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姜晚顾庭珘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姜晚顾庭珘的小说免费阅读

姜晚顾庭珘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姜晚顾庭珘的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08-01 18:04:59

姜晚顾庭珘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姜晚顾庭珘的小说免费阅读

《跻身上流》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跻身上流》由随风揽月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姜晚顾庭珘,书中主要讲述了:【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姜晚被顾庭珘领回家养了十年,她爱惨了顾庭珘,哪怕粉身碎骨,也要圈住他。顾庭珘高高在上看她折腾。后来,姜晚高调订婚,未婚夫不是顾庭珘。订婚当晚,顾庭珘闯入姜晚房中,将她禁锢在怀中,捏着下颌说:“跟我回家,命都给你好不好?”——【腹黑重.欲骄矜老.狗男人x美强惨聪明心机戏精小漂亮】年龄差十岁,男主特别狗,非典型强制爱+追妻火葬场。洁党慎入,不喜点叉,俗世男女,互飙演技,都非善类。主角可以骂,不能骂作者。不接受写作指导,喜欢改文,请多包含~...

《跻身上流》小说试读

姜晚发出去消息石沉大海,想必老东西正沉醉在商小姐的温柔乡。

她在沙发上静坐了一刻钟,越想越憋屈,老东西没把她弄回和风颂,就弄别人回去,她绝对不会让他好过。

沉思片刻,姜晚抄起车钥匙,直奔和风颂。

路上,寇骋打来电话,姜晚把所有怒气迁就于他,直接按了挂断。

很快,寇骋微信就传来。

寇骋:晚晚,要睡觉了吗?

姜晚瞥了一眼,冷哼一声,心想他姐勾着顾庭珘做那档子事,他倒是有心,关心她谁没睡。

她直接把车开到了顾庭珘地库,乘着电梯上楼时,心里还在盘算怎么演这一出。

电梯门打开,入户门口站着一个身影,姜晚靠近了几步看清那人影后,得意地笑了起来。

“怎么,进不了门啊?”姜晚抱着双臂,幸灾乐祸。

商缪没想到这么晚了,姜晚还会来这里,睁大了眼睛说:“你来做什么?”

“顾庭珘没在家?”姜晚绕过商缪,直接按下指纹,”滴“的一声后,门锁开了,她扶着门问商缪,”顾庭珘接你来,他没回家,也没给你密码啊。“

不是疑问,而是直白的嘲笑。

商缪脸色变了变,”他一会儿就回来,我等会不行?“

姜晚一副女主人姿态,”那你要不要进来等?“

商缪显然不打算接受姜晚的好意,站着一动不动,她摸了摸手臂上被蚊子咬的红坨,虽然狼狈,但姿态依旧高傲。

”商小姐,顾庭珘今晚不会回来了,我送你走吧。”姜晚说。

商缪擅自主张跑来和风颂,没堵到人也没打通顾庭珘电话,憋了一肚子气没处撒,”你算什么东西,顾庭珘养得一条狗,也敢教我做事?“

姜晚见怪不怪,她垂眸笑了,”是啊,就算是狗,那也是顾庭珘的,能随意进出和风颂,商小姐,你算什么呢?“

”狗仗人势。“商缪讥讽道。

”随便你今天骂什么,我都要送你离开和风颂。“

气氛骤然拉紧,两人争锋相对。

商缪脸色变了又变,姜晚势必要将这人送走,不等商缪开口,她带上门,强势地语气说:”要是媒体知道大明星在没有主人邀请下私闯他人住处,不知道会怎么报道,商小姐,走吧我送你。“

”我要见顾庭珘。“

姜晚说:”他不会见你。“

想必,今晚商缪是擅作主张跑来和风颂的。

两人僵持不下,姜晚接到了顾庭珘打来的电话。

她把手机翻给商缪看了一眼,故意按了扩音,”叔叔,你到家了吗?“

”姜晚,大半夜不回家,是要我去接你吗?“顾庭珘声音饱含愠怒。

姜晚震惊顾庭珘怎么知道她没回家,不过看见商缪脸色沉下去,心里升起得意。

”我在外面呢,叔叔,你去我家了吗?“

很显然,顾庭珘耐心到了限度,他语气重而闷,”给你十五分钟,赶紧滚回来。“

这一仗姜晚赢得漂漂亮亮,她翘着嘴角说:”叔叔你太不讲道理了,十五分钟不够我从和风颂赶回去啊。“

顾庭珘语气微变,”你去和风颂了?“

姜晚冷冷扫了一眼商缪,”是啊,我还遇到了商小姐,她要我送她回去,叔叔我送不送?”

商缪死死地瞪着姜晚,试图抢夺手机,姜晚把手机抬起,顾庭珘的话从听筒倾泻,

“她要你送就送。”

再次确认商缪不是顾庭珘接来的,心里得意的很,她拖着商缪上了车。

商缪怒气无处撒,趁着姜晚关车门时,挥手甩了她一巴掌。

姜晚舌尖顶了顶被扇的地方,兀自笑了,趁着商缪没防备,抓着她头发,扇了回去。

清脆的响声在黑夜漾开,商缪气急败坏,听见姜晚说:”不好意思啊,我从小就没轻没重。谁把我弄疼了,我肯定还回去。”

姜晚飘回驾驶位,商缪扬手,姜晚说:“我这人开车没个准头,尤其是别人分我心的时候。“

她启动车子,故意拐了个歪,晃得商缪差点摔出去。

商缪赶紧扶着车门坐好,哪怕怒极攻心,也不敢真发作。

姜晚把人送到了,这才慢悠悠开着车往回走。

途中,顾庭珘再次打来电话,姜晚按了接听,没说话。

“人送到了?”顾庭珘问。

“叔叔,你既然心疼她,为什么不给她和风颂的指纹密码?”姜晚说:”宋秘书的活儿都让**了。“

顾庭珘避开她的问题,直接问:”你打她了?“

姜晚没想到老东西打电话来兴师问罪,语气有些刺,”是啊,我打了,叔叔是不是怪我惹了惹不起的人,又要扇我?“

这一次顾庭珘语气很平,“不要和商小姐作对。”

姜晚听了发笑。

到了楼下,姜晚刚停好车,寇骋就打来电话。

”姜晚,我之前冲动了,告白告得太不正式了。我一定好好准备告白。可以吗?”

姜晚皱了皱眉头,她今晚是真不想应付这姐弟俩,”寇骋,我好烦你啊。”

说完,她直接挂电话,关机。

家里亮着灯,房门留着一条小缝隙,姜晚推门进去,看见顾庭珘坐在沙发上,转头看着她。

“你怎么还在啊?”姜晚嘟哝了一声,低头换鞋。

不等她找出拖鞋,她就被顾庭珘抱起来朝卧室走,她心下一紧,推着他肩膀。

下一秒,她被抛到床上,高大的身躯覆下来将她制住。

”疼不疼?“男人摸着她脸疼的地方。

“你问我脸啊,还是手啊?”

“都问。”

姜晚嗤了一声,故意扎他心窝子,“比你打我差点吧。”

顾庭珘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撤了点力气,低头亲了亲她脸,“去和风颂干什么?”

”商小姐能去,我不能去啊?”姜晚娇气地质问顾庭珘,“前一秒你还说不带人回和风颂,后一脚你就让人接商小姐过去,叔叔,你是骗子吗?”

顾庭珘盯着他,突然发笑,声音在胸腔里闷闷的震荡。他被扣了大帽子,“我让人接商缪去和风颂?”

“不是吗?她打电话给寇骋说的。”

顾庭珘俯身咬住他下唇,含笑道:“我人在你这儿,接她去和风颂做什么?“

避之不及,姜晚被他按着深吻,房间里只剩下叫人而红心跳的水啧声。

“我现在只想要你。”

顾庭珘不否认姜晚合他口味,当他亲眼看着寇骋送姜晚回家,他第一时间竟然想到的是,过来捉姜晚。

当进屋,发现家里没人时,他确确实实生气了,尤其想到姜晚可能跟寇骋过夜,那种独占欲强烈地敲击他的神经。

如果她听话留在身边,也不是不可以,他想。

吻到情动深处,他抱着姜晚往浴室去。

姜晚踢他,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嘴里说着让人不快的话,“你赶紧走吧,我现在是寇骋女朋友了。”

“你为他守身如玉?”顾庭珘将她放在洗手台上坐着,目光垂落,捏住她脖颈强迫她仰起头,“别说气话,寇骋不适合你。“

他永远能把这种事情,说得那么轻贱,姜晚讥笑道,”他不适合,难道你适合。“

顾庭珘拽住他手往下压,”用过这么多次,适不适合不知道?“

姜晚将计就计,往他心里撒勾子,“叔叔,要不你跟我谈恋爱吧?”

顾庭珘拍了她一巴掌,“别提这种要求。”

这晚姜晚脾气大不配合,顾庭珘彻底恼了,冷着脸摔门而去。

第二天一早,宋秘书递了一份合同,一张卡给姜晚,说是给姜晚和寇骋的分手奖励。

姜晚没要那张卡和合同,而是带着寇骋回家吃饭,当天顾庭珘买了张机票,飞国外喂鸽子去了。

再次见到顾庭珘,是沈意生日那天,雁回请大家去会所玩。

沈意拉着姜晚透气,沈意问她跟大叔睡了是什么感觉。

姜晚漫不经心地说:“他身材那么好,瘾还大,爽是真的爽,反正不睡白不睡,每次我都忍不住想给他钱。”

“说得想白嫖,你好损啊!”沈意转过脸,脸霎时变白,朝姜晚使眼色。

姜晚回头看过去,顾庭珘和一个**美女站在不远处,美女贴在他臂弯,顾庭珘视线沉沉落在她脸上,声音泛冷,“晚晚,过来。”

姜晚一点也不心虚,没看见似的,拉着沈意回了房间。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