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大宋纨绔王爷笔趣阁_大宋纨绔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大宋纨绔王爷笔趣阁_大宋纨绔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11-26 11:15:44

大宋纨绔王爷笔趣阁_大宋纨绔王爷全文免费阅读

《大宋纨绔王爷》小说介绍

《大宋纨绔王爷》由阿尔卑斯山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林冲紫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特种兵王重生林冲。欺负高衙内,岳飞当小弟。娶公主为妻,纳师师为妾。挟宋江,以令梁山群雄。闹后宫,意乱赵氏江山。戏童贯,逗蔡京。升官、发财,当王爷。泡着徽宗的妞儿,替高宗掌管天下。帮儿子孝宗继承大位。穿越生活就是这么爽!...

《大宋纨绔王爷》小说试读

刘婆拉着她的手,眼中流出泪来,叹道:“娘子,我一个老婆子,儿子也没什么能耐,开着这间茶坊,一天也赚不了几文,到老了恐怕连棺材本也没有,多亏衙内多次接济,我正要置办些酒菜以示感谢,咱们街里街坊的,娘子就帮帮老婆子,可好?”

贞娘这人心软,平时也没什么准主意,和这刘婆平时的关系又非常好,见现在是光天光日,谅这高衙内也不敢怎么样,于是就说:“那请干娘早去早回。”

“知道了,知道了,有劳娘子相陪衙内坐一坐,我马上就回来。”

刘婆去了,贞娘和高衙内两人干坐着半晌,气氛有些尴尬。

高衙内道转了转眼睛,笑着问:“敢问娘子青春多少?”

贞娘做着手中的针线活儿,不理他。

高衙内又笑着说:“我好生羡慕你家林教头,你看他,不过是个小小的教头,可是我呢,家里光店铺就有十几个,奴仆成群,骡马无数,可就是没有像娘子这样好的一个,真是老天不公呀。”

贞娘冷冷道:“我听说衙内家里不是三五个妻妾吗,怎么还不满足?”

高衙内长叹了一声,“娘子有所不知呀,我虽说家里也有三五个妻妾,可是个个不让我省心,争风吃醋,斗来斗气,天天把我气得半死,哪有一个像娘子这般温柔贤惠,聪明伶俐之人呀。”

贞娘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高衙内见她还是不为所动,狠了狠心。

多年在女人堆里打滚,他知道天底下的女人都是虚荣爱钱的,自己如果不下点血本,恐怕一时还真得难以打动这个贞娘。

打定主意之后,他笑着说:“娘子要是有间布铺营生,进项也会多出不少,总比林教头每月那点可怜的银子要好的多,娘子,你说是不是?”

贞娘听了这话,脸一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衙内见贞娘一脸的冰霜,赶忙陪笑道:“呃,林家娘子,小可并无他意,小可想着娘子天天辛苦,心中不忍,所以,想着送娘子一间布铺经营经营……”

贞娘斜了高衙内一眼,冷着脸问:“常言说无功不受禄,衙内无端端的送我们家这么大的好处,却是为何?”

高衙内腆着脸向前凑了凑,改了称呼,“当然是想讨娘子的欢心了,娘子,小可自从那次见到娘子,这心里就对娘子生了好感,”说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请娘子成全小可!”

高衙内伸手要去抓贞娘的手,贞娘陡然站起身,倒退两步,指着高衙内厉声喝道:“我乃是有夫之妇,你也是体面人,怎么如此**、下作!”

高衙内没想到贞娘会发这么大的火,一时无言以对。

正尴尬之际,刘婆手里提着些现成的肥鹅、熟肉、细巧、果子推门进来,“哎呀呀,衙内,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无端端地跌倒在地上呀?”

其实,她早就回来了,一直在门外偷听,见里面闹僵了,马上推门进来,见高衙内跪在地上,顺势把高衙内从地上扶起来,“衙内,快起来,快起来。”

正这时,林冲也进来了。

林冲正好从禁军衙门回来,无意间见自家娘子,高衙内,还有刘婆在茶坊里,心中疑惑,就走了进来。

屋内三人见林冲走了进来,都非常尴尬。

林冲冷冷地问高衙内,“你怎么在这里,难道又想讨我的娘子的便宜?”

高衙内毕竟作贼心虚,闻声吓了一跳,他知道林冲武艺高强,自己今天想来成就好事,又没带从人来,他怕林冲一时发怒自己吃了亏,早吓出一身冷汗。

见林冲问他,他连连摆手,“误会了,林教头误会了,我只是渴了,无意间进来吃口茶,巧遇了你家娘子而已。”

一旁的刘婆马上帮腔,“是呀,林教头,老身可以做证,衙内和你家娘子并没有做什么。”

贞娘恨恨地说:“怎么没有,他刚才还说什么要送我一间布铺来引诱于我……”

林冲提起了钵大小的拳头,一双怒狮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高衙内,身体的骨骼咯咯地响。

高衙内吓了个半死,连忙说:“娘子误会了,哪有什么引诱之事,我不过是看林教头天天在军营里辛苦,所以呢,我想把自己名下的一个布铺低价卖给林教头。”

林冲听高衙内这么说,不由得心中暗喜:好你个高衙内,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你这么说,可别怪小爷儿用手段对付你了!

他慢慢地放下拳头,脸上也浮出了些许的微笑,“衙内如何美意,叫我们夫妇怎么敢受呀?”

高衙内刚才的这番说词儿本是想脱身之计,不成想这个林冲竟然顺杆爬上来了。

高衙内心中暗暗叫苦,可是话头是他提起来的,就算唱戏也得也唱接着唱下去。

他装作很仗义很大度的模样,“林教头这样说就见外了,我这人最爱仗义疏财,结交好汉,早就想和林教头亲近亲近,林教头就不要客气了。”

林冲马上问:“那这个布铺,你打算要我们多少钱呀?”

此时高衙内的脑子里正想着如何马上脱身,于是随口说了句,“那就二百贯吧。”

其实,他本来想说的是“两万贯”,可是因为话没走心,嘴上一秃噜,说成了“二百贯”。

林冲一听说“二百贯”一时也没犹豫,拉起高衙内的一只手,用自己的手一拍,“那咱们就击掌为誓,不得反悔了。”

高衙内愣住了,看着林冲,他本想解释是自己刚才是失口说错了。

林冲见状,根本没容他解释,脸色一变,冷冷地问:“怎么,衙内不会是一转眼就就反悔了吧?这汴梁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你高衙内是个言必信,行为果,吐口唾沫都能砸个坑的体面人,总不会跟那些泼皮无赖一样吧?…”

高衙内是个极度好面子的人,此时他让林冲架得一时下不来台,担心一旦反悔,被林冲把这件事传扬出去,让他在汴梁颜面扫地,所以,他也就没再解释,苦笑了一下,“我哪有反悔?”

林冲趁热打铁,“没有反悔就好,那明天我亲自送钱到你府上,咱们顺便把文书写一下,如何?”

高衙内的肠子都悔青了,无奈地点点头,“好好好,有劳了,那小可告辞了。”拱了拱手,转身向外走去,过门槛时,因为心里想着事儿,拌了一下,差点摔了一跤。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