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他从坟中来by狂饮柠檬水 吴铭安若琪免费阅读

他从坟中来by狂饮柠檬水 吴铭安若琪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1-10-23 15:52:41

他从坟中来by狂饮柠檬水 吴铭安若琪免费阅读

《他从坟中来》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他从坟中来》由狂饮柠檬水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吴铭安若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两千二百二十五年前,我埋下了赵政。两千二百一十七年前,我埋下了项羽。两千二百一十年,我埋下了刘邦。......如今,灵气复苏,时代将变,我从地下被挖出,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他从坟中来》小说试读

第七章中医

“谢谢医生,我不去医院。您没帮我叫救护车吧?”

提起医院,柳舒窈第一反应就是拒绝,话还没说完,人便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

吴铭见柳舒窈的样子,心知肯定是囊中羞涩,没说什么再穷也要看病之类的话。

“小姐,要不要尝试滴滴看病,祖传中医,值得信赖。”

望着吴铭脸上温和的微笑,想到眼前这人刚刚救了自己,柳舒窈不禁点了点头。

“我们换个地方说吧。”

吴铭见周围的人开始退散,呆在这里说话也不适宜。

“舒窈,你先跟医生去那边的长椅上坐着,我去跟管理员说一声。”项子英指着几步之遥的长凳说道。

“嗯,好。”

柳舒窈点头应是,心里过意不去,项子英是来**的,结果她出了这档子事,动物园肯定不会要她了,子英恐怕也会被她牵连。

吴铭跟柳舒窈坐到长凳上,“请问小姐贵姓?”

“啊,我姓柳,叫柳舒窈。医生您叫什么?”

柳舒窈一愣,这么久了连自己的救命恩人姓名都没问,真是失礼。

“我姓吴,叫吴铭,口天吴,铭记于心的铭。”

“哦,我是杨柳的柳......”

“舒窈纠兮,劳心悄兮。《诗经》里的舒窈,对吧。”

吴铭接了上去,温和的笑着。

柳舒窈神情有点尴尬,“不是啦,是舒服的舒,窈窕君子的窈,我爸说窈窕君子也追求舒服。”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吴铭笑容不变,“哦,那倒是我想多了。不过柳小姐的美貌,足以配上舒窈纠兮,劳心悄兮。”

“这句话的意思,是不是对美人的思念之忧?”

“我的意思是舒窈纠兮哦,身姿窈窕步轻盈的美女。”

吴铭巧妙的化解了尴尬,也没有过分解读下半句的劳心悄兮。

“多谢吴医生夸奖。”

柳舒窈歉意一笑,她这人太爱较真,情不自禁的就跟人理论了,全然不顾眼前之人刚刚救了自己的性命。

“其实,我是中医,没有医师资格证的那种。”

吴铭解释道。

“中医那不是骗人的吗?”柳舒窈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对不起对不起,我说错话了。”

“你冠心病应该是生来就有的,遗传你的家人。特别是你的心绞痛,是冠心病中棘手的一种分支。从你脉相来看,你此次昏迷,与人激烈争吵只是诱因,根子上的问题是你太过劳累了。”

吴铭顿了顿,“从中医上讲,这是因为你劳逸失当,劳力过度,劳心过度。劳力过度则耗力气,劳心过度伤心血。”

柳舒窈眨了眨眼,吴铭刚刚一番话,略微改变了她对中医的看法。

不怪她对中医有偏见,她的父亲,就是因为太过信任中医,在肝癌初期之时,选择相信中医,治了几年用尽偏方,不仅不见好,癌细胞反而扩散,半年前甚至都被下了病危通知书。

要知道肝癌在五公分以内,治愈率在百分之八十,及时治疗的话问题不大。

柳舒窈父亲的表哥,也就是柳舒窈的表叔,早些年间也得过肝癌,还是晚期,就是喝中药给喝好的。

花的钱少,效果还显著,柳舒窈的父亲被检查出肝癌的时候,当然第一选择就是看中医了。

不曾想事实难料,到了柳舒窈父亲这里就不管用了。

当然,也可以说那位中医学艺不精,蒙着治疗好一个,他自己并不知道病人是怎么好起来的。

“如果你愿意试一试的话,我可以送你一份药方,你照着抓,一副药也就几十块钱,先武火后文火,两碗水熬成半碗。早晚饭后半小时各一次,三天一个疗程,有效再言其他。”

吴铭相信根据自己刚才号脉的情况,三天不敢说治愈,让她搬东西上楼不犯病还是可以的。

“哦,好。”

不管怎么说,吴铭都救了自己的命,暂且相信他一回,要是对方真想害她,直接不救她就是了。

见时间差不多了,两人互留了威信,拜别之后,吴铭出了公园坐上吴四一的车。

吴铭刚走没一会,项子英急急忙忙走了出来。

“医生呢?”

左右望了望,项子英疑惑道。

“走了啊。”

“走了?人家刚救了你的命,你就这么让人给走了?怎么说也得请人吃顿饭吧。”

“啊,我忘了......”

项子英一副被你打败的样子,转念一想,工资未发,请客拿不出钱更尴尬,让人走了也好。

“我跟你说啊,不管怎么样,这顿饭可不能少了。刚刚我把工资给结了,答应管理员,明天再来顶一天的班。这钱先拿去,不够再跟我说。”

一边说着,项子英将手中的钱拿出一半塞到柳舒窈手里。

“不要!太多了,我才来上一个星期的班,最多拿五百,剩下的钱你拿回去。对了,你明天还不是有课吗?来顶班课怎么办?”

柳舒窈点出五百,剩下的钱重新塞回项子英的手里。

“课?翘了呗,少上一次两次课没什么。”项子英又拿出两百块,“行,钱我不多给你,这两百块你拿着,一天一百的工资,不多。”

柳舒窈接过钱,没有多说什么。

“走,姐妹今天高兴,请你吃大餐去。”项子英豪爽的搂住柳舒窈的肩膀,爷们似的带着柳舒窈往小吃街走去。

项子英清楚,柳舒窈家庭困难,稍微上档次一点的地方,肯定不会去。

柳舒窈也是苦命的人,父亲肝癌晚期卧床在家,母亲下岗工人一天打着三份零工,大二开学的时候,柳舒窈便选择了休学。

因为她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正在读高中,成绩不错,水木的苗子。

本来柳舒窈家庭还算不错,市区有房子,虽然未在市中心,但位置也不算差。

可为了柳父治病,家里的唯一住房也被卖了,一家人住在郊区,住在待改建的平房中,那里租金最便宜,一个月才两百。

卖房子的百十来万,全洒在了医院。注射用的奥沙利铂,一针五千,一个月两针,半年一个疗程。

再加上住院费营养费以及孩子读书,一个丧失主要劳动力的家庭,根本吃不消。

住院两年,也不过是花钱续命。半年前接到病危通知书,熬不住,搬回了家。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