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10-28 11:22:06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云想衣楼听寒为主角的小说

《王爷且慢,将门医女套路深》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云想衣楼听寒的书名叫《王爷且慢,将门医女套路深》,它的作者是风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身为一个医痴,云想衣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医馆,什么到处树敌的不靠谱的爹,从未谋面的不着调的娘,随他去吧。但是,这腹黑的死男人哪来的?“抱歉,我们医馆只能医病,不能治心。”“不是说好的心病还需心药医?”某男温和浅笑。“我这医馆主人丑,没有你想要的狗。”某男微微侧头一个壁咚,“你丑没事,我瞎。”...

《王爷且慢,将门医女套路深》小说试读

“啪啪”作响的鞭子声**着耳膜,热辣入骨的痛感让云想衣从昏迷中逐渐清醒。透过凌乱粘着干枯血液的发丝打量四周,云想衣心中一沉,刚刚脑海里闪过的记忆果然不是做梦,自己竟然真的穿越了。

“小**,说,那免死令牌是不是你偷了!”尖利的女声夹杂着浓浓的恨意,恨不得将云想衣拨皮抽筋。

云想衣微微抬头看着眼前花容月貌的女子冷笑,“云想容,如果你打死我,我保证,你再也看不到免死金牌,你那个心上人,必死无疑!”

“啪”又是夹杂着恨意的一鞭子,云想容一张俏脸气得扭曲,“果然是你这个**!把免死金牌交出来!”

这具身体早已遍体鳞伤,从深可入骨的鞭伤就能看出眼前这将军府庶女对原身这个嫡姐的恨意有多深,云想衣猛地抬头瞪着云想容,挑衅的笑着,“你大可以再打我一鞭子试试,我不过一个受尽欺辱的将军府嫡女,临死拉着安国公府的大公子陪葬,也算赚了。”

云想容举起鞭子的手僵在半空,下意识后退半步,云想衣眼里的挑衅还有语气的森冷让她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不可能,这个**一直都是唯唯诺诺,她怎么敢挑衅自己!

“云想容,你可以衡量一下,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女的命重要,还是一个未来的安国公重要。”云想衣在赌,赌自己跟原身完全不同的性格和云想容的危在旦夕的心上人带给这个年不过十五的小丫头的冲击。

果然,云想容犹豫片刻就将手中的鞭子放下,不甘心的瞪着云想衣,“好,我不打你,你把免死金牌交出来。”

云想衣嘲讽的斜睨着云想容,“妹妹倒是天真,我如今被你吊在这地牢前途未卜,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说出免死金牌的下落?”

“你!”

“放我出去,给我治伤,否则,你就等着你的心上人给我陪葬吧!”

云想衣语气不容置疑,一双眼定定的看着云想容,周身的气势却像变了一个人,云想容甚至觉得仿佛隐隐看到了父亲的感觉。

忍了又忍,黎重玄还等着自己的免死金牌救命,自己不能因为这个**而坏了他的性命,这个**还不配!来日方长,自己总是有方法除掉这个眼中钉,肉中刺的。

握紧的拳头指甲深深刺入手掌,云想容平复一下心情淡淡一笑,“好,来人,放了她,去请大夫。”

高高吊起的手腕被放下,云想衣身体无力直接跌坐在地上,低头看着雪白的衣衫尽染鲜红,心中暗自一叹,这云想容不过十五的年纪就如此狠毒,而且还能屈能伸,果然不是善类,自己以后若是在这里生活下去,少不了又是一番尔虞我诈,也不知道自己这二次生命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被下人搀扶着拖过云想容身边时,她听到云想容在她耳边低低的怨毒的话,“**,我今天饶你一命,可是下次,绝不会让你这么幸运!”

……

昏昏沉沉只觉得周身时冷时热,身为医生她自然知道这定然是伤口有发炎的迹象引起了发烧,想要睁开眼睛寻些药来治伤,却不料自己却深陷梦魇醒不过来。

一幕幕被虐待的情节如同放电影一般闪过,心中沉吟,这将军府的嫡女还真是不好过,父亲出征三年未归,而原身母亲早亡,祖母吃斋念佛不理俗世,可怜原主小小年纪被继母和庶妹欺负的几次濒临死亡,原主性子懦弱加上幼时体弱多病,能撑过多次暗害不得不说也算命大,只是这次,却是被自己夺了身体,再不能死里逃生。

云想衣不是个圣母,不会觉得自己占了人家身子就要替人家报仇,在她看来,存在即合理,既然自己夺舍重生,那就是天意,之前原主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不过,既然自己以后就要生活在这里,那么,若是有人想要置自己于死地,那自己也不用客气,毕竟,谁能保证自己这捡回来的重生若是死了,还会不会再重生。

蓦地睁开双眼,浑身上下的汗蛰的伤口生疼,云想衣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打量这原身住的房子,还真是……简陋得很。

看着黑漆漆的碗里更加黑漆漆的药,云想衣皱眉忍住反胃,心一横仰头喝干了碗里的药,好不容易得来的药,为了养好身体活下去,她怎么能浪费。

心中盘算着下一步该如何,却被砰的一声踹门声惊醒,回头看向门口进来的云想容。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