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宴清霍骁小说书名_新书《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小说全集阅读

宴清霍骁小说书名_新书《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小说全集阅读

发布时间:2020-12-03 11:23:19

宴清霍骁小说书名_新书《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小说全集阅读

《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小说介绍

主角叫宴清霍骁的小说是《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翼待时飞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宴清穿书了,成了总裁文里的恶毒女配。她这就和霍骁离婚,把狗男人送给女鹅,努力撮合他们在一起!如愿以偿离婚后……矜贵影帝手捧鲜花邀她共舞;国民爱豆人奶声甜向她表白;商业巨贾千金豪掷博她一笑。霍骁站在一旁捏着婚戒,看众星捧月般的前妻:“……”他现在求复合还有机会吗?...

《团宠佳妻:霍少,夫人又被表白了》小说试读

宴清径直奔向宴会后方的会所,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去找。

不去跳舞的宾客窝在会所里,自是想来段不为人知的旖旎情事,被宴清这么一扰,少不了尖叫发怒甚至谩骂。

宴清置若罔闻,一楼即将搜寻完毕,还是不见宴翎身影,她心急如焚。

推开尽头最后一个房间的门,里头昏暗,霞光如匹,披于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

一半五官融于黑暗,另一半受淡紫的光芒浸染,面部线条愈发刀削斧凿,凌厉冷冽。

听到声响,他转身。

戴着面具的男子身形颀长,brioni的手工西装衬极他的矜贵。

宴清愣了下,没想到霍骁在这。

随即怒从心起,“你怎么还在这?”

她走向他,上来抓住他手腕往外走。

对方并不动。

也是,霍骁讨厌她,怎会任由她拉扯。

她稳稳心神,解释道:“宴翎出事了,我们去找她。”

她知道宴翎出事,霍骁永远会把账算在她头上。

不过无妨,只要宴翎平安,她不在乎他如何误解。

可见他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她瞠目,自觉怒气已经爆表,憋了一肚子的脏话要冲他井喷时,对方抬起右手,修长的手指优雅地摘下面具——

与此同时,响起清冷好听的男音:

“宴小姐,我想,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面具之下,一双漂亮的眼睛注视她。

宴清怔怔看着他。

她没想到商越会出现在这里。

认错人了。

霍骁商越虽穿着同一品牌的西装,但样式颜色不尽相同,视线昏暗,她一时没看出来。

只是,这世上像霍骁一样穿着工工整整西装来参加假面舞会的无趣男人,竟有第二个。

这样想来他们确实有相似之处,怪不得宴翎在书里对他们难以抉择。

“对不起。”

她没有时间解释,道歉完转身就走,被他叫住。

“宴小姐,你丢了东西在地上。”

商越向她走来,柔软的东西塞进她手心,即将放手时似是注意到什么,挑起眉梢,手没有收回。

远远看去,英俊男人站在漂亮女子背后,两人贴得很近。

男人像是捏住女子手心不放她走。

构图迷人。

也危险。

“宴小姐。”

黑暗中,宴清听见商越开口,耳畔感受到他的吐息:“冒昧问一句,这方帕从何而来,小时候,我有个玩伴用的帕子和它很像。”

这么黑你都能看清楚,你的眼睛是夜光做的?

不好好解释清楚,误会就大发了。

她没有冒领他人东西的心思,坦诚道:“是妹妹的,我现在有急事找她,有什么事商老师我们之后说。”

“既然如此,我想一同过去帮你找人,请宴小姐准许我的请求。”

这当然不可以。

宴翎和霍骁还远远没到定情阶段,商越突然横插一脚追求宴翎,把女鹅骗到手怎么办?

她是“翎骁”西皮粉,自然不会站在“翎越”那边。

可是。

商越状似捏着那方手帕,实则不轻不重地摁住她的掌心。

如果她拒绝,他大抵不会轻易放她走。

“好。”

她微笑,收回方帕,“商老师,我们走吧。”

商越亦对她一笑,重新戴好面具,与她走出去。

接下来的寻找自然引起新一轮的不满。

“我是D.P总裁请来的座上宾,你是什么东西,敢随随便便闯入我的房间,我马上跟总裁说一声,让他把你丢到大街上去!”

类似的恐吓谩骂此起彼伏。

她扬起长眉,趾高气扬回敬:“黎禾酒店宴清,欢迎日后登门找我算账——顺便,赵小姐身后这位好像不是你的未婚夫,不如你们登门拜访那天我问问他怎么回事?”

对方身体发颤,吓得瑟缩后退,再不敢言。

得知她的身份,周围的谩骂声顿时消失。

她满意地翘起唇角。

开玩笑,她是恶毒女配,不嚣张跋扈招人恨可是会崩人设的!

从一楼找到二楼,在二楼中间的环形廊厅里,一扇门怎么也敲不开。

宴清给宴翎打电话,贴着门边,她隐隐听到有熟悉的铃声传出来。

心沉到胃里,她对商越道:“宴翎应该就在这里面。”

宴翎现在怎么样了,为什么不接电话,被下药后遇到了什么人……

她努力不胡思乱想。

商越见她脸色发白,很轻地在她肩头按了一下,淡声道:“我来。”

意思是要撞门。

宴清后退几步,看他脱掉西装,短短几米的距离作为助跑,侧身撞开了门。

“宴翎。”

宴清大步进去,没在里面见到人,正有些慌,发现里头还有间浴室,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道身影消失在窗口。

居然跳窗跑了。

那个人是谁?

“姐姐……?”

正在这时,宴翎从浴室门后走出来。

宴清连忙按着她肩膀,仔仔细细看她。

衣服整齐,妆容完整,发尾微湿。

除了表情有些慌乱,面上连一丝可疑的酡红也没有。

“你没事吧?”她盯着她问。

宴翎摇头,指了指旁边洗手池,“我不太适应这里……就跑进来休息一下,顺便洗了个手。”

洗手会弄湿头发?

宴清不信,但也没戳穿她。

宴翎的模样,显然不是什么“事后”状态。

只要她没事,她也懒得探究到底发生什么。

商越在旁不动声色看姐妹对话,未置一言。

两人撞门的动静不小,一路被宴清烦扰过的宾客,此时都围在门外窃窃低语。

“没事就好。”宴清低声说:“我们走吧。”

宴翎点头,离宴清远了些——宴清关心她,反而让她更不安心。

宴清正要带她出去,却见门口围堵的宾客忽地安静下来,还自觉排成两列,逐渐散开,为一个人让出了宽阔的道路。

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

他撇开众人,迈着沉阔的步伐,面无表情向她走来。

离她还有些距离时,他停下来。

宴清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解释情况。

只是还没开口,霍骁极冷淡地瞥她一眼,沉了口气,平静地说:“宴清,你又在发什么疯。”

这句话一锤定音,于所有人眼前锤死她是个无理取闹的疯子,并且在今天的重要日子又做了丢人现眼的事情。

她俊美无俦的丈夫,同她说起话来,眉眼都不曾抬起。

于他而言,他失了智的恶毒妻子,不值得付出任何情感上的回应。

留下的只余厌烦而已。

霍骁话音刚落。

低低的窃笑声,从四面八方涌起,经由霍骁的允许,像一个个巴掌,毫不留情地冲宴清扇过来。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