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主角胡享宁柔柔小说免费阅读 胡享宁柔柔小说主角

主角胡享宁柔柔小说免费阅读 胡享宁柔柔小说主角

发布时间:2020-08-06 00:13:41

主角胡享宁柔柔小说免费阅读 胡享宁柔柔小说主角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小说介绍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当我的生命能换钱》的小说,是作者天瑞呐创作的短篇言情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胡享,一名家境并不富裕的青年。七岁那年,父母的离异令他幼小的心灵开始蒙上一层灰暗。在父亲单方面的照顾下,胡享逐渐长大成人,却在高考前夕因严重违反校规而被开除学籍。学业的惨淡、情感上的空虚、父子间隐有的隔阂……一切的一切让胡享受尽煎熬。要是自己是个有钱人,能活成这样?!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某一夜,胡享于睡梦中结识“梦仙”,并获得了对方所给予的一项权利——能用自己的生命从其手中换取金钱。此后,胡享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坐豪车、住豪宅…可是,他却不曾想,自己即将付出的代价到底有多大……这是一个暖心的故事。...

《当我的生命能换钱》小说试读

这一刻,胡享意识到接下来的生活一定会发生的变化。

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爽”!

手里攥着整整一百一十万人民币啊!

不说超级富豪级别,起码和群众嘴里的“有钱人”擦边了吧?

当然,说归说,胡享更多的感觉仍然是“梦幻”。

见到传说中的神仙、获得可以用生命交换金钱的权利…

可包里人民币散发出的“香气”,那真实到不能再真实的手感,胡享知道,这,就是现实!

纵然如此,胡享心存的疑问还是有不少的,但那梦仙为仙高傲,懒得搭理身为凡人的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谁让人家是神仙呢?胡享如是想着。

“不管了,这钱…一时半会儿没法让父亲知道,得先处理好……”

高度的喜悦渐渐缓下来,眼下更重要的是进一步的流程,简而言之:怎么花这笔钱?

买房?有些不太现实,胡享在这方面懂得也不多,万一过程中被人忽悠就亏大发了,这可是用十一年生命换来的钱呢。

买车?亦不大可能,首先,自己根本就不会开车啊,之前哪里有学车的心思呢?生活都不允许自己往这方面想。

思考许久,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不过,最终胡享还是做好了一番打算:

先去跟父亲打个幌,说自己从网上找到一份工作,出去面试。

接着,租个离此地较远的房子,一百多万买的话很难说,可要租个稍好的房子,肯定是绰绰有余的。

然后,可以借着工作地儿远,安排有单位住房的说法来告诉父亲,这样自己就能放心的在外生活了。

至于之后如何把这笔钱慢慢跟父亲说道,胡享暂时没有细细思考的打算。

他只是简单的认为,日后的时间里,总会有办法的。

说来说去,胡享能有这样的一番打算,是在于对自己父亲的了解。

若是胡享有办法独立了,胡有伟是不会去干涉他的。

儿子有一天能活的比自己好很多,那这大半辈子也值了,自己活的好不好,无所谓。

这便是胡有伟内心的思绪。

想罢,胡享一鼓作气,直接收拾起东西来。

说是收拾东西,其实鼓鼓的包内,尽是钱。

其它的东西,除必要证件、卡外,这时已经可带可不带,因为,胡享完全可以拿钱买新的。

没有弄太多的衣服,仅仅拿个外套盖在钱的表层,胡享将自己的卧房整理干净,最后看了几眼,

“十多年了,害……”

嘴上啧啧道,胡享慢慢关上了房门。

迅速而又简单的告别。

胡享甚至没能生出一丝留恋,好的生活就在眼前,为何回头看?

对门的卧房没有关上,床上乱糟糟的,父亲老早就已经外出做工,这早已成为习惯。

站在破旧简陋的堂屋中间,胡享掏出手机,准备拨向父亲的号码来说明自己的事情,却是在刚按下去的一瞬改为了发短信。

胡有伟长期在外干重活,手机估计是不会随时贴身的。

胡享一个字一个字地打起来,时而犹豫时而果断:

“昨晚我从网上找到工作了,经老同学介绍的,不会有问题,只管放心。

而且那边已经安排有员工的住房,我自己生活不成问题。

月工资有好几千,以后还可能会涨的更高。

不出意外的话,平时一般我不会回来了,但我会定时给你打电话的。”

最后一句话是胡享憋了好一会儿才打出来的,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写短信的同时,胡享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熟悉的面孔——李勤然。

这是他唯一一位称得上“朋友”的同学。

不过两人这些时间来基本没啥联系。

最近的一次交流,是大半年前,胡享得知李勤然去年高考成绩很差,主动放弃学业,以踏入社会挣钱,为家庭获得更多的收入。

据胡享所知,自己这位朋友家境其实不算很差,反正比自己家生活好上些许。

只是李勤然还有个小六岁的亲弟弟,学习成绩还在班里前列。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全家人更把希望放在小儿子身上吧。

也许李勤然近来很忙,胡享也不太清楚。

不管怎样,朋友就应该有福同享,胡享决定在安置好自己后,联系下李勤然,看看能否帮助到什么。

信息发送出去,胡享不再犹豫,直接背包,离开了家门。

叫上一辆的士,胡享给师傅说明了方位,那是一片住房区颇为密集的区域。

之所以能行动的这么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胡享此前的经历。

他在学校有事儿没事儿就跟着走读生混出来,外面总比学校好,没那么闷,可以到处走走。

也因此,胡享经常会注意到很多贴有房屋出租的地方,那都是在学校附近的区域。

而胡享所要去的地方也不例外,正是一块离曾经高中不远的房区。

近半个钟头的车程后,胡享到达了目的地。

“踏…”

从车上下来,胡享的步伐格外响亮。

值得注意的是,迎面就是一家建设银行。

尽管能够考虑到诸多不稳定性,迫于现实,胡享依然不得不选择了将绝大多数钱存进银行。

显不显眼,会不会让里面的业务员惊讶之类的,胡享懒得去多想。

他还有不少必要的事去做。

……

两天后,一栋复式顶楼的门外。

胡享的手里拿着不少文件,都是些租房时的合同备案什么的。

这两天内,他将整整一百万存进了银行,余下十万留用现花。

最重要的是,两天内,他与一位土豪级别的人物签订了这栋顶楼的租凭合同。

真正的有钱人就是爽快,胡享也就没多要求什么。

反倒是那位土豪,对这位看起来年轻,却能付得起一月一万房租的青年小伙甚是惊讶。

真是年轻人中出俊杰啊。

在外边住了两夜的宾馆,胡享终于能入住这栋装潢豪华,配置完善的复式楼。

在宽敞的大厅内荡来荡去,胡享透过公共空间看向二层。

比起自己那破屋子,不知好了多少倍。

客厅后是一个陈放架,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看不懂,感觉很高级的收藏品。

架子后直接通到就餐的地方,望的更远处,是一个十平方米的小型泳池……

“啊……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牛逼啊…”

来到卧室,胡享一下扑到柔软的大床上,狠狠的翻滚弹跳。

跳累了,双眼直直地看向墙顶,突然想到了身边的人。

第一位就是父亲。

走的那天晚上,胡有伟打了电话给胡享。

不出胡享所料,在电话那头,父亲对于自己找到工作的第一反应是强烈的激动,甚至有些不太相信。

正愁着儿子一年多没找工作,却在这两天弄到了。

在一番互相的好说歹说后,胡有伟才开始强调起要听领导的话,不要任性行事。

有了那句“老同学介绍的”,父亲并没有多担心上当受骗之类的问题。

坦白的说,胡享想干什么,有那个心思了,胡有伟是没法去阻止的,最多莫过于多啰嗦两句。

而胡享给父亲的回应也痛快,总的说来,就是能开始独立生活,管吃住啥的。

就这,胡有伟还强给胡享手机转了2000块。

没办法,胡享总不能说自己有一堆钱,不需要这些物质基础了吧?

“唉……等一个月后,再给你转些钱过去吧。”

嘴里小声说道,胡享翻起身子,拿起才换的“iphone11Promax”。

刚到手时,这手机生疏的系统可让他摸索了许久,更别提各种高大上的黑科技功能。

通讯录里,“勤然兄”三字排在第二位,也是最后一位。

“………”

一阵手机**响起。

“喂,哪位啊?”

“勤然啊,是我,我是胡享啊!

我弄了个新手机号。”

“阿享……?!你等等,我待会儿打给你…”

“额,好…好,你先忙,你先忙。”

电话挂断,胡享没有放下手机,而是继续等着。

他听得出来,对方的环境里一堆鸣笛声。

胡享笑了笑,这小子,不会一年多凭自己的本事混出了一辆车吧?

没多久,胡享的手机再度响起,这次自然是李勤然打过来的。

“喂?阿享啊,咱俩都大半年没联系了吧,刚才我在开车,实在不好意思,也不知道你那过的咋样了。

不瞒你说,我这些日子来,过的是真的挺充实,每天都在努力工作,平时不干了也会找点儿闲活,挣些外快。

累是累点儿,但是挣了不少钱,嘿嘿。

你呢,找到工作了没啊?别跟我说还没有,实在不行,我这里有活儿呐!”

听闻好朋友长长一溜子话,胡享先是笑笑,看着自己周边奢华的环境,二郎腿不由翘起来,在电话里应着,

“你瞧瞧你说的都是啥玩意儿啊!

告诉你,我辍学后,父母迫不得已,前一阵把祖上传的一块玉给卖了,换了好几百万,我最近过得可不错。

这不,混牛逼了,就想到你了么。

嗯…你现在忙不,咱俩出去喝一杯?”

胡享说的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事实上,关于自己的家庭情况,对外透露的只有较为“贫困”这个概念。

关于父母离异的事情,除班主任、信息档案外,其他人是不曾知道的。

就连李勤然,胡享也没告诉过,这种事情,任谁都不愿对外说吧?

李勤然听了,有些小惊讶,

“**,真的假的?!你这小子,深藏不露啊。

不管怎样,哥们儿先提醒你一句,钱再多,别忘多陪陪家人哈。

我那几个富二代老表一天到晚***出去嗨,各种场合撒钱,结果老爹一气之下直接给踢出门儿了!

你说这笑话人不,嘿嘿……”

“好了,行了行了,知道了。

我跟你说我的地址,你过来找我,我这儿有惊喜……”

………

配套车库外,一辆宝马i8旁。

“**!这……

我可以开这辆车吗?”

李勤然双眼瞪的老大。

胡享面带微笑,强装出有钱人的淡定范儿说道,

“当然,我又不会开,你不开谁开?

主要是别把人家的车给蹭到了,可贵着呢。”

在李勤然刚来的时候,两人相互叙旧许久。

话语中,胡享了解到这位好朋友每天都在忙碌,和自己父亲相似。

不同的是,李勤然有一份固定的工作,此外还会利用网上各种软件来进行私驾接单等,挣了不少额外工资。

对于这辆车,胡享的说辞是租别人的。

本来他有说自己买的打算,但心里犹豫一刻,还是没这么说。

在胡享心里,也存有对朋友的尊重,他实在不想把谎言编的太多,说祖传玉、房子是买的,已经够了。

都是为了体面。

李勤然打开车门,使劲儿摸了摸方向盘、座椅……

“上车吧,阿享!今晚喝酒我请客,嘿嘿……!”

胡享一听,没打算推辞,

“行啊,不过,我顺便想跟你说下私驾的事儿。

可能的话,我或许会需要你来经常帮我开车,放心,工资这方面好说。”

“真的啊?哎呀,啥工资不工资的。

先去喝酒,这事儿啊,稍后再说,我也不可能专门给你一个人开车,是吧……”

……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