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主角李江南白若彤小说 《至强废婿》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主角李江南白若彤小说 《至强废婿》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08-06 00:18:32

主角李江南白若彤小说 《至强废婿》全文章节免费试读

《至强废婿》小说介绍

主角叫李江南白若彤的小说是《至强废婿》,它的作者是十里河湾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年前,他成为女总裁的废物老公,受尽欺辱。三年后,他回归至强,傲视八方!曾经因为我让你饱受屈辱,如今我还你一世荣华。...

《至强废婿》小说试读

第五章路人先生

“你、你不要过来......”

看到李江南渐渐地逼近,光头满心惊骇,忙忙地用匕首指向李江南,坐在地上,拖着流血的小腿,连连地往后缩。

李江南停下脚步,盯着他说:“继续把话说完,是谁要你对付我的女儿?”

“我、我不能说,说了你会杀了我!”

光头怕得牙关打颤,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但他的心里却是清楚,一旦告诉他答案,自己就再也没有留活口的价值,他会马上杀了自己。

然而到了这个份上,说不说岂能由他?

李江南的眼光变冷,再次逼近。

光头吓得怪叫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神力,竟然撑起身子,一拐一跳地继续逃命。

“还想跑?”

嗖的一声,又一粒石子破风射去,光头再次发出惨嚎,噗通地摔倒。

他的另一条腿,也被石子废了。

李江南走过去,一脚踢得他仰面朝天,光头却一动不动,手里的那把匕首,竟然在刚才摔倒的时候,意外刺入了他自己的喉咙。

“已经死了?”

光头死去之后仍然惊骇地睁大着双眼,却是再也不能说出任何消息,李江南不禁遗憾地摇头,“真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

“他姓粱,外号叫做粱光头,这些人都是外地来的过江龙。”

那被称为蓝寡妇的蓝玫,看起来非常柔媚,很有女性的风韵,但她的胆子倒是很大,这时,她主动来到李江南的身边。

李江南转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但蓝玫心里清楚,他是想听,自己继续往下说。

蓝玫连忙加快语速,说道:

“这伙过江龙刚到本地不久,很少接触外人,只有城西龙跟他们有交往。所以我猜测,光头粱无缘无故地对付你的女儿,也许与城西龙有关。”

李江南微微疑惑,“城西龙?”

“城西龙不知道先生听说过没有,他以前是很威风的一个老大,出狱后退出江湖,现在生意做得很大,在江州的影响力也非常大,基本上没人敢得罪。”

蓝玫其他的几个小弟,看到玫姐能单独跟他说话,他似乎也不是那么可怕,便纷纷壮起胆子上前,向他介绍情况。

李江南听后,把城西龙的名字记在心底,然后转身。

在他看来,只要跟女儿有关,即便城西龙再有势力,也只是随手捏死,不值一提。

“这位先生,请留步。”

见他要走,蓝玫流露出最妩媚的笑容,上前说道:“先生仗义援手,解了蓝玫和兄弟们的大难,请受蓝玫一礼。”

说着,她缓缓向李江南鞠躬,而她的那些兄弟们,也急忙凑上来,排成一排,整齐地向李江南鞠躬。

李江南微微皱眉,不喜欢跟他们纠缠,蓝玫却刻意攀交,笑意嫣然地说:

“先生身手过人,又有侠义之风,令蓝玫心生仰慕,如果先生不嫌弃的话,能否与蓝玫交个朋友?”

说着,她美目流转,朝旁人使了个眼色:“阿狼。”

那被称呼阿狼的手下会意,急忙掏出一张金卡,躬低身,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

“这是一点见面礼,请先生笑纳。这张卡在蓝记商社的所有店面都能通用,他们一看到这张卡,就会像玫姐亲临,郑重地款待先生。”

“不必了,我出手只为自己,不是侠义。”李江南毫无犹豫,转身就走。

“先生、先生......”

蓝玫看到他没有丝毫与自己结交的兴趣,大感失望。

她想上前去追,但又害怕触怒于他,便对着他的背影喊道:“先生,蓝玫想知道您的姓名,以好日后报恩。”

“路人。”

“如果想报恩,可以替我清场。”李江南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阿狼等人急忙露出恭敬的笑意,喊道:“先生放心!我们马上清理场地,不会有任何麻烦。”

可是等他们转头看向车库地面那些尸体的时候,他们就笑不出来了,全都怔在原地。

金山甲、以及十几个人,只在一个照面的短短瞬间,全被他随手打死,连一个活口都没漏,实在太可怕了!

蓝玫的一双美眸,却是一直看着出口方向,似有所思。

“这位路人先生,我一定不能错过。”

“去把车上的记录仪调出来,把他的相貌图片传给所有的会所店铺,只要看到他的出现,立刻通知我。”

“是!”

众人明白,玫姐是想效仿三顾茅庐,来结交这位路人朋友,把他当做靠山。

......

回到医院,看到特护病房的门前乱糟糟一片,几个白大褂医护人员挤在病房门口,似乎与一个短发女子发生了冲突。

李江南认得那短发女子,那是白若彤公司里的女保镖。

看到女保镖揪住一个中年医生,凶巴巴地举起拳头要打,李江南离远了一点,坐下来抽烟,一面静静地观察。

事情的起因大概是本来应该死去的盈盈,突然间发现病情完全好转,甚至连照片也没看出,颈椎有折断的痕迹。

于是在惊讶之余,白若彤的女保镖一口认定是医院误诊,便揪住为首的副院长,怪他不该在盈盈的脖子上动手术,要拿他问罪。

那副院长已经冤里冤枉地挨了两拳,但还只能心惊胆战地说好话求情......李江南看在眼里,有点替他感到冤屈。

李江南没管这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等他们打打闹闹地离门口远了一点,他丢了烟蒂起身,进去看看女儿。

病房里,盈盈躺在床上,术后的麻醉还没有醒。

白若彤却是蹲在床边,抓住她的一只小手,一会儿笑,一会又哭。

李江南停住脚步,静静地看着那个女人。

曼妙的身形,娇艳的容颜,哭起来楚楚幽婉,笑起来妍若春花,仿佛能令冰雪立刻消融。

李江南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比自己过得更加辛酸。

本来她认为嫁给自己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但自己始终一事无成,令她所有的希望成为泡影。

尤其是她当上女总裁后,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内心却很焦灼,没日没夜的工作让她疲惫不堪,而不成器的丈夫又让她成为亲友眼里的笑柄,李江南清楚,这个女人身上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这时候白若彤注意到了他,缓缓站起,脸上带着泪痕,幽怨地指向门外:“你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虽然女儿没有多大的事情,但毕竟出了车祸,对待李江南这种失职的父亲,白若彤的心里仍有怨恨。

李江南默默垂低眼光,不做任何辩解。

他知道任何解释都是枉然,现在的妻子已经不是以前,她不再信任自己。

见他站着没动,白若彤开始生气,“你是不是聋了,为什么不走?”

李江南犹豫了一会,说道:“你需要休息,你先回家,我留下来陪女儿。”

白若彤痛斥地道:“你有什么资格陪她!”

“你把女儿害成了什么样子,我还敢把女儿交给你吗?”

李江南沉默,不做无谓地争辩,任由责骂。

白若彤又压抑着怨意,恨铁不成钢地道:“李江南,别怪我看不起你,一定要跟你离婚!”

“是你自己不争气,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我的幻想,是你自己用行动一次次证明,我选错了老公,盈盈也选错了父亲!”

“......”李江南心里清楚,自己留在这里只会变得越来越糟,不如暂时离开。

只是离开之前,有句话如鲠在喉,令人不吐不快。

李江南抬起头来,目光渐渐明亮,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不同:

“我不会反对离婚,但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向你说明。”

“如果你还能够坚持,如果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对我抱有幻想,你一定会发现,你根本就没有选错老公!”

“......”白若彤听后有些讶异,他竟能说出这种话来,而且是那么的自信和坚定,这还是不是自己熟悉的废物老公?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