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秦七月祁啸寒小说主角 秦七月祁啸寒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秦七月祁啸寒小说主角 秦七月祁啸寒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发布时间:2021-06-23 18:43:45

秦七月祁啸寒小说主角 秦七月祁啸寒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祁少闪婚娇宠妻》小说介绍

主角叫秦七月祁啸寒的书名叫《祁少闪婚娇宠妻》,是作者七律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无婚史,活好还不黏人。”遭遇渣男和姐姐背叛,秦七月为了当上两人婶婶,教渣渣做人,她向仅有一面之缘的渣男他叔花式聊骚并求婚。婚后却被告知,她嫁的只是渣男他叔的助理。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那么多有钱有势的人都在她家助理先生的面前夹紧尾巴做人?而渣男也不明白,为什么都说秦家二小姐目不识丁,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连继承权都混没了,却在被他甩后摇身一变,成了秦氏创始人、洲际酒店老板、鬼手神医、科研家、天才黑客……顶级学府争抢的奇才。还有她的助理老公,也摇身一变成了全球最神秘的顶级财阀继承人,继而连秦七月也成了所有女人最羡慕的对象。...

《祁少闪婚娇宠妻》小说试读

“你真的没和她睡过?”

沙发上,女人把玩着男人的领带。

男人翻身而上,将她欺压在身下。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他说完就要吻下去,女人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阻挡他的亲吻。

“可秦七月一回到西境,几乎所有西境的公子哥都为她癫狂,说她是误入凡间的仙子,还是什么不该存在这世间的尤物。你也好不容易才成为她的男友,怎么忽然又不想娶她了?”

“秦七月再美又怎么样?在教育水平低下的非国生活了那么多年,没文化没见识更没情趣。”

男人又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而萱凝你既是高等学府在校生,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关键你还懂情趣,知进退。秦七月连你的腿毛都比不上,我怎么可能放着你这妖精不要,去娶秦七月那根木头?”

大概男人的言论讨得了女人的欢心,让她主动吻了他一口。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月底我就让我爸妈上门来提亲。”

“你说,秦七月看到你们一家来提亲,会不会气死?”

“我管她气不气死,我现在只想趁着秦七月从葬礼上回来前,把你弄得**……”

男人堵上了女人的嘴,两人疯狂地在沙发上缠绵了起来。

讽刺的是,被他们议论的女主角秦七月正透过门缝,看着那两道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一个是她的男友姬南浔,一个是她的亲姐秦萱凝,他们两人背着她勾搭在一起不说,还开始谈婚论嫁了。

要不是她身体不舒服,提前从爷爷的葬礼上回来,都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秦七月怒气翻涌,当即抓起扫帚。

这时,有人抓住了秦七月手上的扫帚。

“七月,你要干什么?”

秦七月回头,是秦中恺,她的父亲。

“把渣男和贱女扫地出门!”

两人的声音不小,让房间内缠绵的两人连忙分开,各自忙着整理衣物。

“什么贱女?那是你姐!真是在那种穷乡僻壤呆得越久,越没礼貌规矩。”

秦中恺偏袒秦萱凝还不够,还反过来教训秦七月,将她手上的扫帚抢走扔掉。

“这种事情也能偏袒她?有时候我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秦七月气不打一处出。

秦中恺有三个小孩,秦七月排行老二,底下还有一个妹妹秦向欢。

不过自秦七月有记忆开始,她就一直跟着爷爷在国外,只有姐姐妹妹能在父母身边生活。

直到去年爷爷病重,才将她带回秦家。

被秦七月问及是不是亲生的,秦中恺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哪偏袒萱凝了?她和姬少都交往了一年多了,现在**也算是水到渠成。我也正打算这几天约双方家长见面,尽快把他们的婚事定下来。”

秦七月被秦中恺的话恶心到了,暂时没发现他的异常。

“您偏心偏到眼盲心瞎吗?一直以来都是我和姬南浔在交往,哪有秦萱凝什么事?”

“混账东西,竟然敢骂我?看我不打死你!”

秦中恺怒气冲冲,要大打出手。

这时,秦萱凝整理好衣服,挡在秦七月和秦中恺中间。

“爸,七月只是太喜欢南浔哥,才会口不择言。”

劝完秦中恺,她转身又对秦七月说:“七月,快跟爸道歉,不然要挨打了。”

秦七月从小最见不得秦萱凝这幅史前巨莲样,怒推了她一把。

“不都是你引起的吗?在这里装什么白莲?滚开!”

她又没做错,道什么歉?

姬南浔连忙扶住秦萱凝的腰,避免她摔伤后,一脸愤慨地看着秦七月。

“秦七月,你没必要把气都撒在萱凝的身上。我交往的一直是秦家继承人,要不是之前秦爷爷误导我们你是秦家继承人,你以为我会跟你这样在非国长大的人交往吗?”

“我不是……”不是在非国长大。

那一刹那,秦七月几乎要不顾之前和爷爷的约定,将自己这些年在鹰国的经历说出来。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姬南浔打断了。

“不用狡辩了,我也没有兴趣听。记住,我交往的对象一直只有秦家继承人,是你一直在误导大家,没人对不起你。”

男人绝情的言语,秦七月顿时明白了什么。

秦家继承人?

原来姬南浔一直喜欢的不是她,而是秦家继承人这一身份。

所以在爷爷去世前,姬南浔才卯足力气追到她,甜言蜜语灌着她。

可今天爷爷的葬礼上,律师宣布爷爷将他手上的秦氏股份都给了秦萱凝后,姬南浔的恋人也就直接从她变成了秦萱凝。

没人对不起她?

那是她自己对不起自己了?

因为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

秦七月虽然庆幸自己能在结婚前看清楚姬南浔的为人,但心脏还是痛得无法呼吸。

“赶紧滚,我现在要跟姬少商量下双方家长见面的事,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秦中恺冷斥完,又热络地招呼着姬南浔。

“姬少,双方家长见面地点定在哪里比较好?”

“洲际酒店吧。我和那里的经理认识,他们的餐点和咖啡都不错,到时候我先打个电话去预定包厢……”

他们讨论得很激烈,秦中恺和姬南浔把她当成空气。

秦萱凝依偎在姬南浔的怀中,得意地冲秦七月笑着。

那一幕刺痛了秦七月的眼,潋滟风情的眼里却蓄满了泪。

骄傲不许她在这些人面前落泪,她潇洒转身离开去。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