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李江南白若彤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李江南白若彤做主角的小说

李江南白若彤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李江南白若彤做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08-06 00:09:32

李江南白若彤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李江南白若彤做主角的小说

《至强废婿》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至强废婿》由十里河湾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李江南白若彤,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年前,他成为女总裁的废物老公,受尽欺辱。三年后,他回归至强,傲视八方!曾经因为我让你饱受屈辱,如今我还你一世荣华。...

《至强废婿》小说试读

第一十一章城西龙

陈青被李江南毫不留情地折断手臂,只能鬼哭狼嚎,怂得一塌糊涂。

面对李江南这样的狠人,根本不用再次逼问,他便哭着一边哀哀地求饶,一边回答了李江南所有的问题。

得知城西龙就在这栋大厦的九楼,李江南一脚踢过去道:“起来,带路!”

陈青又痛又怕,但只能哭着爬起,不敢不从。

临出门前,李江南回头看一眼包全:“对不住了,有点私事,我先失陪。”

包全却像从不认识他一般,离得远远的,眼光畏惧。

李江南又把目光看向那些公主,还没开口说话,娜娜已经吓得噗通地跪地,瑟瑟发抖地道:“对、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冒犯了先生,我、我掌嘴。”

娜娜率先一跪,其他公主全都学了她的样子慌忙下跪。

一时下啪啪的耳光清脆作响,一群如花似玉的貌美女郎竟然齐齐跪作一排,一个比一个卖力的抽自己耳光。

李江南本来只是想告诫她们以后对包全好点,可她们全都胆战心惊地变成了这个样子,李江南也不想再说什么,摇了摇头,自行离开。

大厦的九楼,养生厅。

城西龙并不是外号,而是城西龙的本名,此刻这位地位不凡的江州豪商、同时也是江州商会的会长,正满脸憔悴,半躺在乌黑的药浴池里。

城西龙这段时间过得不好,他得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腰腹处总会无缘无故的溃烂,甚至在夜里会长出奇痒的脓疮,弄得他这段时间几乎无法睡觉,整个人一下就消瘦了很多。

他看过不少医生,但效果不好,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他每晚都会用药浴杀毒,但这种疗法显然只是治标,只要他离开药浴池,不用多久,依然会奇痒难熬。

这时咣的一响,一个黑西装慌慌张张地闯进门来,城西龙起身把浴巾往身上一卷,骂道:“混账!”

那黑西装尴尬了一下,硬起头皮道:“会长,青哥被一个姓李的年轻人废了手臂,现在正闯过来,我们拦不住他,好像是寻仇......”

话音刚落,惨叫声在门外相继响起,几个守在门外的黑西装倒跌出老远,李江南把惨哼的陈青往旁边一推,冷然地踏进门来。

城西龙冷下脸道:“你是什么人?”

城西龙退出江湖多年,但以前结下的仇家还在,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想搞清楚,这个能把所有保镖顷刻间打倒的高强的年轻人,究竟是哪一路冤家。

“光头粱是不是替你做事?他曾谋害一个小女孩,是不是你的指使?”李江南慢慢地逼近。

城西龙听后只觉得莫名其妙,光头粱那帮亡命徒跑到江州确实是来投奔他的,可他已经退出江湖,并不想跟他们发生来往,顶多是看在以前的情面上给了他们一笔资助,至于谋害一个小女孩......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会长,可能跟青哥有关。”那闯进来报信的黑西装亲信,在城西龙耳边低声说了一句。

城西龙听后及时有所醒悟。

虽然他不再踏入江湖,但他的干弟弟却借着他的名号经常与江湖人搅在一起,城西龙深知陈青的德性,那就是个利令智昏、只知道闯祸的主。而光头粱那帮过江龙在江州结下的恩怨,说不定还真的与陈青有关。

不过城西龙毕竟是以前道上响当当的“龙爷”,怎会向一个年轻人做出解释?

他冷哼地道:“你闯我的住所,打我的人,还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把我当什么?

“你以为能打倒几个保镖,我就怕了你?”

“顶多两分钟,我的拳师们就会赶到,我会要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李江南冷淡地道:“两分钟已经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他又把目光看向城西龙腰腹间一个个铜钱般大小的奇特脓疮,眼光渐渐地讥讽和怜悯:“而且将要生不如死的人,看起来好像是你。”

李江南看一眼就清楚,城西龙的腰腹处是什么脓疮。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城西龙看到他那突然古怪起来的眼神,皱起双眉,隐隐地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我在可怜你,你被邪师放了蛊。而且是极其阴毒的蛊,湘西苗疆,银花蛊。”

李江南知道城西龙的皮肤溃烂是一种极其罕见的流传于湘西苗疆的蛊毒。

他也看得出来,城西龙听到小女孩后的第一反应是很迷惑,显然城西龙不清楚有这么一件事情,与谋害女儿的事件无关。

“你在吓唬我?”城西龙听说自己被放了蛊,已经有些心虚,但仍在嘴上强撑。

他心里有数,自己奇怪的皮肤病,极可能被他说准了。

因为就在上个月,他去了一趟湘西,而且还参观了苗寨的祭庙,更而且在言语中冒犯了祭庙里的一位巫女。

回来不多久后就开始皮肤瘙痒和溃烂,本来他是不重视的,但好几家医院都无法治好,于是慢慢地他也在怀疑,是不是上个月的湘西之行,自己染上了脏东西?

眼前这个姓李的年轻人看一眼就能说出是“湘西苗疆的蛊毒”,他当然会感到心慌。

李江南看他的眼光像在可怜一个死人,“有没有唬你,你心里清楚。”

“如果你还不清楚,可以问一问你的家属。”

“苗疆的银花蛊,又被称为绝户蛊,它阴毒的地方在于,它会首先把你变成蛊种,然后像恶性传染的瘟病,只传染与你有血缘关系的直系后人,等你的子女全部发病死亡,你这位蛊种,才会在痛苦中死掉。”

城西龙额头上一下子就冒出了冷汗,此时此刻,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当时在苗寨祭庙,他看到那祭祀的巫女身材很好,就跟同行的伙伴开了一句玩笑:这女人屁鼓很圆,带回家一定能生很多儿子,多子多福......

没想到就是这句玩笑冒犯了人家,而对方显然在用断子绝孙的银花蛊、以这种讽刺的报复方式,来回敬于他。

他连忙用手机联系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儿子却在电话里告诉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裤裆痒,好像得了皮肤病。

城西龙听后大惊失色,连手机都拿不稳地掉落下来。要知道他儿子在外地读贵族学校,只在上周星期日,才回了一趟家。

可就回来了这么一趟,却同样地染上了怪病,这可真是要断子绝孙啊!

“李先生!”

城西龙急忙上前,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诚惶诚恐地道:“我知道先生是位高人,请先生仗义援手,救救我,救救我的儿子!”

李江南给他的回答,只是淡漠地摇头。

城西龙虽然不算他的仇人,但也不算什么好人,他不是慈善家,不想当烂好人。

见他毫不犹豫地拒绝,城西龙连忙开出条件:“你跟光头粱他们是不是有过节?我可以帮你,我把他们叫过来,替你主持公道!”

李江南依然淡漠地道:“不必了,他们已经被我灭了。”

城西龙听得是心头一惊,已经被他灭了?

光头粱那帮亡命徒每一个都是刀尖舔血的悍匪,地方当局甚至出动了部队来剿灭他们,可他们依然活蹦乱跳地逃到了江州,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随随便便地把他们灭了?

城西龙惊讶地看着他,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忙道:“李先生,你想知道谁指使他们做事,我可以替你查。”

李江南正为此事而来,当然不想拒绝,他想了想道:“既然你想做笔交易,我可以考虑。”

城西龙不由长长地松了口气,他有一种感觉,眼前这年轻人绝不平凡,他的话不多,但每句话都能让自己高度紧张,这样特殊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这时,纷乱的脚步声传来,城西龙的拳师们匆匆地赶到,领头的正是被李江南废了一条手臂、然后又简单包扎了一下的陈青。

陈青之所以只是草草地处理了伤势,就是为了赶过来踩死李江南泄恨,此刻看到李江南,满脸嫉恨地道:“你有种,老子要活活玩死你!”

几个拳师立刻散开,小心围了过去。

陈青又冷蔑地抬高下巴,极其鄙夷地道:“今天要让你明白,你就是只蚂蚁,我一脚就能踩死你!”

“闭嘴!”

他的话刚落音,城西龙已经大步上前,啪一记重重的大耳光,打得陈青鬼叫一声,一头撞在柱子上,撞得他晕晕乎乎,倒在旁人的怀里。

等他清醒一点,立刻开始叫屈:“龙哥,为什么打我?”

城西龙没有理他,而是走到李江南的跟前,谦卑地抱起拳道:“李先生稍候,城某马上就查。”

“城某不听话的干弟弟陈青,与那帮亡命徒经常搅在一起,我想审一审他,他应该知道情况。”

李江南点了点头,城西龙把他请到一旁,坐下来喝茶。

城西龙接着转身,严厉了神色:“听我的命令,请出家法,把陈青狠狠地打!”

一听到“家法”两字,陈青当即就吓傻了。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龙哥对姓李的小子那么客气,对我却要动用家法?

看到拳师真的请来一条长长的带刺皮鞭,陈青顿时吓得连滚带爬,颤声连连地求道:“不要、不要啊......”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