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叶知鸢傅竟琰为主角的小说 叶知鸢傅竟琰主角的小说

叶知鸢傅竟琰为主角的小说 叶知鸢傅竟琰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1-06-10 20:10:32

叶知鸢傅竟琰为主角的小说 叶知鸢傅竟琰主角的小说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叶知鸢傅竟琰的小说叫做《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神经西西所编写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叶知鸢嫁给天之骄子傅竟琰,全城艳羡。可突生异变,她莫名其妙成了监控视频里的杀人凶手!被误会、被凌辱、被抛弃,叶知鸢只剩半条命,那男人却仍不愿放她走。浴血归来,她要渣男贱女一个个都跪在她脚下!只不过,这姓傅的还不等她开口就眼泪汪汪:宝,是我该死,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孩子不能没有爸爸……叶知鸢翻着白眼,只想换个新马甲,再继续虐他!...

《前妻太飒,渣总连连跪下》小说试读

傅竟琰看着坐在地上的女人,一身洁白的礼服反而衬得她更加肤白胜雪,娇俏可人的五官画着精致的淡妆,从头到脚的打扮和设计都十分别出心裁,很衬她的气质,不出意料的话,这应该是她自己设计的。

傅竟琰不由得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M大新生入学仪式前,当时她也是这样一身白裙,褐色微卷的长发海藻一般泻在肩头,浓密睫毛下的大眼睛忽闪忽闪,一笑露出一对好看的小梨涡,她抬起头来看着正在对着脏衣服独自生气的自己,脆生生地说道:“你的衣服脏了,我来帮你吧!”

原本被那块咖啡渍搞得很烦躁的傅竟琰忽然就被这清澈的声音治愈了,他难得地没有拒绝,反倒很冷静地问:“你能弄好?”

女孩的皮肤上跳动着细碎的阳光,她笑得一脸灿烂:“我试试嘛。”

傅竟琰脱下外套递给她,看着她从随身的钥匙圈上拆下来一朵蓝紫色的小花,细长白皙的手指在有污渍的地方用针线勾动了几下,那朵小花就挡住了那片明显的污渍。

那朵小花长得很有特点,傅竟琰盯着看了半晌,然而那花儿放在那个位置,却丝毫没有什么违和感,反倒像是衣服上的一个特殊装饰一样自然。

她的小脸微微发红,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依旧细心地说:“这朵花叫鸢尾,刚好颜色和你的衣服比较搭,先借给你用吧,衣服没弄坏,你回家剪断线就能拆下来。”

傅竟琰一心一意地盯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鼻尖上细细的汗珠,和说话时亮晶晶的眼神。

就在那么一瞬间,叶知鸢就走进了他的心里。

他爱她的美丽,天真,善良和灵气。甚至,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她穿上洁白婚纱的样子。

他多么爱她啊,就像是一个执着的信仰。

如今,信仰崩塌了,傅竟琰心中所有的美好都被打碎了。

回过神来,眼前的女孩和四年前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已经不再像四年前那样单纯干净了,几年的豪门宠溺,让她变得像世俗的女人一样虚荣,甚至恶毒。

纯白这样的颜色,叶知鸢这样污浊的女人根本不配穿!

想到这里,傅竟琰胸中的怒气再次燃烧起来,他用力地克制住自己,问道:“穿成这个样子,来这种地方,你想干什么?”

今天来这里的女人,大多是跟着男伴一起来的,像叶知鸢这样的落单女性,出现在这种场合,无疑会成为某些人的猎物。

傅竟琰的眼神中饱含深意,狠狠地盯着她。

来这里,还不是因为她缺钱?想起昨天,简直就是叶知鸢的噩梦,昨天应该是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了吧,妹妹命在旦夕,她抱着最后的希望去求傅竟琰,非但被他无视了,甚至还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了那么大的丑。

叶知鸢赌气说:“干什么?如你所想!我来挣钱!”说着,叶知鸢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令人不齿!”傅竟琰紧紧地捏住她的下巴,迫近她低声说,“叶知鸢,你还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叶知鸢奋力地想要挣脱傅竟琰,她不想在这种场合和他有什么冲突,好不容易接到的生意,不能因为他影响到自己的形象。

“你放开我!”叶知鸢只想尽快摆脱他。

“刚才那个人是谁?他叫你什么!”傅竟琰不但不放手,反倒手上的力度更大了。

叶知鸢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想提起凌枭,傅竟琰不认识他也是正常。

凌枭十年前便出国深造,叶知鸢十八岁认识傅竟琰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凌枭留给自己的阴影,自然不可能跟傅竟琰提及这个人,她恨不得那个变-tai客死他乡!

看着叶知鸢沉默,傅竟琰更加愤怒。这个女人穿成这样,无非就是来这里寻找接盘的金主罢了,是想勾-引一个男人,拉她出傅家,逃脱杀人犯的罪名吗?

简直可笑……她休想!

“说!”傅竟琰显见得烦躁起来。

叶知鸢被他捏得太疼,忍不住叫出声来。

“啊——”

门外响起了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

似乎是听见了叶知鸢的叫声,脚步声停在了门口,紧跟着叶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竟琰哥?是你吗竟琰哥?”叶凝的声音极尽温柔。

傅竟琰忽然噤了声,黑暗中,两人靠得很近,都能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叶凝站在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竟琰哥,你在里面休息吗?酒会要开始了,柳先生在等咱们过去致开场词呢!”

咱们?叶凝说的可真够亲昵的。

叶知鸢刚轻轻哼出一声,就被傅竟琰一把捂住了嘴。

“知道了,你先过去,我这就来。”傅竟琰冷冷地说。

“竟琰哥,真的是你呀!”叶凝娇声说着,就要伸手去推门。

“你听不懂我说话?”傅竟琰冷冷地说。

“好!我这就去。”叶凝赶紧缩回了手,柔声柔气地说,傅竟琰的口气听起来并不好,她得识趣。

叶凝脸上闪过一丝丑陋的嫉妒,她知道傅竟琰和叶知鸢在里面,刚刚跟着过来的时候看得很真切。

她没想到,叶知鸢今天也来到了这里,那副浪荡样子,明摆着就是要想要勾-引男人!

这骚狐狸真是不要脸……都已经身败名裂被傅竟琰恨之入骨了,却还想着卖弄妩媚!更可恨的是,明明那**犯罪的证据已经做得那么天衣无缝了,傅竟琰明明应该把她扔进监狱,叫她去死!

可他竟然还是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叶凝冷笑,看来自己还真是低估了这位好姐姐的手段!

听着叶凝远去的脚步声,傅竟琰这才松开了捂着叶知鸢嘴巴的手。

叶知鸢听着叶凝虚伪的声音,简直想要干呕,这个女人的**和贪婪还真是一脉相承,先有她母亲邢娇勾-引了叶仲天,占据了她的家,现在她又来勾-引傅竟琰!妄想拆散她的婚姻!

原本叶凝为了挤进豪门,拼命讨好傅璟,现在傅璟过世了,她倒好,来傅家的频率更高了,冠冕堂皇地说着是来安慰袁美琴的,实际上满眼都是傅竟琰,想要用邢娇当年**家主,跻身上位的那套把戏。

而傅竟琰居然也像当年的叶仲天一样,是非不分,默许叶凝登堂入室。

原本以为傅竟琰与旁人不同,实际上,也不过就是眼瞎的俗人,只看得见莺莺燕燕的娇声软语,丝毫不管她的冤屈和苦难。

傅竟琰的手一松开,叶知鸢便冷冷笑道:“怎么?这么小心,是怕她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