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寒川错辕做主角的小说 寒川错辕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寒川错辕做主角的小说 寒川错辕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发布时间:2020-08-06 00:52:04

寒川错辕做主角的小说 寒川错辕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天赐逆旅》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天赐逆旅》是东西偷余生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主角寒川错辕,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因为天尊的一句“你与他有缘分”,那天神从此在充满希望的幻境里永世奔波,追随她的心上人,她本是一个美丽的天神,却拿起了世上最残忍的神剑。殊不知她与他的缘分,不过相识相爱一场。少年时的邂逅,让那妖仙甘愿将他捧在手心里,可他忍受孤寂和磨难,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与他并肩而立。这是由众多人物组合而成的故事,每个故事的主角各不相同,他们中有天神错辕、寒川,有妖仙顾不弃、凡人季白,他们既是局外人,又是盘中棋。天赐逆旅,万物轮回,乃世间常理,无人能改。...

《天赐逆旅》小说试读

神龙用法术将寒川送回陈国都城,寒川轻易躲过了士兵们的搜查,进入了王宫,也进入了战场。

玉影门的人虽然没有插手寒柔福和寒姜之间的斗争,但寒柔福在王宫多年,笼络的人心不在少数,只要她花重金,就不怕没有人替她办事。

她深知寒川会来,早准备叫寒川有来无回,因此雇了多名杀手前来围剿她。

寒川不知陈王和寒姜被囚禁在何处了,她不是天神,不可能一眼望穿整个王宫,将他二人的藏身之处找出来。

幸亏神龙相助,帮她找到了囚禁陈王的地方。

寒柔福疑心很重,她要做的事情向来都是保证万无一失的,所以即便在王宫中布下了层层防御,她还是将陈王囚禁在自己的宫殿中,又派了大量人手看守一个日薄西山的老人,她生怕出了差错,又将陈王用铁链锁着,以防止陈王逃跑。

寒川一路赶去时惊动了那些人,她虽来到了寒柔福的宫殿内,却还未找到陈王时,就遇到了对手。

埋伏在此处的弓箭手见寒川到来,急忙放出羽箭,寒川打落了几支羽箭,急忙在面前筑起一道光罩来,她心知如此被动可不行,若是被这群弓箭手拖死了,到时候恐怕不仅救不出她父亲,而且还会被赶来的人干掉。

她心中道:“若是这光罩可以随我移动就好了。”

她想起教习张奭的老师父曾教导他道:“将心中所想变为你的利器才最是重要,从无形中生出有形,实处化出空虚,才能借助万物为你所用。你的法术不过是装饰,可若是没了法术,就什么都变不成了,你要做的不是拥有法术,而是将法术转化为实用的东西。”

她徐徐吐了口气,不再以蛮力召唤谪仙剑,而是集中注意力,将释放出去的力量缓缓收回来,由谪仙剑的力量所形成的光罩果真开始缩小。

她心想,没了谪仙剑不行,可有了谪仙剑,却不加以利用,更是不行。

这时她才得了驾驭谪仙剑的初步要领,不再将它只当作一柄剑,而是将它看作一个与自己有密切联系的生灵,她不知道此时她已将谪仙剑剑灵唤醒了,只是感到谪仙剑的力量在不断增强,光罩却在不断缩小。

直到那光罩将她全身都覆盖了,她才举起谪仙剑,将靠近身边的人都杀掉了,再向远处斩去,高大的宫墙顷刻间倒塌,卷起阵阵黄土。

寒川急忙进入地下室,一路杀去,干掉了迎面冲来的看守,直到了囚牢中,看到沧桑衰老的寒雪,顿时又愤怒又难过,挥剑毁了牢门,冲进去斩断了铁链,一手搭着寒雪软弱无力的身体,急切地呼喊他道:“父亲快醒醒,孩儿这就带您出去,您坚持住。”

寒雪已是快死的人了,听到外面震耳欲聋的声响,才醒了过来,见寒川前来营救他,顿时老泪纵横,他的声音沙哑的很,可寒川还是听见他说的话了。

寒雪道:“川儿?快逃吧孩子,别管我了,快去救你哥哥吧,你们离开陈国,再不要回来了。”

寒川一听,眼里顿时泛起泪水。此时她才明白,原来她的父亲寒雪一直记着她。

寒川坚定地说道:“我既然来了,就不会扔下您不管,要走我们一起走,我绝不会抛下您。”

说着将谪仙剑举起,怒喝一声:“破!”

随后地牢开始左右摇晃,寒川将寒雪拉进光罩中,行动虽有些迟缓,寒川却并不在意。

四周开始崩塌,寒川再一挥剑,摇摇欲坠的地牢刹那间崩解了。寒川与寒雪站在光罩中,从黄尘里现身,她带着寒雪跃出包围,离开了寒柔福的宫殿,就要去另一处解救寒姜。

王宫中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早吓得宫人们逃的逃走了,逃不走的藏起来了。寒柔福下令封锁宫门,不叫一个人逃走,听闻寒川已救出寒雪时,气得浑身发抖,立刻披上铠甲,在侍从们的护卫下亲自去牢中提寒姜出来,并将手中所有的人质聚在一起,威胁玉影门的人。

玉影门的人虽早已做好迎战的准备,此时却仍愤恨地斥责寒柔福心如蛇蝎,纷纷诅咒她下地狱。

寒柔福擅长往人的心口上戳刀子,她向来知道张奭对寒川有意,却要威胁张奭亲手杀了寒川,无奈张奭一直没能给她答复,此时侦察兵时刻向她汇报寒川的行踪,她虽不露面,却对寒川的行迹了如指掌,因此将寒姜和张奭家人放在自己身边,率领众人去寒川即将到达的澈菡大殿前等候她。

寒川果然带着寒雪来到了澈菡大殿,正欲急速向前时,却看到寒柔福等人站在那高台上,急忙停下脚步,再观看四周,早有上百人将她围困其中了。

寒柔福走到高处,命人将昏迷的寒姜带上来,轻狂地大笑道:“寒川,你若不来救寒姜,我救命人将他从这高台上摔下去,到时候他肯定会被摔个半死,你若真心想救你兄长,趁早放下手里的剑,乖乖上前受死,或许我还能看在他与我兄妹一场的份上,饶过他一死。”

寒雪闻言,义愤填膺道:“那孽畜,果真要做陈国的王啊!”

说完急促地咳嗽起来,寒川安慰他道:“父亲别担心,只要孩儿还在,她寒柔福就做不成陈国的王。”

“可是你兄长还在她手上,她已丧心病狂,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寒川沉声道:“她若杀我哥哥,我定将她碎尸万段!”

高台上的寒柔福又道:“张奭,你还不出来?真要我杀你家人,你才肯现身吗?”

寒川下意识向四处看去,但见众人中间虽有很多玉影门的人,却不见张奭。

寒柔福耐着性子等了片刻,忽然不耐烦了,大声道:“既然你不肯出来,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说着就命人将张奭的父母押了上来,两个老人早被吓得胆战心惊、魂不守舍了,这时被人押到寒柔福面前时,已相拥而泣。

老丈仍咒骂着寒柔福,老妪却已说不出话了。

寒柔福见他辱骂自己,勃然大怒,拿出剑伸入老丈的嘴里,将他的舌头挑掉了,鲜血溅了老妪一脸,老妪见状,大哭起来。

老丈疼的在地上打滚,老妪已上前要和寒柔福拼命,寒柔福命左右侍从将老妪擒住,奸邪地笑道:“凭你,一个老婆子,也敢在我面前站起来?”

她眼神凌厉,一剑下去,挑了老妪的脚筋,侍从趁势松手,将老妪扔在地上,寒柔福仍不解气,愤愤地道:“该死的畜生!”

说着又朝老妪的大腿上狠狠刺了一剑。

周围的人早吓得心惊肉跳、不知所措,张奭的小妹见父母被寒柔福如此虐待,趁其不注意,上前狠狠将她踹了一脚。

寒柔福扑倒在地,恶狠狠地瞪着她,斥责左右道:“还等什么!快将她抓住啊!一群蠢货!”

寒柔福从地上爬起来,沉沉地喘着气,三两步跨到孩子面前,伸手就疯狂地扇她的脸,孩子经受不住,被打了十来个巴掌后身体就软了。

侍从们将她放在地上,寒柔福在老丈和老妪的哭喊声中继续踩踏孩子的尸体,直到孩子口中再流不出血时,寒柔福才将孩子一脚踹开,整了整仪态,擦干净手里的血,刚一转身,却见张奭凭空现身,手持长剑向她冲来。

寒柔福惊呼一声,立马就有侍从替她打开了张奭的攻击,寒柔福急忙跑到张奭父母身边,将长剑架在他父亲脖子上,怒吼道:“我杀了他!”

张奭闻言迅速扔出一张符纸,寒柔福见状,立马牵动手里的剑,那张符纸冲过来的瞬间,张奭父亲的血液溅到了寒柔福手臂上,符纸却贴在老丈身上,迅速燃烧起来。

张奭大声吼道:“父亲!”

他在自己父亲惶恐万分的脸上看到了绝望,眼睁睁看着老丈被符纸产生的邪火烧成灰烬,张奭再无法忍受,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寒柔福又抓住老妪,威胁道:“你若是还敢轻举妄动,我立刻就杀了你母亲,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临死前抓几个垫背的,到了阎罗殿,我也不怕。”

说着又命人用绳索将寒姜从高台处吊下去,寒川目睹高台上的一切,本就心急如焚,此时再忽然看到寒姜,更是急不可耐,一个箭步窜了出去。

即使此时她听到神龙的惊呼声,她也没有再停下脚步,而是直直的朝高台处冲去。

她来势汹汹,见到寒柔福时怒火中烧,寒柔福本就受了惊吓,这时幸亏有侍从替她挡着,才不至于再尖叫起来。

寒川此时不欲杀寒柔福,她只想要救出寒姜,却在距离寒姜只有咫尺时听到寒柔福大喊道:“张奭,还等什么!”

慌忙中她瞥了一眼张奭,发现他神色复杂、目光狠毒地将她望着,却并未立即上前来与她搏斗。

寒川将目光收回,一剑斩断了绳索,接住了将要下落的寒姜,她一手扶着寒雪,一手接着寒姜,定然腾不出多余的手去拿剑,她这时做出了一个危险至极的动作,就是将谪仙剑从手中松开了。

她带着寒雪寒姜欲回落到地上去,却看到寒柔福兴奋到扭曲的面孔,下一刻她立马就明白那笑容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张奭就看准了这个机会,待她再无法拿剑时,对寒川动了手。张奭拼尽了全力疯狂攻击护着寒川等三人的光罩,寒川趁光罩还未破碎时,将寒雪和寒姜放到地上,可是立马就有玉影门的人上前来,要将他们三人逼到绝路。

无奈之下,寒川只得将父兄放在光罩中,自己面对那来势汹汹的千军万马。

她伸手去接谪仙剑,眼看就要握住剑柄时,张奭却再次凭空出现,一剑打落了她的剑,寒川赤手接了他几招,见谪仙剑向高台处寒柔福所在的位置冲去,急忙抽身奔上去。

张奭见状,亦尾随她而去,台下玉影门的人一个个狠命锤击护着寒雪父子二人的光罩。

寒川已将谪仙剑握在手中,再顺势上前,欲杀掉寒柔福,眼看着谪仙剑快要到达寒柔福的心口时,张奭怒喝一声,一剑穿透了寒川的身体。

寒川只觉得心口一阵冰凉一阵灼热,身体向前倾去,手中的剑却再也拿不稳。

剑身向上翘起,随后又颤巍巍向下,最终寒川还是将谪仙剑松开了,任由它从高处掉下去。

只在片刻之间,前一刻,寒川已快要杀掉寒柔福时,寒柔福早吓得厉声尖叫,身体顺势向后倒去,若寒川的速度再快些,当寒柔福向后倒去的时刻,她的谪仙剑就能从寒柔福的咽喉处**去,叫寒柔福当场死掉。

可是她的速度还是慢了,而她身后的张奭却加快了速度,那一刻就连张奭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虽知道会与寒川有一场恶斗,却不知这场斗争会以寒川的死亡告终。

一眨眼功夫,只在一眨眼功夫,他将寒川杀死了。

张奭突然开始后悔,倘若寒川剑指寒柔福时,他没有冲上前去,那么寒川就会杀掉寒柔福,而他的家人也不会再受人胁迫,他也不会再受人牵制。

他出身寒门,即使多年来勤修苦练,却终究敌不过那些王公贵族,好似他们从生来就该是大富大贵的命数,而他无论如何努力,都逃不出任人玩弄的命数。无论他做什么,做的有多么出彩,别人首先关心的都是他的家世,却从来不会赞赏他,说他前途无量。

他进入玉影门,身不由己,连累他的家人为他受苦,可张奭却也每时每刻都在拿自己的性命保护家里人。

在寒川和他家人面前,张奭最终选择了后者。

张奭将剑从寒川心口抽出来,寒川便向下倒去,此时她却感到了解脱。

无论如何,只要她活着,她就要与各种各样的人斗争,现在她就要死了,再不会操心世间任何与她有关的人和事了。

可她终究心有不甘,明明只差一点就能将寒柔福解决了,可惜只差了那么一点。

她虽知道张奭一定会出手,却还是有些意外,她从来都知道张奭精通各类技艺,虽不能说样样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但像他这样的人玉影门却并不常见。

可是寒川不知道张奭竟然还会剑术,而且他的剑术还很精练,只是手里没有一柄好用的佩剑,否则他真要将玉影门反了吧。

寒川这时却在想,倘若幼时她没有失去母亲,也没有打开谪仙剑,她现在应该是陈国后宫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帝姬。

倘若当年打开谪仙剑的人是张奭,或许他如今已不再看人脸色,不再整日为家人的安慰而战战兢兢的活着了,他会是陈国的大将军,会是列国诸侯公子最信任的刺客,又或者会是周游列国的侠士,总之是比现在好的。

她微微眯眼看着眼前的天空,她以前很少真正放松心情去好好看一方天空的,如今她做到了。

寒川听得耳畔响起神龙的声音,其实她刺向寒柔福时,就听见神龙大喊“不要”了。

神龙虽答应过要帮助她,可寒川心里明白,自从神龙将她收入自己的府邸后,他就总是在帮助她。

她不过是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这个神仙,虽口口声声说要报恩,可她到底没有实践过,反倒是神龙一直在她身边照顾她,虽然偶然会挖苦她两句,可神龙的本心是好的,他该是寒川这辈子见到的最好的神仙。

再说张奭杀了寒川后,一时悲痛欲绝,看到惊慌失色的寒柔福后,再也不管不顾,俯身向寒柔福刺去,寒柔福被寒川那一剑吓得浑身发凉,双腿无力,无法站起来,忽然看到张奭冲过来,一时间心下大乱,万分惊恐下,连喊都没喊一声,张奭就将剑刺进了她的咽喉,再将剑身侧抽出来,一股鲜血喷溅了出去。

张奭看着四周横尸遍地,回头再看母亲时,母亲眼中多了几分责备和不忍心。张奭知道母亲在责备他害死了父亲,他已再无脸面苟活,痛苦地流出眼泪,拿手中的剑在父母面前自刎了。

老妪前一刻失去了丈夫,后一刻失去了儿子,顿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没过多久,昏过去了。

空中传来一声声龙啸,骇的众人以为天神降临,皆伏地跪拜,寒川知道来人定是神龙,果然见眼前闪过一道金光。

神龙接住了快要摔到地上的、奄奄一息的寒川,寒川又看到了神龙额头处的龙角,她想起第一次在林中见到神龙时,神龙因为她的擅自闯入而发怒,额头处就露出了那对龙角。

那时寒川不曾感觉,这时再看神龙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的脸,才发现神龙的长相十分俊美。

她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明明都是快死的人了,居然还有心情去观赏别人的容貌。

神龙虽在斥责她,可他的悲伤远远超过了气愤。

他骂道:“为何每回出手都那么快,为何不听我的话,我叫你放弃,你为何偏要如此固执?”

寒川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很清楚,天神大概是不能随意干涉人间的纷争的,他虽说过会帮助她,可若是为了她这个平凡的凡人而逆天改命,是要受到天庭责罚的,她于神龙而言,不过是个转瞬即逝的人物,她不像拖累他。

寒川将眼里的泪水憋了回去,咬着牙忍着痛,终于向神龙露出了浅淡的微笑,嘴上虽说不出来,心里却在向神龙道谢。

神龙活了很久,久到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老去,他在六界游历了那么久,却从未见到一个像寒川这样的人,神龙说不出她的好,却也找不出她的一丝不好。她似乎没有任何毛病,她的好是每时每刻都能看到的,所以神龙具体说不出她的好。

这时他开始为寒川难过,这是他记忆当中第一次为一个人难过。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清寒川的命运,倘若他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决定改变她的命数,那么她现在就不会死了。

但若是寒川也和寻常人一样,他是不会将她带到身边的,也许寒川的到来就是意外,寒川的死亡虽是必然,却叫神龙想起寒川曾说过的话来,她曾说过她信命,也许这就是她的命。

神龙忽然仰天大喊一声,周围顿时风云突变,黑云滚滚,天地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一道道光柱从天空直指向地面,将众人震开了。

寒川等人的尸体便随那些光柱纷纷消失,神龙的身体却变成星星点点的金光,向天地各处散去了。

光柱消失后,众人纷纷清醒过来,都惊讶不已,寒姜也醒了过来,看到身边的陈王时,急忙将父亲从地上扶起来。

陈王满眼迷惑,不解地道:“姜儿,寡人怎么在此处睡着了?”

寒姜摇头道:“孩儿也像是做了一场梦,醒来后就在这里了。”

寒雪看着手臂上的伤痕,疑惑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寒姜摇头,寒雪说道:“去将太卜找来,叫他为寡人占上一卜,此事是凶还是吉。”

“是,孩儿这就去。”

寒姜将寒雪送回寝殿,要去请太卜时,忽然心口一阵疼痛,他捂着心口出了屋子,许是风太大的缘故,他止不住地流泪。

侍从们听他一个劲地念叨着“川儿”时,都以为王宫出了邪物,连公子姜都受到了侵害。

“可不就是邪物?你看看五帝姬那个娇荣殿,被毁成什么样了,真是奇怪,大王宴请宾客的日子,宫里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死了那么多人。”

“还不快些将这里清理干净了,就知道偷懒,要我说,这是天神发怒了,要惩罚我陈国,才会警告我们的大王。”

一群侍从七嘴八舌地讨论了一会儿,又开始清理陈王宫中莫名地出现的尸体。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