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关宁宣宁公主小说无广告阅读

关宁宣宁公主小说无广告阅读

发布时间:2021-11-25 18:44:57

关宁宣宁公主小说无广告阅读

《帝国第一驸马》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关宁宣宁公主的小说叫做《帝国第一驸马》,本小说的作者是天香瞳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关宁穿越了,志在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做一个逍遥世子,却成了被退婚的驸马。坊间传闻,历代王朝国祚不能过三百年,大康王朝正处于此,盛世动荡,忠臣受迫,乱世将起。推翻盛世,落魄驸马建新朝。...

《帝国第一驸马》小说试读

第14章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让所有人都一时呆滞!

邓明志微微一怔,而后面色一片狰狞!

他这狼犬是从蛮荒带回,自幼喂养,灵性非常,最初他口哨示意,就对关宁咬个不停。

刚才察觉到自己愤怒,衷心护主,一直在笼中折腾,才是把笼门插销挣脱,跑了出来。

“活该!”

“这是你自找的!”

邓明志并没有制止,关宁今日大闹邓府,借题发挥,以狗骂人,骂完一个又一个。

把他爹骂了,把徐大人,吴大人也骂了。

相信今日之后,很快就会在上京城传遍,丢人的是他们。

让你再说,先吃点苦头吧!

这纨绔世子文不成,武不就,面对这狼犬只有被撕咬的份。

若是不制止,咬死他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也不能真就看着被咬死,但受些痛处是必然的,这是意外,谁也想不到,也怪不到他头上......

思绪间,狼犬已经扑向了关宁。

“活该!”

在这里不少人显然都有跟邓明志同样的想法。

“世子!”

关宁的随从大喊,奔了过去。

今天关宁来并没有带靳月,只是带了王府的一个守院护卫,老兵出身,他的身手也是极好,但此刻也无法第一时间阻止。

因为关宁本来就靠的近,阻止也来不及了。

“嗯?”

关宁在第一时间发现,眼看那狼犬张着血口,獠牙锋利,他顾不得惊慌,在扑过来之际,下意识的就抬起脚踹了过去......

这完全是出于面临危险的本能。

有人已经闭上了眼睛,可以预想到,关宁指定会被咬伤。

一品练皮,能使皮硬不伤。

邓公子可是说了,这狼犬能咬死一品武人,可想其凶悍?

“砰!”

一道声音响起。

让所有人都惊疑的是,他们想象中的景象并没有出现,那狼犬竟然在关宁一脚之下飞了出去!

这距离还挺远,都撞在了圈笼上......

“这......”

邓明志揉了揉眼睛,好像看错了一般。

不可能啊!

他的狼犬他最清楚,怎么可能被随意的踹飞?

莫非是恰好踹到狗鼻上了?

那是狼犬的脆弱之处。

“呜,呜。”

那狼犬显然被踹蒙了,再也没有刚才的凶悍,看着关宁呜咽的叫着。

畜生就是这样,你比它厉害,他就怕你,你越怕,他越厉害!

其实人也是一样。

“咦?”

“没事?”

关宁也回过了神,再看那被他踹飞出去的狼犬更是惊喜。

不是狼犬弱,是他变强了。

关宁知道这是那无名秘籍发挥了作用,在这里他吸收了大量的怨气,让他的力量增强......

思绪一闪而逝,关宁愤怒不已!

这是现在,换成以前,他不知道会受什么样的苦头。

而邓明志却动也未动,这是他的狼犬,只需出言制止,必然听从,可他没有,也未出声。

还有邓丘,就离他不远,竟也冷漠旁观。

还有在场这么多人,除了随行护卫,都仿佛是看好戏的姿态......

相比于恶犬伤人,这才是最伤人的。

关宁内心冰冷,他对着那狼犬平静走了过去。

或许是察觉到关宁的气势,狼犬并不敢再扑,只是龇牙咧嘴的吓唬。

关宁抬起脚,直接踹到了它的头上。

“呜咽!”

狼犬发出痛苦的叫声,关宁像是没有听到,抬腿又是一脚,踹的都是脑袋......

这时其他人才反应了过来。

这关世子这么猛的吗?

邓明志顾不得其他,忙得过来阻拦。

这可是他的爱犬。

狼犬通灵,听得懂人言,就连邓丘也格外喜爱。

再让这般打下去还能活?

“关宁,住手!”

邓明志立即开口,此刻狼犬脑袋都是血,他心痛不已。

“砰!”

“砰!”

关宁好似没有听到,又踹了两脚,以他现在的力量,狼犬怎么能承受住?

两脚下去叫也不叫了,已经是没气了。

“哦?你说什么?”

关宁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你......”

邓明志忙得蹲下查看,才发现已经死了。

这就如同是心爱的宠物在自己面前被活活打死,那种感觉无法形容!

“你......”

“我不是让你住手?”

“住手?”

关宁讶然道:“我没有动手啊,我用的是脚。”

“你......”

邓明志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

又是一股庞大的怨气,美滋滋。

“死了啊?”

关宁开口道:“这也太不经打了,你不是说它能咬死一品武人吗?怎么被我几脚就踹死了。”

“我说邓公子,你不会是吹牛吧?”

邓明志双目通红,气的身体发抖,这话可就太过分了。

“你听没听过一句话,打狗还要看主人?”

邓明志紧盯着关宁,以他的涵养都快绷不住了。

“先是恶犬伤人,才是我打它,你可不要搞错了。”

关宁大声道:“你家这狼犬不圈好自己跑出来咬人,还有理了?”

“咬伤了我倒无所谓,毕竟我大人不记小人过,可咬伤了徐大人,吴大人怎么办?”

“咬伤了宾客怎么办?你担负得起?我这是为你们除害,狗是不能乱咬人的,你说是不是?”

这话一语双关,是讽刺他们对关宁的针对,说他们是狗,乱咬人!

邓明志面色涨的通红。

“您说是不是,邓大人?”

关宁一偏头,问向了邓丘。

“世子所言极是,这恶犬伤人,死了活该。”

邓丘面色平静,但藏在衣袖下的手,却下意识的握拳而又松开。

他只能这么说。

“看吧,还是你爹明事理,多向你爹学习学习。”

关宁不屑的看了邓明志一眼,一副说教的口气。

邓明志肺都要气炸了。

而关宁也不再理他,转身看向了徐正英和吴清昆。

“徐大人,吴大人。”

他大喊着。

“二位大人没事吧,想必刚才是受了惊吓,不过那恶犬已经被打死,二位可安心了。”

关宁凑了过去,一副下属关心上级的模样,好像是在自己家,他才是主人,言语间还不忘暗指邓府失礼。

这一幕,也看得别人目瞪口呆。

这操作太六了。

见过**的,没见过这么**的......

“父亲,难道就这样忍了?”

邓明志目光怨毒的盯着关宁。

“还能怎么办?这是我们邓府,今日是我们举办宴会。”

邓丘声音低沉。

“来日方长,他现在还有个世子身份,等过几日,世子身份也没了,那就好办了。”

“您是说?”

邓明志面色立即变得惊喜。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