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免费阅读 夏予安萧铭的小说在线阅读

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免费阅读 夏予安萧铭的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21-07-30 15:05:43

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免费阅读 夏予安萧铭的小说在线阅读

《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夏予安萧铭的小说叫做《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它的作者是宫米粒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深情不语,彼此错过。选错良人,满门尽灭。一朝重生,互宠一世。前世你暗藏深情,这一世换我主动靠近,为你我愿意变成一朵作天作地的小白莲。...

《贵女重生:摄政王,我宠你呀》小说试读

躲在暗处的两名暗卫看着夏予安离开的背影陷入纠结。

他们接到的任务就是在皇城中保护好夏大小姐。

如今夏予安却离开这里,那他们要怎么办,这是跟还是不跟。

前方路口,夏予安直接往左面走去,两个跟在身后的人脸色一变。

“大小姐等一等!走错路了!”

夏予安充耳不闻。

两人对视一眼就快马加鞭,跑到了夏予安前面拦住了她。

“驭!”夏予安停下来看着他们。

“大小姐,这不是去威昌山的路,我们应该走另外一边才对。”

她看着面前的两个人索性坦白了讲。

“我不去威昌山,我要去西南安坝找人。”

“什么!可是将军说……”

“我若是直接告诉我爹,我要去西南安坝,他一定不会让我去。”

左脸上有一道疤痕的男人冷着脸说道:“如此还请大小姐回去向将军说清楚原由。”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马蹄不安的动了动,“你觉得我会回去吗?”

两人对望,疤痕男人说道:“还请大小姐不要让我等为难,若是让将军知道……”

夏予安说道:“我此去正是为了我的父亲,现在不是我让你们为难,而是你让我为难。”

“大小姐…”

她举手打断他的话,“要么你们独自回去向我父亲请罪,要么你们就把此次西南安坝之行当做威昌山之行,我们若安全归来,我保证你们一定会得到重用。”

另外一名随从看向刀疤脸,“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大小姐的安全,如今无论大小姐去哪里,我们都要寸步不离的跟着大小姐。”

刀疤脸抬头看着夏予安,这是大小姐要是她不愿意回去,自己也不能动手把人绑回去,可若是把大小姐丢在这里更是不合规矩。

“今日就当属下什么也没说,大小姐请!”

三人一路相安无事,赶到西南安坝外围驿站的时候天色已晚。

守在驿站的店小二本来在打瞌睡,听见有人敲桌面这才醒过来,急忙甩着白色的毛巾就走出来。

“哎哟,三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夏予安带着人往一旁的坐下,“这时候出现自然是两样都要了。”

两名随从站到她身后。

夏予安回头,“曹朗你们两人去旁边坐下自己点东西吃。”

刀疤男也就是曹朗点头,带着常奇坐到一旁的桌子。

关上门,解开发髻,来到浴桶旁脱下外衣。

忽然解衣的动作停止,听见外面有哆哆嗦嗦的声音,就好像……

“大小姐!”曹朗在门外焦急的喊道。

夏予安穿上衣服打开门,“出什么事了?”

“快走!”

三人刚刚跑出去驿站就一声爆炸。

冲天的火光熊熊燃起。

曹朗说道:“属下当时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整个驿站完全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三个人,就一直留心观察,后来发现店小二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还点燃了一个地方的的火线。”

常奇说道:“还好我们长期跟将军在军营,否则谁会知道在一个驿站居然还会发现火药。”

夏予安看着那火心中当即就想了一圈。

火药这种东西,并不是大批量生产的,反而十分珍贵,就算军队要使用,也得提前好久申请,再慢慢研制。

能够调用火药还非得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无非就那么两个。

而同时能够调用火药,还想置自己于死地的人,算来算去只有他。

“曹朗常奇马牵出来了吗?”她问道。

“牵出来了!”常奇回答。

“我们赶紧走,一刻不能停歇的赶往军营。”夏予安急忙说道。

那个人她清楚,他喜欢做两手准备,一计不成,绝对还有下一计等着她。

大雨如丝线一般从天空坠落,马蹄践踏在积水的小洼里。

后面人马越来越多,曹朗回头看了一眼,“常奇你带大小姐先走,我垫后。”

“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赶紧走,别啰嗦!”夏予安不是心慈手软,而是她知道曹朗留下来也不会有任何的作用。

三人的马被后面的人使用绳爪抓住了脚,往后一扯,马儿向前扑去,几人从马背上跌落。

曹朗说道:“进到林子里。”

阴暗的林中,三人被团团围住。

倾盆的雨水自天空砸下来,情况一触即发。

曹朗把佩剑递给夏予安,看着手里的剑,她说道:“对不起啦,我可能连累你们俩了,还说回去之后你们会得到提拔,看样子能不能活过今晚都很难说了。”

“常奇护好大小姐!”曹朗说完提剑冲入人群。

曹朗阻断了外面的杀手,可其余的杀手都对着夏予安而来。

常奇只好让夏予安后退,一人越过常奇对着她举剑砍来。

夏予安看着他,缓缓拔出佩剑,在杀手靠近的时候举剑横向抵挡回去。

看见另外一名黑衣人紧随而来,她左手握住剑柄反击在黑衣人后脑。

弯腰,握住利剑刺穿另一名黑衣人的胸膛。

利落抽回佩剑,与黑衣人打斗在一块。

长发在她转身之间带起水珠四散。

眼神狠厉且果断。

曹朗诧异的看着她。

林子深处一男子打着一把伞骑在马背上。

他看着雨中的夏予安眼神冰冷。

在看见又一名黑衣人倒下之后,男子翻身下马。

紧跟在他身边的黑衣人叫住他,“主子,这事太危险,让属下们的去吧?”

男子头也不回的看着夏予安,“不,我要亲手了断这段关系!”

夏予安正与黑衣人打斗察觉危险来临个,来不及躲开就被另一名黑衣人横过来的刀割破了手臂。

那名黑衣人举剑从背后刺来,夏予安一把抓住面前人转身。

‘噗!’利剑入肉体发出渗人的声音。

夏予安同身后蒙面的男子对视。

那双眼睛!

黑衣人一脚踢在夏予安面前黑衣人身上。

夏予安受力往后退去,她看着他。

他提剑与之对望,其他黑衣人都去围住曹朗和常奇。

夏予安四下看去,想看有没有可以利用逃脱之物。

她不是他的对手。

男子见状奋起举剑对着夏予安直劈而下。

夏予安转身躲开,看着自己一缕青丝被其斩下。

男子紧追不放刀刀要命。

夏予安被一脚踢在地上摩擦好远。

一口血吐出来,透过雨幕看着男子,往事不堪回首。

男子提剑走来,曹朗扔出手中兵器,男子退去。

曹朗紧随其后,与男子缠斗在一起。

夏予安缓缓爬起,看着男子一举一动,奋起加入曹朗,二夹一占据上风。

男子被曹朗一剑划破胸前,怒而不管不顾对抗曹朗,曹朗被一脚踹飞。

男子察觉身后夏予安靠近,回首给了一剑刺去。

夏予安眼神坚定任剑刺穿自己肩部。

男子察觉她意图已经来不及,夏予安的剑已经割破他的脖颈。

“主子!”黑衣人中爆出急切的喊声。

夏予安急促的呼吸着,她目光死死的盯着男子眼睛,“别动,否则予安真的会划破太子殿下的脖子!”

男子瞳孔一缩,随之释然,“你果然很爱我,我都这样了,你还能认出我来。”

爱!并不是,只是毕竟相处十年,如何能不熟悉。

她大喊,“都住手,否则我要了他的命!”

黑衣人都停下手,李时溪看着她,“你真的很让我欣赏,你若在我这边一定会是我的最大助力,可你为什么要背叛我呢?予安!你的背叛让我好难受啊!”

言毕抬手一把抓住脖子上的剑,一拳打在夏予安脸上。

她狼狈倒在地上,李时溪拉下脸上的布裹紧血留不止的手。

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夏予安,“这段关系的开始,由我说了算,结束自然也要由我亲手结束!”

他捡起地上的剑,“你很好,可你若是成为敌人,那可就不好了,为了以后我减少一个敌手,我只能现在杀了你,你帮不了我也别想去帮萧铭。”

“咳咳…”夏予安头发染上泥土,艰难的爬起来,抬手搽掉嘴角血痕抓起剑柄一点一点拔出来。

她眼神死死看着李时溪,“我夏予安这辈子…还有很多…很多事情没有做,如何能死在你的手里。啊~”

嘶喊着拔出剑,剑上血迹被大雨冲刷掉。

她握着剑支撑在地上,脚碰触到一块凸起的石块,半蹲起来。

李时溪无不惋惜,“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没有以后了。”

言毕对着她冲来。

她想起上辈子自己刚嫁给李时溪的时候,他教过她武功。

说是在危急时刻或许能救她一命。

看着他对着自己而来,听着耳边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李时溪的脸变的面目可憎。

握紧手里的剑,借力脚下石块她像一支利箭冲了出去。

李时溪举剑直刺,这时夏予安忽然转身翻转面朝上。

“噗!”

李时溪低头看着插在自己肚子上的剑,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予安。

手中剑落在地上。

她无力的倒在水里,无声说着,“这是你教我的。”

“主子。”黑衣人跑过来接住李时溪。

“杀了她!快!”李时溪捂住伤口,不敢贸然拔剑。

黑衣人提剑快速靠近夏予安。

曹朗冒着被砍伤的危险往这边跑。

常奇被困在黑衣人中捉急。

夏予安看着不停落雨的天空。

她不相信老天让她重活一世,会让她这样死去,她不相信。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