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跻身上流全文免费阅读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小说全文阅读

跻身上流全文免费阅读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小说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1-08-01 18:03:31

跻身上流全文免费阅读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小说全文阅读

《跻身上流》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跻身上流》是随风揽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姜晚顾庭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姜晚被顾庭珘领回家养了十年,她爱惨了顾庭珘,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圈住他。顾庭珘高高在上看她折腾。后来,姜晚高调订婚,未婚夫不是顾庭珘。订婚当晚,顾庭珘闯入姜晚房中,将她禁锢在怀中,捏着下颌说:“跟我回家,命都给你好不好?”——【腹黑重.欲骄矜老.狗男人x美强惨聪明心机戏精小漂亮】年龄差十岁,男主特别狗,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洁党慎入,不喜点叉,俗世男女,互飙演技,都非善类。主角可以骂,不能骂作者。不接受写作指导,喜欢改文,请多包含~...

《跻身上流》小说试读

姜晚被弄得不舒服,以至于无法专心开车。

小泰迪,蹲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她呜呜叫。

老东西向来喜欢糟践人。

在床上更是怎么爽快怎么来的。

姜晚和顾庭珘的第一晚,算不上糟践,但也绝对算不上美好,至今想来都冒冷汗。

今晚,老东西又拿出一个皮圈,试图往她脖颈上套时,被姜晚一脚踹肚子上,姜晚从他手里勾走随手一扔,那东西不知道滑到那个角落里。

顾庭珘兴致盎然,姜晚在他胸口画着圈圈,声音却比动作要生冷,“别用你糟践人的那些对我。”

顾庭珘握住她小腿往他那边一拽,眸光凝在她腿上那两道挠痕。

“又被挠了?”他指腹划过疤痕,眼底簇着火,“疼不疼?”

不等姜晚告那畜生的状,顾庭珘俯身亲吻上她的伤痕,嘴唇冰凉,丝丝缕缕的麻意顺着肌肤迸开。

她抽了抽腿,难得见顾庭珘这般温柔,心脏抽了下,“疼,特别疼。”

顾庭珘眼底的火,点连成了片,他嗤笑了一声,“记吃不记打,狗都比你聪明。”

姜晚晚上自讨了苦吃,叫她长点记性。

不过,吃在嘴里苦,但也挺爽,至少顾庭珘行事不让人失望,姜晚攀着他一遍遍问想没想她时,老东西低音炮似的嗓音附在她耳边燎火,“想”。

顾庭珘破天荒耐着性子给姜晚收拾干净,丢到床上,又楼下取来药箱。

他坐在床边,握住纤瘦骨感的脚踝,指腹在踝骨上揉搓那颗小红痣。

姜晚心口一动,踹开顾庭珘,从松木香的被子里爬起来穿衣服,“我不陪人睡觉。”

对于姜晚翻脸不认人,顾庭珘面色不虞,“那就滚蛋。”

姜晚抱着小泰迪风风火火滚出了顾庭珘家。

从回忆抽离,姜晚叹了口气,摸着泰迪的头说,“你爸有野女人了,不需要我们了。”

小泰迪像是听懂了似的,呜呜叫得更凄惨,姜晚烦不过,敲了下狗头,“再叫,我也不要你。”

她到家时,意外收到顾庭珘微信。

顾:明天去给商小姐道歉。

姜晚盯着短信,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会儿打字回复:叔叔,我要是不道歉,会怎么样?

顾庭珘大概觉着她烦,没有回复。

姜晚继续敲字:叔叔,商小姐要是知道你早把我睡了,会不会很生气啊?

姜晚剥掉衣服,站在偌大的镜子前,看着身上深深浅浅地痕迹,骂了不知道多少声老畜生。

老东西素来不喜欢给人留下痕迹,偏偏今晚弄得姜晚满身都是,想必就是出于报复,她皱着眉仰起脖子,点了点被他咬得牙印,“嘶”了一口气。

姜晚洗漱完发才发现一笔来自宋秘书私人的转账。

不大不小,二十万整。

姜晚猜到这钱什么意思,他拨给宋秘书,宋秘书随时随地都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这笔钱是顾总让他转的。

姜晚问宋秘书这种钱转过多少次。

宋秘书保持沉默。

成,给钱不要那是王八蛋,反正他给得钱又不止这一笔。姜晚心安理得将钱转到账户。

这晚,姜晚又被拽入一个光影模糊的记忆里。

画面很混乱,风声哭声叫喊声臭骂声交叠在一起,分不清哪一种声音占了主导,无论哪一种都是姜晚厌恶的。

姜晚蹲在一个又脏又乱的垃圾堆,周身萦绕着酸臭腐烂的臭味,还有什么小东西在她身上爬去爬去。

她想叫想躲开恶心虫子的啃噬,但她不行,离了这片地方,她又会被那个疯男人抓回去往死里打。

姜晚埋着头,小声小声地啜泣,她小手包着嘴,不敢大声哭,怕招来疯男人。

“死了吗?”一声低沉冰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姜晚瑟缩了一下,仰起头看到一个衣冠楚楚,长相非凡的男人。

她浅薄的见识让她没办法形容男人有多好看,大概比她在小卖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男人都好看,只是男人表情很冷,高高在上,看起来身份矜贵。

姜晚警备地望着他,手扒拉着不知道什么恶心的东西,当做防身武器。

紧接着,她看着一直骨节分明的大手把她拎起来,扔到空地上,踢走她手里的脏东西。

“小东西,想不想跟我走?”男人弯下腰,眼中流露出点怜悯。

这是男人对她说得第二句,曾像一盏灯,照亮了她十多年。

“叔叔”梦里记忆是混沌的,姜晚无意识地呜咽了一声。

翌日一早,姜晚身体不适,并没有耽误她先去喂藏獒,再去奶茶店上班。

至于商小姐,谁爱道歉谁去。

姜晚通常到店早,她负责奶撰写奶茶店推广运营,平时工作量不大,只是最近店里上新了一款桃柠茶,比较忙。

店长雁回一来,跟员工们开了早会,往姜晚座子上一坐,“晚儿,今天上新最后一天,晚上聚餐去不去?”

雁回今年二十五,据说是个小富二代出来创业,搞出来的网红品牌茶,他平时也没个老板样,跟员工混在一起。

姜晚抻了个懒腰,“该不会又吃烤肉?”

雁回特别喜欢吃烤肉,美其名曰聚餐,每周至少三次烤肉,姜晚光想想那味儿都快吐了。

雁回哈哈两声,拿起姜晚逗猫棒笔戳她脑袋,“当然不是。这季度我们营业额暴单,请你们去我的大别墅轰趴,怎么样?”

姜晚“啧啧”两声,“那好吧,都去么?”

雁回说都去,姜晚也就报了名。

“下午放你两个小时假,陪我去采购。你提前造个清单?”雁回又用笔戳姜晚。

姜晚抢走笔,“好,小的一定跟您办妥。”

雁回起身往外走,过了会让又折回来,丢了个创可贴给姜晚,“遮一遮。”

姜晚今天特意穿了衣领的衬衫,披着头发,还涂了遮瑕,自以为遮得严实,没想到还是被雁回看见了。

她尴尬了几秒,对他说:“谢谢老板。”

之后,姜晚彻底把顾庭珘昨晚的话忘到了脑后。

她捏着清单跟雁回在超市采购时,被宋秘书堵住,“姜小姐,顾总让我来接你。”

姜晚跟宋秘书僵持,雁回搞不清楚状况,转头问姜晚,“晚儿,你们认不认识?不认识我可报警了。”

宋秘书恭敬地对雁回说:“雁少。”

雁回挑眉,“你认识我?”

宋秘书说:“有幸跟着顾总见过雁少一次。”

既然这么说了,雁回也不好参与,他说:“你回去跟你们顾总说,他跟我采购呢。我现在借了她,等她不忙了再说。”

宋秘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姜晚把清单交给雁回,交代了两句,留下一脸迷茫地雁回走了。

路上姜晚打听宋秘书工资,宋秘书如实相告,姜晚觉着没意思,都是拿钱办事,她就懒得揶揄他了。

不过,宋秘书也不全然为顾庭珘办事,临上车时,他好心提点,“姜小姐,商小姐昨晚受惊住院了,顾总心情不太好。”

呵,老东西对商小姐还挺上心。

姜晚拉开车门,弯着腰迈进去一条腿,对上一双浓墨般的眼眸,只是这眸的主人心情很差,以至于看人时,眼神没有温度。

“叔叔。”姜晚没想到顾庭珘会在,旋即说:“你等很久了吗?”

顾庭珘扫了她一眼,点了点腕表,看向宋秘书,“二十分钟,你们在磨蹭什么?”

宋秘书低着头要解释,被姜晚一把拦住,她缠上顾庭珘胳膊,贴在他怀里蹭:“不怪宋秘书,是我们店要聚餐,老板让我采购耽误了。”她亲亲他的下颌,“叔叔,你生气了吗?”

顾庭珘不动声色推开她,捏住她下巴警告,“自己坐好。”

姜晚瞪了他一眼,挪到车门边贴着,低着头聊微信。

商小姐入住的是一家私人医院,据说是顾庭珘安排的,他们迈入走廊,依稀能听见商小姐吵着闹着要见顾庭珘。

姜晚心说顾庭珘最讨厌黏人的女人,这次怎么就宝贝了。

病房门忽然被拉开,商小姐赤着脚站在门口,看到顾庭珘时小脸瞬间笑了起来,但在姜晚出现在视线时,惊叫着往顾庭珘怀里扑。

顾庭珘把人抱到了病床上,摸头安抚。

商小姐紧抓着顾庭珘的手,像是得了惊惧后遗症似的,姜晚撇撇嘴,心说不愧是演员,装得挺像。

“人带来了,你想她怎么道歉?”

商小姐忽改主意,仰起头求顾庭珘把人弄走,她说看到姜晚就会想到那条狗,噩梦连连,最好一辈子也不要见到姜晚。

多恶毒的心思啊,一辈子不要见着。

姜晚很像问问商小姐知不知道顾庭珘不光养泰迪,还养了藏獒,她这样失态,怎么能取代她成为顾家女主人?

当然,这些话她还没来得及消化,就被顾庭珘一巴掌扇得耳鸣。

姜晚不可思议地看向顾庭珘,眼里饱含恨意,就连商小姐也看愣了。

顾庭珘把姜晚拉到身边,语气却不似之前那般好说话,“够吗?解气吗?这样处理满意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