也知道自己刚刚仓促间抓到的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对,对不起。”穆雨连忙就着司景宸手的力道直起了身子。猛地抬头,唇就差点贴在司景宸唇上。

虽然没有碰触,可是她吸着他呼出来气,那样炙热,那样滚烫。他们的气息暧昧的纠缠着,纵然没有亲吻,也让穆雨涨红了脸。

“滚!”一瞬间的寂静后,司景宸狠狠地推开了她,拇指无比嫌恶的抹了抹她不曾碰过的唇,冷冷地说,“穆雨,你别会错意了。上次救你不是因为我爱你,而是出于人道。那天不管是谁因为我出事,我都会救。别试图用这种龌蹉的手段勾/引我。”

勾/引……

穆雨身子一僵,委屈压着胸口一阵酸涩。她张了张嘴,努力让自己镇定,努力让自己露出自然的微笑,为自己的那点尊严做最后一丝挣扎:“勾/引,用在你身上更合适吧。明知道我喜欢你,你还是碰了我。”

穆雨刚从病床上下来,就听到一个尖锐的带着颤音的女声从门口传来:“景宸,你们,在干什么?”

穆雨侧头望去,就见陈欣琳疾步向病床走来。她的脸上带着极为压抑的情绪,化着妖娆妆容的眼眸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恨意。

想到陈欣琳那个并不存在的孩子,穆雨蹙了蹙眉,下巴微扬,温言道:“陈小姐见笑了,我们夫妻之间做什么应该不需要向你交待吧?”

司景宸立刻冷下脸呵斥道:“你胡说什么!”

她努力维系的颜面被司景宸呵责的一丝不剩。

穆雨看着陈欣琳那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在司景宸眼里什么都不是的自己在为司景宸担心什么?

司景宸从病床上下来,安抚地搂紧了陈欣琳,眸光冷厉地望着穆雨:“还不快走!”

穆雨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了拳头,默然转身:“好。”

“景宸,我把给你带的水果忘在车上了,我现在去拿。”陈欣琳在司景宸脸上亲了一下,叫住了走到病房门口的穆雨,“司夫人,我们一起走吧。”

穆雨回头,看着陈欣琳转眼已笑意盈盈的脸,笑了笑。这样精湛的演技,她是没有的。

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陈欣琳突然转过身面对着电梯门,狰狞地看着穆雨,恶狠狠地问:“你刚刚在干什么?”

穆雨看着陈欣琳那愤怒到曲扭的脸,突然觉得这世上像小丑的不只是自己。

只不过,她在司景宸面前难堪的像小丑,而陈欣琳却在司景宸的背后做着丑陋不堪的动作。

以免像上次一样被陷害,穆雨退后一步,后背抵在电梯上,跟陈欣琳保持开距离,淡淡地问:“陈小姐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听不明白我就告诉你,景宸是我的,以前是,现在是,将来还是,我不准你勾/引景宸。”陈欣琳逼近一步,歇斯底里地吼着,戴着美瞳都掩不住她眼底的恶毒。

穆雨一向性格温顺,面对小三的咄咄逼人,她也不免动了火气。

“勾/引?”穆雨双手环在胸前,好笑地看着她,“司景宸是我老公,就算上床那也是受法律保护的。倒是陈小姐,以小三的身份这么娇蛮跋扈,真的好么?”

“**,我让你胡说。”陈欣琳被她的话激怒了,扬手就要打她。

穆雨早就防着她,身子立刻移到了旁,避开她那一巴掌,指了指头顶的摄像头,漫不经心地提醒道:“陈小姐,如果让你的粉丝看到他们所谓的女神在私底下是这副样子的,他们是不是会很失望?”一顿,勾了勾唇,淡道,“还是说让人知道你为了嫁入司家,不惜自导自演一幕怀孕流产事件?”

“你……”陈欣琳脸色瞬间一变,“你胡说什么。”

“胡说?”穆雨看着陈欣琳仓皇的模样,淡道,“有没有怀过孕,有没有流过产,找几个三甲医院权威医生查一查就知道了。”

“看来你是知道了。可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景宸呢?”陈欣琳突然放松下来,看着穆雨得意地笑了,“因为你知道就算你告诉了景宸,景宸也不会相信你的,对不对?”一脸嘲讽地看着她,“景宸那么讨厌你你看不出来吗?他说曾经说看到你都恶心,碰到你都想吐。”

穆雨环在胸前的手猛地缩紧,身体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着。

她怎么会看不出来司景宸讨厌她。

就连恶心,想吐这样的词,司景宸就曾亲口对她说过。

电梯停在一楼,陈欣琳戴上大墨镜,傲娇地扬起胜利的头颅扬上而去。穆雨拖着麻木的双腿,一步步离开医院。

她怎么会没有自觉,她早就决定要离婚的,就在奶奶过完生日后。

奶奶过生日那天,司家老宅来了很多人,都是城里有名望有身份的人。

穆雨一大早就被带婆婆吴清带到老宅帮着干活。

“你娘家没有人,那一桌都安排给名媛。”婆婆指着主位旁边的圆桌道。

“好。”

她的娘家只有还在住院的妈妈,她没有意见。

“你这是干什么?今天是喜事,你丧着脸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司家虐待你了。”婆婆伸手掐住了她的脸往两边拉扯着,恶声道,“给我好好笑一笑。”

“知道了。”穆雨摸了摸有些僵硬的脸,走到门口当迎宾,对着每一个来道贺的人笑。

当陈欣琳挽着司景宸的胳膊走进来的时候,穆雨的心狠狠地突突了两下。她到底没有精湛的演技,装不出真心欢喜的模样。

“司夫人是不欢迎我来吗?”陈欣琳俏皮地歪着脑袋看向穆雨,扬起了唇角。精致的容颜中带着几分顽劣天真,优雅中带着几分可爱,立刻引来不少客人惊艳赞叹。

穆雨垂下头,敛下情绪,微微弯了弯腰:“欢迎陈小姐,请里面请,您挡住后面的人了。”

陈欣琳看了穆雨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潋滟的笑意:“景宸,今天你得帮我吃蛋糕,你夫人都说我胖得能挡道了。”

“不必和她一般见识。”司景宸揽着陈欣琳纤细的腰身往里走去,突然在穆雨身前停住。

“景宸,怎么了?”陈欣琳疑惑地问。

穆雨抬头,司景宸的手已经伸到她颈侧,温热的手指烤着她脖颈冰凉细腻的肌肤瞬间火/热。

“衣领没有翻好。”司景宸抽回手漠然地往里走去。

穆雨望着司景宸冷峻挺拔的背影,有些发呆。恍惚中温柔的声音轻却准确地落到她的耳内,“她现在代表司家的颜面,不可衣冠不整。”

她才恍然回过神来,司景宸,这是在跟陈欣琳解释。

高傲如司景宸也如此在意陈欣琳的误解,她到底还在期盼些什么。

正餐正式开始前,司景宸走到穆雨面前,目光凝沉地看着她,言简意赅:“换身衣服。”

虽然豪门生活并不如意,但基本礼仪穆雨是知道的,重要场合三套衣服,是最基本的体面。

为了在奶奶面前装出夫妻恩爱的模样,司景宸陪着穆雨上了楼。

衣服是奶奶在照着穆雨的尺寸成衣店定制的,樱色的掐腰吊带连衣裙,令她晶莹剔透的肌肤染上一层浅浅的粉色。

都说人靠衣装。

穆雨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恍惚,唇不点而朱,披在肩上的长发因为久束而自然带卷,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抚媚。

司景宸,看到这样的自己,会心动吗?

刚刚起了这样的心思穆雨就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提醒自己赶紧清醒过来:“司景宸心时没有你,就是变成嫦娥都没用。”

穆雨深吸一口气,刚要开门,门就被人推开了。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