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跻身上流_跻身上流免费阅读

跻身上流_跻身上流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8-01 18:03:57

跻身上流_跻身上流免费阅读

《跻身上流》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跻身上流》由随风揽月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主角姜晚顾庭珘,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姜晚被顾庭珘领回家养了十年,她爱惨了顾庭珘,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圈住他。顾庭珘高高在上看她折腾。后来,姜晚高调订婚,未婚夫不是顾庭珘。订婚当晚,顾庭珘闯入姜晚房中,将她禁锢在怀中,捏着下颌说:“跟我回家,命都给你好不好?”——【腹黑重.欲骄矜老.狗男人x美强惨聪明心机戏精小漂亮】年龄差十岁,男主特别狗,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洁党慎入,不喜点叉,俗世男女,互飙演技,都非善类。主角可以骂,不能骂作者。不接受写作指导,喜欢改文,请多包含~...

《跻身上流》小说试读

顾庭珘手背她脸上刮蹭了一下,“晚晚听话,搬回和风颂,跟我一起住好不好?”

姜晚几乎想立刻答应,狂喜过后冷静下来,她拒绝了顾庭珘的提议。以前,她被顾庭珘领回家,住在和风颂,虽然都知道她只是捡回来的,阿姨还是会喊她一声小小姐。

但她现在跟顾庭珘有了深入接触,她搬回和风颂,跟他那些诸多情人又有什么区别?

哪怕她哪天真要搬回去,那也得名正言顺,光明正大那种。

顾庭珘倒也没觉着意外,让她搬回去也是一时兴起,她那房子远不说,每次想在浴室温存都不行,他说:“不喜欢和风颂,那去西洲梦那边住,我让小宋准备。”

不管是和风颂,还是西洲梦,姜晚都不喜欢。

她喜欢现在那个小破房子,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那个小区虽然破旧,但充满了人情味。

她不想搬地面光洁可鉴,冷冰冰的房子里。

“你那房子都快成危房了,住着不害怕?”顾庭珘看到了她心底,“要是这两处你不喜欢,自己挑,想住哪儿。”

姜晚说:“我就想住这儿,我从小在这儿长大,不想搬。”

那房子是她家的,她那个赌棍酒鬼早跑了,房子一直空着,十九岁被顾庭珘喝醉要了她之后,她就从和风颂搬回这儿了,一住这么多年。

“我帮你决定。“顾庭珘态度强势。

姜晚知道顾庭珘想做的事情,没人能拒绝,她无计可施,突然想到了藏獒,“我现在这儿挺好,离别墅很近,方便去喂藏獒。”

再三推拒,饶是顾庭珘再纵着她,也生出几分不耐,“那你干脆搬去和藏獒住吧。”

顾庭珘态度阴晴不定,说话就很重。

车内安静,姜晚垂眸不做声,无声地僵持着。

姜晚感觉自己都快被顾庭珘的低气压逼窒息了。

到了电影院地库,顾庭珘把姜晚拢进怀中亲,“乖晚晚,叔叔只不过想你离我近一点,住得好一点,我错没错?”

“叔叔,你是不是就想把我藏起来啊?“点漆似的眼睛直白的盯着他,”像情人一样”这几个字,她嫌掉价,没说出口。

顾庭珘低头亲了亲她眼皮,好叫那双似饥似讽的眼睛闭上,”不好吗?”

姜晚快被他勒窒息,身体被滚烫包围,心却凉透了。

她把手搁在他胸口,说是推也没真用力,就这么暧昧地贴着,“我不要跟你同居,万一哪天你带人回来把我扫地出门了,我住大街啊。”

“醋劲儿这么大?”顾庭珘轻嗤一声,这小东西心思重着呢,像是小松鼠一样,捧着一颗一颗小松子吊着他坑里跳,他说:“你什么时候见我带过人回过和风颂?”

和风颂是他常住的地方,这么多年,他女人不少,姜晚确实没见过他带回和风颂,可这代表不了什么。

“我没吃醋,吃不着。”姜晚抽回手,语气冷冷的,“我跟寇骋谈恋爱呢。“

下一秒,被顾庭珘按在车窗上深吻。

滚烫的呼吸钻进姜晚耳朵里,“晚晚,别说气话。“

姜晚后脑勺都磕疼了,晕乎乎的喘不过气来,她脑子乱了几秒,突然门外传来寇骋的喊声,她吓得抖了一下,赶紧推顾庭珘。

“你起来。”她的声音被堵在口中,含糊不清。

顾庭珘掐着她的腰,把人拖进怀里,肆无忌惮地索取,哄骗着她说:“我车窗贴了膜,外面看不见我们做什么。”

隔着一扇薄薄的窗户,姜晚被亲软了,熟透了,窝在座椅里,美得像一朵花。

他知道,姜晚嘴上虽然说着喜欢寇骋,但身体的反应,说不了谎话,她只能为心动绽放。

这样的姜晚,顾庭珘生起了几分独占欲,又想摧毁,总之寇骋那小子让他不爽。

他们来的是个私人影院,顾庭珘朋友的,听说顾庭珘过来给清了场。

姜晚自然而然挨着寇骋坐,寇骋贴心地把可乐递给姜晚,姜晚垂下眸,对寇骋说:“寇骋,你喂我。“

寇骋受宠若惊,戳了吸管送到姜晚嘴边,眼睛都不敢直视她,”好喝吗?“

可乐有什么好喝不好喝的,寇骋这八成就是个小傻子。

姜晚含了一口,点了点头,余光碰见顾庭珘冷冷的视线,笑着靠回座位,掰起扶手,离寇骋近一点。

顾庭珘解开衬衫顶端的扣子,起身,换到了姜晚身边。

寇骋看了一眼顾庭珘,什么话都没敢说。

电影开始放映,厅内灯光暗沉,顾庭珘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

姜晚余光扫了他几眼,扭头去跟寇骋交头接耳。

一会儿要喝可乐,一会儿要吃爆米花,寇骋被姜晚哄得心花怒放,睫毛一直扑闪扑闪的,姜晚觉着好玩,没忍住伸手碰了一下,还没来得及撤开,手腕就被寇骋握住。

他手心有些潮湿,虚虚地握着,见姜晚没挣开,就大胆了一些,顺着手腕往手心里滑,紧紧地牵住她。

姜晚凝视着他的表情,青涩又大胆。视线相对,他喉结涌动目光乱飘,像是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

姜晚觉着好玩,任由他牵着。

没过一会儿,姜晚突然挣开,绷直了坐在座椅里,不是电影情节有多吸引人,而是她被顾庭珘搂住了腰。

姜晚扭头瞪向顾庭珘,然而对方跟没事人一样,指腹贴在她衣料上撩拨,目光凝在屏幕上。

姜晚掐了他一把,手就被他裹住,攥在手心里。

顾庭珘往她那边偏了点身体,轻声说:”晚晚,给我说说这电影讲什么呢。“

姜晚压根没看,她也知道顾庭珘不是真的关心电影,不等她开口,那只手就滑到了她后腰,轻轻地捏了一把。

”晚上跟我回和风颂。”顾庭珘语气不容置疑。

姜晚看向他,笑了笑,没同意也没说拒绝。

姜晚途中去了卫生间,顾庭珘靠在座位上凝神,寇骋好几次打量他,顾庭珘倏地睁开眼,“有什么话,说。“

寇骋思索再三,他说:”叔叔,你知道姜晚喜欢什么吗?“

顾庭珘视线沉沉地落在他身上,寇骋倒没察觉,他说:”晚晚好可爱,我想着追她。“

”你姐让你做到这个地步?“顾庭珘语气发沉。

寇骋隐在暗处的目光变了变,随即笑得单纯无害,”那不是,我真喜欢晚晚。我感觉她也喜欢我,但我不能让女孩子先开口。对吧,叔叔?“

顾庭珘冷漠地瞥了他一眼,视线转向走过来的姜晚,沉默着,把心中不快变成强硬手段用在撩拨姜晚身上。

电影实在无趣,他们还没等结束提前离开,寇骋憋了一肚子话想说,主动提出送姜晚回家。

姜晚没什么异议,直接上了寇骋的车。

行至半路,寇骋酝酿了半天刚想说话,就被商谬打来的电话搅和了。

寇骋按了接听,商缪说:”寇骋,去我家帮我取几套衣服送来和风颂。“

寇骋一向被他姐指使惯了,他有些郁闷,“你晚上不回家吗?要不让你助理去拿?”

“不回了,顾庭珘派人接我去和风颂。”她的语气飞扬,看来很是得意。

姜晚沉着脸,一路无话,老东西果然耐不住寂寞,自己才刚拒绝他,转身就接别人去和风颂。

**缺了大德。

到了家门口,姜晚推门,被寇骋按住,姜晚回头撞进以上赤忱火热的眼睛里,她听见寇骋说:“晚晚,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

姜晚想到寇骋是商缪弟弟,就忍不住把气撒他身上,“再说吧。”

她头也不回地离开,走到家门口,姜晚掏出手机,给顾庭珘发消息。

——叔叔,我打算跟寇骋交往了,改天我带他回家,我们一家人吃顿饭吧。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