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跻身上流txt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免费阅读

跻身上流txt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8-01 18:03:32

跻身上流txt_跻身上流姜晚顾庭珘免费阅读

《跻身上流》小说介绍

主角叫姜晚顾庭珘的小说是《跻身上流》,本小说的作者是随风揽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姜晚被顾庭珘领回家养了十年,她爱惨了顾庭珘,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圈住他。顾庭珘高高在上看她折腾。后来,姜晚高调订婚,未婚夫不是顾庭珘。订婚当晚,顾庭珘闯入姜晚房中,将她禁锢在怀中,捏着下颌说:“跟我回家,命都给你好不好?”——【腹黑重.欲骄矜老.狗男人x美强惨聪明心机戏精小漂亮】年龄差十岁,男主特别狗,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洁党慎入,不喜点叉,俗世男女,互飙演技,都非善类。主角可以骂,不能骂作者。不接受写作指导,喜欢改文,请多包含~...

《跻身上流》小说试读

姜晚不甘示弱,慢慢往后退了一步,“好啊,特别好,正好我也想谈恋爱了。”

她眼睛里有笑,似讥似讽,就像是半个月前,她蔓延挑衅勾引他睡她的神情,如出一辙。

顾庭珘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一股说不上的感觉滑过心头,他目光凝在姜晚身上,小东西长大了,骄纵了,像是翅膀硬了的小麻雀,会扑腾了。

但扑腾归扑腾,还能翻出手掌心么?

他咬了支烟,含糊说:“要是不喜欢就算了。”

要说眼见力这事儿,姜晚绝对被顾庭珘驯服出来了,在他叼上烟,姜晚就摁燃了打火机,凑了过来。

顾庭珘掀起眼皮,瞥了她一眼,靠过来点了烟。

顾庭珘低着头,姜晚仰着脸,两人靠得很近,薄雾似的烟在两人间散开,平添几分暧昧。

顾庭珘吸了一口,舌尖缓缓抵出烟,他垂眸盯着姜晚的唇。

一向不喜欢伴侣抽烟的他,主动夹着烟送到她嘴边,“抽么?”

姜晚推开,眼神却还勾着他,伸出小舌勾了一口烟雾,痴迷似的闭了闭眼睛,“不喜欢。”

顾庭珘饶有兴致,吸了一口包在嘴里,低头压下来时,姜晚一偏头,嘴唇在他衬衫擦过,留下一点点红痕。

她得意地勾了勾唇,下一秒,被顾庭珘捏着下巴,把那口烟送到她口中,行至肺管,姜晚被呛得眼睛水红,像是哭过一场。

而始作俑者,假好心似的揉了下她眼尾,煞有介事地说:“你眼红起来,真想……你。”

那个最重要的字,变成滚烫的气声,扑在姜晚脸上。

虽然她想说那你来啊,但她还是违心的说了句:“你没机会了,我要谈恋爱了。”

顾庭珘的脸色沉下来,姜晚感到莫名的爽。

她去洗手间扑了点冷水,又补了个妆,回到房间,寇骋不知道是不是被商缪授意,热切地端茶倒水,主动攀谈。

姜晚干脆挪到寇骋旁边坐下,支着下巴盯着寇骋打量,确实长得不错,唇红齿白,眉目深邃,鼻梁高挺,鼻尖有颗小痔,反而让他有种灵动的亲和力,性格嘛很阳光,幽默也健谈。

最主要是他青涩纯情,被姜晚直白盯着看,有些紧张无措,四目相对,更像是着了火似的,脸红耳朵更红,八成没谈过对象。

姜晚觉着有意思,又有点惋惜。

顾庭珘推门进来时,姜晚先看到他腕间的红绳,再看到他衣领上淡淡地口红,勾了勾唇。

商缪眼尖,起身抓住顾庭珘手腕,惊讶道:“庭珘,你什么时候也戴这种东西啊?”

顾庭珘说:“去出差,客户送当地保平安的。”

姜晚冷笑,老东西真会睁眼说瞎话。

商缪又说,“你也太善良了吧,这东西也太便宜了,怪寒碜人的,丢了吧。”

她大胆地去勾绳子,想要给他脱掉。

顾庭珘就没拒绝也没反对,纵容商缪跟红绳较劲。

姜晚气得不行,用眼神剜了顾庭珘一眼,拍着桌子起身,“你们吃吧,我先走了。”

商缪赶紧给寇骋使眼色,寇骋说:“我送你吧。”

姜晚扫了一眼顾庭珘,欣然答应,“好啊。”

出了门,姜晚看到宋秘书在车边抽烟,她走过去,敲了敲车前盖,“宋秘书,我衣服还在车上吗?”

宋秘书难得露出慌神,掐了烟说:“在的。”

“我要换衣服。你帮我守着。”姜晚拉开车门,钻进去。

他换回自己的衣服鞋子和包,抱着顾庭珘送得衣服鞋子,把包丢给宋秘书,“宋秘书,麻烦你帮我卖了吧。”

然后,她把衣服和鞋子,当着宋秘书面丢进垃圾桶。

寇骋都看愣了,直到姜晚坐到副驾驶,他才回神,听见姜晚说:“想出去玩吗?”

寇骋很绅士,他没想到惊喜来的这么快,“你想去哪儿?”

姜晚往车门上一趴,“都行,你约会一般去哪儿?”

她这话一出,寇骋像是煮熟的虾子,脸和脖子都红透了,“我们要约会吗?”

姜晚觉着他太单纯了,以至于她坏心的想,这么纯的男孩子,接吻也会脸红吗?

她目光肆无忌惮从他唇上扫过,转向车窗外,“不然呢,你以为我们在做什么。商缪没跟你说吗?”

寇骋倒是老实,他说:“没有,表姐就说带我来吃饭,让我好好表现。”

真是个漂亮好骗的草包。

姜晚撩了撩头发,“那你想不想跟我约会?”

纯情的男生是受不了直白的勾引,寇骋有些害羞,“想。”

姜晚扣上安全带,“那走吧。”

令她大跌眼镜的是,寇骋所谓的约会,就是领着她在公园遛弯,一圈一圈漫无目的溜着,姜晚累得不行了,寇骋还瞪着俩眼睛,特精神。

姜晚实在是走不动,坐在路边耍赖,寇骋有些懊恼拉着穿高跟鞋的姜晚走那么久。他说:“我脚不臭,要不,你穿我的鞋。”

姜晚好笑,“那你穿什么?”

寇骋说:“我光脚。”

“路上有玻璃渣。”

寇骋说没事,他是男人,就算被扎了也没多大的事情,那双眼睛太热忱了,像燃着一撮火苗。

姜晚问他:“寇骋,你谈过恋爱没啊?”

寇骋摇头。

“明天我们继续约会吧。”

姜晚让寇骋把她送到楼下,悠哉悠哉地往家里走。

到了小区楼下,破天荒看到顾庭珘那辆车停在楼下,车身隐没在暗处,但那个牛逼至极的车牌,无论如何也低调不了。

姜晚绕着车转了一圈,确认不是宋秘书开来后,她把自己的脖子和锁骨掐得发红发紫,一道道浮在白皙的肌肤上,特别像吻痕。

等到那点红沉下去,她哼着歌往回家里走。

打开门,熟悉的冷杉香闯入鼻息,姜晚被拥进温热硬实的怀抱,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将她裹住。

男人像是忘了几个小时前的不愉快,强势地抵着她脖子啃,急切缠绵地留下一串串湿痕,像是迫不及待地开始一场欢好。

姜晚仰着脖子,男人的唇碾上她的唇,轻轻咬了一口,低哑性感的嗓音在耳边灼烧,“出差时都想着晚晚,晚晚有没有想我?”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