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公主恕罪》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公主恕罪》最新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0-10-31 11:22:11

《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公主恕罪》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介绍

《重生之公主恕罪》讲述了李长乐穆川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她本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舞阳公主,骊山秋猎,深情错付。他长枪相逼,她怀着身孕,临死前告诉他,“穆川,你终会后悔。”他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孤寂地活了二十余年。可再次醒来,她依旧笑靥如花。他以为是老天有眼,让他赎罪。岂知眼前的女人早以不是曾经的李长乐。...

《重生之公主恕罪》小说试读

第16章翁老先生

每月初,按照北齐宫规,是请礼问安的日子,先皇后已经病故,后宫以淑贵妃为尊,长乐作为后辈也理应去问安。

飞遥起了大早,给了长乐好生梳妆一番,穿上云罗锦裙,宽大的裙摆上几娇艳欲滴的玉兰花,粉瓣绿叶,摇拽生姿。

暗青色的步帐掀开,飞遥递上步梯,轻声说道:“陛下也在。”

“长乐参见父皇,淑贵妃娘娘......”话还未说完,永康帝就着人搬来软椅赐座,“你身子骨随你母后,往后这跪礼问安就免了罢。”

淑贵妃神色一暗,随即又换上笑颜,“正是正是,都是自家人,往后就无需多礼。”她巴不得长乐跪在她面前,最好永远别起来,抬眼打量了一番,装似感慨着,“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眼公主就过了及笄之年,想当初本宫还抱过你呢。”

得亏她命硬,又被父皇母后保护的很好,长乐轻声应下,没有多说,但淑贵妃似乎有意挑起这个话题,自然不会白白放过这个机会,“都是大姑娘了,日后总是要嫁人了,不可能一辈子待在父皇身边吧,可有心仪的男子啊?”

笑话,舞阳公主痴缠穆二公子,宫中人尽皆知,淑贵妃暗线不少,又怎么会明知故问,无非是借以挑起她和父皇的矛盾。父皇本就不喜穆川,更瞧不上穆川庶出的身份,若是此时她公然说出自己喜欢穆川,岂不是落入她设好的陷阱。

若是前世的长乐,指不定闭着眼睛就答了,但她可不会,穆川,只是她的一颗棋子而已,用之,抛之。

“长乐并无心仪之人,有劳娘娘挂心。”

怎么会?

“那穆川与你是什么关系?”一时嘴快,等意识到不对时,已经覆水难收,淑贵妃狠不能咬断舌头,长乐已经抓住了把柄,趁胜追击,“宫中闲言碎语,娘娘可是信不得。”

淑贵妃只恨自己没有沉住气,但很快又缓了过来,假意握住长乐的手,语重心长像极了慈母的叮嘱:“别怪本宫多嘴,本宫也是一心想为你寻一门好亲事,陛下,你说是不是。”

夫妻如十载,淑贵妃的心思,作为丈夫他怎么会不懂,顺着她的话接下去,“看样子贵妃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户部尚书之子董书淮,才貌双全,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二品学士,臣妾觉得此人为公主良配。”

董家与淑贵妃关系匪浅,但她却敢在大殿上举荐自己的亲侄,话里话外又是苦口婆心,“臣妾并非存有私心,书淮那孩子谦和有礼,为人正直,若是有幸娶到公主,定会好好珍惜,绝对不会让公主受半点苦。”

原来不管她承不承认和穆川的关系,后来还有这一道坎等着自己,董书淮这个人,长乐并没有看在眼里,前世里此人也没翻出什么浪来,虽然站在陵王阵营但对自己没有丝毫威胁,上次在秋宴,他和其妹两人合力想让自己丢脸,这事她可是记在心上了。想起此事,又听董淑妃各种夸赞,忍不住做了个鬼脸,碰巧又被永康帝瞧见,帝王用眼神警告了一下,却嘴角却是挂着笑容。

长乐被抓个正着,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看向一边。

淑贵妃并没有发现父女俩的小动作,自顾自地说完,愣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帝王似是思虑重重的声音,“此事容后再议,朕乏了。”

近月以来,陛下已经很久没有宠幸自己了,闻言淑贵妃立马想吩咐婢女上前伺候宽衣休憩,帝王却是摆摆手,从木檀椅上站起来,“朕还有事处理。”

这是明显是拒绝的意思了,淑贵妃有些失望,长乐以为自己终于能逃脱了,岂料永康帝早就揪住她的小辫子,“阿兮出来送朕。”

看来父皇还是要探个究竟啊,长乐叹了一口气,应了声立马快点跟上。

长乐坐上了御驾的步辇,帝王微闭着眼养神,走了好一段路,长乐正想放松,耳边突然传过来厚重的声音,“当真不喜欢穆家那孩子?”

长乐故意装傻,“穆家可有两个孩子,不知父皇指的是哪一个?”

能敢这么捉弄帝王的,舞阳公主算是头一人了,底下太监紧步跟着,大气不敢出一下。永康帝斜睨了一眼,“调皮归调皮,要知分寸,你母后若是在,也断然不会喜欢穆川的。”

穆川,也许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骊山狩猎,他也见识过少年的本领,将来也或许可以成为朝廷栋梁,但是娶长乐,他并不够格。

在他进入未央宫教长乐练箭时,关于这个人的一切,包括过去他都了如指掌,一个生活在阴潭地狱里的人,除了算计就是屠杀,长乐本性至纯,如果她执意喜欢,作为帝王,毁掉一个人实在太简单了。

他和德元的女儿,要嫁要嫁这世间最优秀的男儿,他守了十七年的至宝,肮脏之辈岂能肖想。

这算是敲的第一个警铃了,长乐点点头,挽上永康帝的臂膀,一派的乖巧听话,“父皇放心,儿臣与穆川,只是朋友。”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他们是敌人才对。

看着眼前的姑娘,明眸皓齿,笑靥如花,淑贵妃说得对,她不可能永远都留在自己身边,她的阿兮也是应该有个人来照顾她了。轻微转动着玉扳指,“过些时日,文坛大家翁荀清会来宫中宣讲,你也趁此机会好好学习女子礼仪,莫在世家男儿面前丢了我皇家脸面。”顿了一下,似是想起什么,“那翁老先生你还有印象吗?”

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瘦弱男孩的身形,相貌却已经记不真切,七岁那年,宫中老巫医算出自己命有一劫,必须要将其送出宫外避劫,母后本就信些天道轮回之术,听了那老巫医的话,将自己送至华山清居阁,翁老先生脾气古怪,每日罚她抄写佛经,名曰洗涤心灵,怕她逃跑,还特意派了门童看守,不过她那时古灵精怪,一人小小门童又怎么关得住她,想尽法子逃去山上玩,回来后那门童就因为看守不力被罚,现在想起,除了对翁老先生的敬畏,还有对当年那个小门童的愧疚。

一年一度北齐文坛宣讲,前世里长乐是断然没有兴趣的,但这次穆川作为三品参将,也在其中,况且皇兄和陵王也在其中。

往年宣讲结局后,总要赐婚几对情投意合的才子佳人,如今父皇让她也去参加,这意思已然明了。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