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美人持刀》完结版免费阅读 《美人持刀》最新章节目录

《美人持刀》完结版免费阅读 《美人持刀》最新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1-09-21 13:52:52

《美人持刀》完结版免费阅读 《美人持刀》最新章节目录

《美人持刀》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萧婉夜无冥的书名叫《美人持刀》,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闷声发大财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婉家破人亡,死于非命,带着记忆和重生,这一世,她一定要让渣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美人持刀》小说试读

第15章

但眼前的老人是宫大医师,她上辈子打小崇拜的医者,加上给她看病开药过,她不好表达出什么。

不过,宫大夫对她的敌意和不喜,倒是感觉了个完全。

心思流转,脸上的表情却收尽,她微微垂首,恭敬道:“民女不敢,贵人有命,民女自当遵从,绝无二话。”

宫大夫捋着长须,白眉下的一双精明不减的凌厉眸子刀子似的刮过萧婉的脸,怒道:“不过是仗着自己长着一张还算漂亮的脸罢了。”

不过才六分相似的眉眼,怎可能迷惑得无冥失了分寸?!一定是这女孩儿故意仿着那人,所以才导致无冥受那么重的伤!

常年上位的人,身上的气势总是能在日积月累中形成一股威压,有人不怒自威,一怒山河同震,宫司乘就是这样的老者。

于是他将怒意发泄到萧婉那方的时候,彩月立刻就跪下了。

萧婉虽然纹丝不动,但扛着这般可怕的凝视,本就苍白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她内伤得到了医治和调养是没错,可神丹妙药服下去也不可能那么快好,一旦思虑过深,内脏一下抽痛起来,血气疯狂涌上喉咙。

浓烈的铁锈味道令萧婉拢眉,面上神色不改:“容貌发肤乃父母恩赐,念卿不知是何处惹得大夫厉声相向。大夫若是不喜民女这张脸,民女便不再出现于大夫面前。念卿告辞。”

一番话进退有度,不卑不亢。

宫大夫听得发怔——萧婉的言行措辞哪里像是个民间小民,反而有骨气有胸怀得很。

你看我不顺眼,但我脸是父母生的,**预得了?你对我恶声恶气,但我不计较,走就是了。

这反衬的,他成了恶人不是?

萧婉朝宫大夫行了个福礼,下榻就要往外走。彩月偷偷抬起眼,见她身形踉踉跄跄,随时都要摔倒似的,心下顿生不忍,咬牙起身过去扶她。

萧婉感受到搀扶有些惊讶地看彩月,彩月却努力朝她微笑。

她的心霎时跌进一个温温的暖炉里面,烘得她连身上的伤都不疼了。

两人相互依偎着朝外挪,宫大夫回过神来,暗暗脸红自己方才的迁怒。

闯进萧婉房内的高级刺客的目标绝不可能是她,虽说其今日动手的一部分原因有她之故,无冥受伤是为护她......

哎,想想果然够他上火的。

宫大夫变了几次脸,最终还是得完成某个人的嘱托。

“念卿姑娘请留步。”宫大夫道:“老夫把姑娘带到这里,其实是王爷所托。”

夜无冥?

萧婉停住脚步。

“姑娘还记得昏迷之前,王爷与姑娘相谈之事?”宫大夫看了一眼低头顺目的彩月,隐晦道:“王爷希望姑娘能做到先前的发誓承诺,并将长晏留与姑娘。”

萧婉瞳眸颤动了一下。

夜无冥居然相信了她?

“想必姑娘不会辜负王爷的这份信任吧?”宫大夫盯着她的背影。

萧婉没答,反问道:“王爷的伤势可重?”能派宫大夫来转述,既说明他人已清醒,又表示他身有不便,没法前来。

否则他一定会亲自来问她关于夜尘微其它杀手的详细事宜的。

宫大夫听萧婉提到夜无冥就来气:“谁知道呢,疗伤的时候又是刮肉又是清毒缝补上药包扎的。那**哟,血肉模糊的,像放了大半年的腐肉,拿水洗完白惨惨的。那换掉的血水哟,浓稠得能落在人身上。”

宫大夫的描述极尽真实生动,彩月颤抖了下身子,原本粉红的双颊刷白,如同见到了现场。

萧婉自然感觉到了,伸手握住她的:“彩月别怕,我在呢。”

安慰完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萧婉转过身,看着宫大夫道:“大夫的交代民女牢记在心,不知民女能否再问两个问题?”

“请言。”宫大夫心想着能不答就不答。

“其一,请大夫告诉我长晏在哪里。其二,大夫取药之地是否在王府内?民女想为王爷亲自下一帖药方。”

“哼,长晏待的地方,你走出这个牢房就知晓了。至于你给王爷下药方?”宫大夫傲娇地呵呵两声。

“民女还有话呢。那个药方,乃民女祖上传下来的至宝,外人不曾得见过分毫,其中千塔草、白觉菜、飞天檎根等药材的妙用......”话说一半,萧婉看宫大夫一眼,才反应过来自己透露了什么似的赶紧捂住嘴。

千塔草、白觉菜都是民间路边常见的草物,传说百年前山村野林间,常有人将它们当作草药,来医治特定的病症。只是此事由来久远,不少人早就淡忘了。

这两种草物究竟能不能用来下药,又对何症,无人知晓。

宫大夫早年游历天下,听闻这件事还追查了许久,可惜一无所获。

还有那飞天檎根更是没人认得,徒留名称和空白的医书书页。

宫大夫听到这几个药材名称,哪能不竖起耳朵呢?

可惜,萧婉恍然大悟得太不是时候!居然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是故意的吧?是故意的吧!

“丫头你!”宫大夫的心像有人在里头挠痒痒似,瞅着萧婉吹胡子瞪眼的。

萧婉却十分不识时务:“既然大夫瞧不起民间药方,那么民女就不在大夫面前多嘴了。”

“请大夫帮民女转告王爷,民女随时恭候王爷的大驾。”

话落,萧婉同彩月直接越过一旁暗自生气的宫老大夫,一起出了牢房。

牢房外仅有一条笔直的道路,暗灰色的墙面上还挂有燃着油的缠布火把。

昏黄的光亮照在蜿蜒而上的石梯上,显得格外的幽深恐怖。

也就是说,这里是地下了。

这是一处人为建造的地下牢房......

我只是一名无辜的小小医女,都被直接关在这里。

那么长晏作为一名被派来刺杀夜无冥的杀手,所处之地就不必多言了。

这里是地底下最深处的一间杂乱的牢房。

踏进牢门,能看见地面、墙壁、铁栏杆上,到处都有飞溅的血痕。

空气中的铁锈气味很重。还是新鲜的。不难想象不久前,这里发生过至少一次的严刑拷打......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