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桃花依旧笑春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桃花依旧笑春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发布时间:2021-01-13 11:25:07

桃花依旧笑春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桃花依旧笑春风》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桃花依旧笑春风》是相思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凌陆舜瑶,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遇到了和八年前死去的妻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八年前就亲手杀了她。...

《桃花依旧笑春风》小说试读

江凌退了一步,向她行了个请教先生的礼,“渡魂一曲,烦请郡主赐教。”

陆舜瑶懵了。

“你认得我?”

江凌声音发紧,微微抬起头,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意,笑容很是勉强,说道:“静林馆中,试问还有谁会吹一整首渡魂。”

渡魂一曲,夫死妻奏,父死子奏,妻死妾替,无论如何除非家里的长辈亲人都死光了,决计轮不到小辈来吹。

是以整座静林馆里会吹《渡魂》的也的的确确只有她。

他再弯腰,向她行拱手礼,“在下江凌,问候宸音郡主。”

*

陆舜瑶是个好师长,虽然她自己在学堂里功课做的不怎么样,还日日被祖奶奶罚抄佛经,但不影响她对教学育人的热情。

第二天夜里,到了她和江凌约定好的时间,她早早带了根短笛过去,顺便还捎上了之前叶魏紫给她买的如意糕。

如意糕是上京圆月街尽头的糕点铺子如意铺最有名的吃食,香甜软糯,入口即化,虽然不饱人但是挺能满足口腹之欲。

这是陆舜瑶最爱的吃食,叶魏紫临走前把自己收着的两块都留给她了,她吃了一块还有一块,想了想,用帕子包起来打算送给江凌吃。

结果人家还是不领情。

江凌看了眼用干净帕子包着的一块小糕点,又看了眼陆舜瑶,没甚表情地说:“多谢郡主好意,不必了。”

如意糕有半个巴掌大,甜味喜人,陆舜瑶看着被她献宝似的端起来的如意糕被嫌弃成这样,心头难免失落,她恨恨地将糕点放进嘴里咬了一大口,咀嚼着说:“江凌你这人真不近人情。”

江凌皱眉看她:“郡主,食不言。”

陆舜瑶不为所动,把整块如意糕吞了下去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江凌兀自转着手里的短笛:“郡主吃完了便开始吧。”

陆舜瑶把帕子收进怀里:“你可以不用叫我郡主的。”

江凌半闭着眼睛,不说话。

“我姓陆,陆舜瑶。”陆舜瑶颇为郑重其事,“封号宸音,先皇后取的。父亲是恭谦王陆昀,母亲是西疆来的农家女……”

她一通自报家门,就差把自己祖宗八代都给抖落出来。

江凌张口闭口,一口一个“郡主”,她着实受不了。

谁料,江凌听她说完,竟是又冲她行了拱手礼,冰雪染就的眉眼冰冷到没有温度,低声说:“陆郡主。”

“……”

陆舜瑶摆了摆手,挫败道:“罢了,开始吧。”

夜半亥时,笛声吹响在静林馆后院竹林中。

江凌一直对着乐谱,眼睛看得专注。陆舜瑶手里转着短笛,没怎么多说话,只在他吹错吹漏时出声提醒两句。

和江凌那张漂亮脸蛋不同,他的音律差得没边儿,陆舜瑶忍受了一晚上魔音穿耳,等到亥时快过去,江凌已经停了吹笛,她耳朵边上还若有若无萦绕着可怕的笛声。

江凌默不作声,把短笛扣回了腰间,转头面无表情地抬眼看她。

陆舜瑶盘着腿坐在假山上,比他高出一大截,就着月光俯视他,问道:“看我做什么。”

江凌将手压在腰间,嘴唇微微张开,说了句什么。

一阵强风刮过,竹叶婆娑作响,迷了陆舜瑶的眼睛,她只看到江凌吐出个“你”字就什么都听不见也看不见。

等风定,她揉着眼睛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江凌停了停,转过眼去,说道:“没什么。”

呿。

陆舜瑶心里啐他两口,面上表情不显,她从假山上跳下来走到江凌身边,学他样子坐到地上。

江凌眼尾上挑,看她的眼神十分奇怪,似乎在问她突然过来干什么。

陆舜瑶还没说话,静静的夜空里传出一阵古怪的咕叽声。

江凌的表情也变得十分奇怪。

陆舜瑶:“其实我是想过来和你说,你刚才肚子一直在叫。”

江凌:“……”

陆舜瑶:“你吹笛子没听见,可我听出来了。”

江凌:“……”

陆舜瑶想到已经被自己咽到肚子里的如意糕,语重心长地说:“江凌,你这人怎么这么犟呢。”

江凌背对她过去,“郡主以后听到了可以不必理会。”

他对着她露出了大片的脊背,身形线条是独属于少年人的清减,肩膀不算宽,腰却窄地过分,裹了层黑色外衫,活像这丛丛竹林中细长又独特的一根。

陆舜瑶舔了舔嘴角,说道:“江凌,我阿爹以前说过一句话,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和自己为难。”

江凌霍地站起身,这回换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他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和她对视了好一会儿,低哑着声音说:“郡主,我阿爹以前说过一句话。”

陆舜瑶条件反射地问:“什么啊?”

江凌背着手转身,往竹林深处走过去。

“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多管闲事。”

陆舜瑶:“……”

疾风拂过,竹叶随风掉落几片,初春的风尚有料峭寒意,吹得陆舜瑶皮肤紧了几分。她抱着手臂久久地看着江凌的背影,直到他彻底消失在竹林拐角,低声自言自语道:“……这人的脾气,真的很不好啊。”

*

陆舜瑶是个很乐呵的性子,前一天不开心的事情基本过一天就忘记。

江凌冲她行了数次拱手礼,也说了“赐教”,她也确实在教他吹曲子了,那么在她心里她就已经是江凌的半个师父。

既然是师父,那就必须有师父的样子,不仅要育人,还得有师德。

所以哪怕前一天江凌说了让她不要多管闲事,她还是乐颠颠地带着如意糕跑去找他。

如意糕是新的,白天恭谦王福的管家儿子阿宋奉命来看她,给她带了新鲜的糕点,铺子师父用了巧心思,将糕点印成梅花状,看着越发喜人。

她说:“江凌,你要不要吃一块。”

江凌翻着乐谱,充耳不闻。

陆舜瑶:“很好吃的,你不饿吗,吃一块吧。”

不搭理她。

陆舜瑶:“甜甜的,保证比你吃过的所有糕点都好吃……”

江凌终于把头从乐谱里抬起来,眼神极为冷淡地扫过她和她手里的如意糕,嘴唇动作,漠然道:“多谢郡主,我不嗜甜。”

陆舜瑶耷拉下脑袋,泄气了。

江凌垂下眼帘,白玉般的手指握着一管短笛。他是真的不喜欢吃这种甜到腻牙的东西,而且自从双亲去世后,他就陡然变得忙碌起来,各种各样的事情占据了他所有的时间,不要说是吃东西,就连睡觉每天也只能睡一两个时辰。

所以他消瘦地很快。

但他不饿,就算饿了,他也不会吃如意糕。

可是眼角余光瞥到身边的女孩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知怎么心里一动。

她长了个小巧玲珑的样子,整个人都像没长开的瓷娃娃,两个手掌小小的,托着几块如意糕问他话时,眼里亮晶晶像倒满星星。

她多纯粹,多无辜。

明明就是单纯地来帮他而已,他却无形之中将自己的满腔不忿和冰冷锐气都发泄在她身上。

他有恨有怒有悲,但那是对越族人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然而江凌是什么人,他自小和父亲在军营里长大,骨血里全是强硬,他不会低头,更不会道歉,思来想去也不知道说点什么。

正愁苦着,耳边听得她轻如蚊呐地嘀咕了一句:“……镇远将军此等英雄,怎么教出来的儿子跟头犟驴一样。”

江凌皱眉,“你说什么?”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