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谭小苦银白元主角的小说 谭小苦银白元为主角的小说

谭小苦银白元主角的小说 谭小苦银白元为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1-09-21 12:13:41

谭小苦银白元主角的小说 谭小苦银白元为主角的小说

《天墓手札》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天墓手札》是钟连城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谭小苦银白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十八疑冢,哪冢是王墓?暗器密布的墓道、至人死命的毒气迷药、神秘恐怖的咒符。盗墓者的铁铲掘遍了明、清两朝,在五百多年漫长的历史烟云中,有多少王家陵墓惨遭洗劫?最终的“天墓”却总是勿须亲历鬼火瞳瞳的坟场和魅影显现的墓室……...

《天墓手札》小说试读

一轮明月出现在牢门外的天上,当它身边的云朵散尽后,清辉就射进了牢房。这时,朱子湘看到王辛卒、劳顺民身上全是黑压压的蚊子……

这些蚊子很快变得大腹便便,当他们吃饱了,就很艰难地振动翅膀离开人体……朱子湘觉得很过瘾,有种报复后的**,可惜这样的时间没有延伸多长,月亮又被乌云遮住了……

牢房里越来越安静,朱子湘再也不需要与蚊子搏斗了,倦意上来,他倒在地上放心睡觉……

朱子湘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他第一件事就是睁开眼看同牢的王辛卒、劳顺民是否还活着。

此时,他看清楚地看到经过一夜蚊咬的王辛卒、劳顺民已经是“体无完肤”,不过二人还活着。听到朱子湘在干咳,二人也缓缓睁开了眼睛。当王辛卒发现了朱子湘立即显出很吃惊的神色,随后讥讽道:“朱子湘你也在这?我以为你发财了呢?”

劳顺民撇撇嘴说:“他发什么财,发棺材还差不多。”

王辛卒说:“他出卖我们有功,萧子玉要奖励他啊,这不是发财么。朱子湘我想不通,萧子玉为什么不奖励你反而还把你抓了进来呢?”

劳顺民说:“姓朱的,你知道后悔了吧,可是晚了!”

朱子湘见二人夹枪带棍没有好言,就说:“后悔的应该是你们,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是你们逼我这样干的!”

劳顺民说:“王辛卒不要理他,我们与他不共戴天。”

王辛卒也觉得没必要搭理朱子湘,于是二人相互挠痒。十三号牢平静了片刻,铁门被打开,接着又一名“犯人”被关了进来,众人定睛看时,这人竟是罗国矮!

王辛卒十分意外,问道:“矮老倌,你怎么也进来了?”

罗国矮没好气地说:“你问我,我正要问你呢!你们干的好事,连警察局长家的坟都敢挖,现在所有的背尸汉都被你们连累了!”

王辛卒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分辩说:“我和劳顺民是受害者,他才是罪魁祸首!”他用手指着朱子湘,“不是他向萧子玉告秘,我们都不会到这里来受罪。”

罗国矮怒视着朱子湘,说:“你这杂种,到了外面老子再和你算账!”

王辛卒挑唆道:“不必等到出去,那太遥远了,最好就在这里收拾他!”

劳顺民挥手附和说:“对,就在这里收拾他!”

罗国矮攥紧拳头准备上,又发现朱子湘比他高出一个头,自己不是对手,于是说:“我们三个一起对付他!”

王辛卒吃力地要站起来,可是浑身疼痛难耐,于是哭丧着脸说:“我们身上有伤,帮不了你,等养好伤再一起报仇。”

罗国矮对朱子湘虚挥一拳,自找台阶说:“老子今天不和你计较,狗命先寄在你身上,改天再向你索要。”

朱子湘以为一场斗殴无法避免,并做好了准备,谁想竟是虚惊一场,然而一口气尚未全松下来,又一条五大三粗的黑汉子被狱卒带了进来。

这条黑大汉面相凶恶,一脸横肉,一看就不是善类。他一进来就说:“人不可一日无主,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认为这十三号牢也该选一位为首的。这年头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爷爷,现在我要当爷爷,你们中间谁不服都可以和我较量!”说着挥了挥拳头叫道:“谁和我较量?不敢是不是?不敢就老老实实当孙子!既然你们不敢,认我是头,那就要听我的话,我的话就是圣旨!现在我要睡外头,你们都给我睡到里面去,这外头一半的地盘属于我!对这个安排谁有意见吗?”

牢里沉寂片刻,朱子湘开口说:“我们四个人睡里头可以,可是这么多人只占一半的地盘恐怕……”

熊杰问道:“恐怕什么?”

朱子湘大着胆子说:“恐怕太挤,这牢里本来就窄。”

熊杰又问:“你说应该怎样安排?”

朱子湘说:“应该分作五份,我们几个占三,你二……因为外面空气好,最里头还放了便桶。”

熊杰脸上横肉搐动着,说:“普天之下别说疆土,连人都是皇帝的,这里就是一个小国家,我就是皇帝,别说这些地盘属于我,连你们几个的性命都是我的!你如此不懂规矩,得让你开开窍。”——说着一记重拳打过去,打得朱子湘眼冒金光,鼻孔流血,然后狞笑着问道:“怎么样,现在开窍了吗?”

朱子湘忍着剧痛,连说:“开窍了,开窍了。”

熊杰突然把脸一沉,说:“在这里你是第一个狗胆包天敢于冒犯老子的人,就凭着你这份勇气,老子要给予奖励!我的奖品分为软、硬两种,在这两种奖品中你可以随意选择。”

朱子湘明白这二种奖品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甚至很有可能就是一种惩罚形式,他想了想说:“我要软的奖品。”

熊杰点了点头,扫视众人,最后把目光定在王辛卒身上:“你叫什么名字,犯什么事进来的?”

王辛卒喏喏说:“我叫王辛卒,挖了人家的祖坟。”

熊杰笑道:“原来把萧轩亭的坟墓掘开的就是你,够胆的,是条汉子!尿泡里涨了尿吗?”

王辛卒不解:“要尿干什么?我好久没喝水连口水都没有了。”

熊杰把脸一横,恶声说:“谁让你没有尿的,没有尿我怎么给人家发奖品?我已经答应人家,你这是有意给我难堪!”熊杰转问罗国矮,“你有软奖品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