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凌雪秦朗大结局_凌雪秦朗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凌雪秦朗大结局_凌雪秦朗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8-06 01:03:54

凌雪秦朗大结局_凌雪秦朗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甜蜜前任,秦少步步为婚》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甜蜜前任,秦少步步为婚》由一笑静仪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凌雪秦朗,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年前她是他宠爱万分的未婚妻,如今同一屋檐下她是他最恨最厌烦的女人。他对她百般折磨,她屡屡退让。终于她万念俱灰,冷笑:“秦朗,你痛快点,要么杀了我,要么放过我!”。他却将她抵在墙上,“放过你?凌雪,把我儿子和我妈的命还给我,就放了你。”穷途末路时,她决定转嫁他人,他又堵她去路:“凌雪,谁给你胆子要嫁给他了?”那时她才知道,她怎能逃离他的魔掌。...

《甜蜜前任,秦少步步为婚》小说试读

秦朗呼吸一滞,镌刻深邃的五官蓦地一僵,转身就往楼梯那跑……

凌雪晕倒之后,被同事推到抢救室,第一时间就被唤醒。

“凌医生,您没事吧?”几个进医院工作不久的男医生丝毫不知道凌雪和秦朗的过往,趁着这样的机会,使着劲的朝美女医生大献殷勤。

一个倒水的,一个递水果的,让凌雪全身泛着不自在。

“我真的没事,在这休息会就好了,你们去忙吧。”凌雪轻声细雨的劝说着围着她足足有一圈的男医生们。

见凌雪被堵的密不透风,马荣终于倚老卖老,“凌医生这会没事了,你们赶紧回自己的岗位上去吧。”

此话一出,就听见隔壁抢救室门口传来秦朗熟悉的怒吼声,“给我让开,让我进去!”

闻声,屋里的人都不约而同朝隔壁跑去,想探个究竟。

“怎么回事?马主任,麻烦您扶我去看看。”身体还没缓过劲来的凌雪被马荣扶了起来,跟上他们的脚步。

“让我进去!”秦朗两眼猩红的推开面前挡住他去路的医生。

“秦总,病人情况很危机,正在抢救,这会您真的不能进去。”挡着他的两个医生真是闹不明白董事长突然急速匆匆的赶来非要闯抢救室干什么。

此话终于换回了秦朗的理智,他恢复冷静,立在那,下一秒,深邃的眸子闪过异色,薄唇动了动:“小雪!”

这样轻柔的叫喊恍如隔世,他这样轻声细语的呼喊她好像还在一年多前,凌雪想到其他,眼底一热,嗓音不听使唤的朝他高大的背影飘去。

“秦……秦朗,我没……没事,我在这!”

秦朗嗖的一下转身,目光与泛着泪眸的凌雪在空中交汇,而当看见她小鸟依人似的依偎在马荣怀里时,一双幽暗的眸子骤然收紧,视线紧紧的锁住扶着凌雪的那张大掌。

马荣一个寒颤,立刻缩回了手。

凌雪这才缓过神来,“二哥,这……这里是抢救室,你不能进去。”其实她想问的是:你是不是以为我晕倒了,才要闯进去看看。

可她怕听见他嘲讽她的只言片语,她怕是她自作多情。

“我当然知道是抢救室,我本来以为你要死了,想闯进去见你最后一面呢?”秦朗冷笑,接着扫着面前围着凌雪的一个个青年才俊,他又将心里的怒火转化为一把利剑,直插她的心房。

“原来你还没累死在手术台上,太可惜了,早知这样,应该再给你多安排一台手术。”

说完,满眼愤恨的凝着她一眼,甩手而去。

周遭的一切声音瞬间消失!

马荣轻拍着她纤瘦的脊背无声的安慰着,凌雪两眼漠漠的盯着秦朗急促而去的背影,她没有哭。即使心痛的红了眼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倔强的没有哭。

......

夜幕来临,秦家老宅的灯火陆续点燃。

一年前,突然中风的一家之主秦昭庭靠在躺椅上,两眼虚空的盯着前方的喷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爸爸,我回来了!”凌雪踩着夜幕,拧着一个柚子来到院子里,“今天我买了柚子,我剥给你吃好不好?”

秦昭庭嘴角艰难的挤出笑容,口齿不清,“好……小……小雪真好。”

凌雪放下背包,来到跟前,葱白的手指快速的剥着柚子,很快,一小块柚子送到了他的嘴里。

“真……真好吃。”秦昭庭吃着柚子,嘴角开始流口水,凌雪连忙拿口水巾替他擦掉。

“你……脸怎么了,是不是二哥打你了?”秦昭庭斜着眼,盯着她的小脸,困惑着问。

他中了风,神志时好时坏,有些记忆全无,但脑海里还对一些事留有记忆,他的意识里秦朗现在脾气很不好,对凌雪也不好。

凌雪淡笑,温柔的和他说话:“不是二哥打的。”

话落,就看见院子里驶进熟悉的车影。

车停稳之后,下来的人是秦朗,笔直修长的双腿,在暮色中,释放出他的气度非凡,与此同时,从副驾驶下来另一个妖娆的女人,徐玉娇。

一下车,女人上前,昂首挺胸的搀着秦朗的胳膊,她晚上穿的是大红色的连衣裙,在幽黄的灯光和徐徐的秋风中格外的耀眼,而在凌雪眼里却有些刺目。

“伯父好,小雪好!”徐玉娇跟着秦朗的脚步来到他们跟前,礼貌的打着招呼。

“你好,徐大夫。”凌雪缓缓起身,嘴角勾笑的回应,随后视线对上秦朗的暗眸:“二哥,你回来了。”

秦朗扫了她一眼,挤出了一个鼻音:\"嗯。\"

随后朝早早赶过来接他手里礼盒的佣人下达指示:“让厨房多做个剁椒鱼头,徐小姐喜欢吃。”

佣人低着头答:“知道了,二少爷,这就去准备。”回答完,视线悄无声息的落在一旁凌雪身上,片刻后退了下去。

徐玉娇笑眼盈盈的看着秦朗,声音温柔似水:“谢谢朗哥。”

……

餐桌上,九五之尊的位子当属秦朗,坐在他身边的是徐玉娇.

最开心的不仅有徐玉娇,还有秦昭庭的大太太陈玉莲。

陈玉莲的眼眸不停的在秦朗,徐玉娇和凌雪身上打转,最后将大家长扮演的淋漓尽致。“徐小姐,别拘束,来,吃块鸡翅。”

“谢谢大妈。”

“不客气。”陈玉莲看向主坐上的秦朗,打趣的问:“老二,徐医生这么漂亮,这会你是不是就定下来了,大妈要是没记错,你都快三十了吧?”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筷子不约而同的一顿,下一秒就听见秦朗不紧不慢的声线:“我们正在交往!”

低着头一直吃菜的凌雪,心头一揪,顿觉食之无味。

“那……那好啊。”陈玉莲闻言,心头一喜,看样子凌雪早就被秦朗放下了,不然他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主动承认徐玉娇是他女朋友。

此时,她心底的算盘打得越来越响,恨不得立马将远在美国留学的侄女喊过来和徐玉娇一绝高下。

那个侄女冰清玉洁,样貌和学识远远高于徐玉娇之上,既然徐玉娇能拿下秦朗,那她的侄女也有这个本事。

徐玉娇没想到秦朗会主动交代他们的关系,激动的羞红了脸。

秦昭仁看出了凌雪的异样,淫心再起,现在他也巴不得秦朗彻底抛弃凌雪,那样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垂怜她,

想到这,他忙不迭的夹起水煮鱼递过去,“小雪,快吃鱼,你看你最近瘦的。”

“谢谢二叔!”凌雪嘴角微勾,带着浅浅的梨涡,更衬托她那种倾国倾城的美,可此时的美明显带着失落。

一阵冷风忽然透过薄纱传过来,接着就是电闪雷鸣。

“呀,怎么突然下大雨了。”徐玉娇放下碗筷,眸色透着一丝担心,“不知道呆会我回去时大雨会不会停?”

“今晚你就住在这里。”秦朗半侧脸沉浸在微微的光晕下,那双眸子被衬出如墨一般的黑,丝毫看不出他眼底的情绪。

简单的一句话,让餐桌上的人表情各异。

徐玉娇大喜过望,本就光彩照人的脸此时泛着浓浓的红晕,面上却推脱,“这……这不合适吧?毕竟我们还没订婚,我住过来,我爸他……”

“我说住下就住下,矫情什么?”秦朗脸色一僵,声线低沉:“明早你不是有手术吗?正好一早坐我车去医院。”

“好……好的。”他这样一说,徐玉娇面上勉为其难的应声,心里却乐开了花。

“嗨,这都什么年代了。”陈玉莲更是不嫌事大,嗓音透着浓浓的暧昧,“都是男女朋友了,徐小姐有什么害臊的?”

说完,还不忘朝低着头只顾吃饭的凌雪看去,嘴角划过一抹讥笑。

凌雪一口气哽在喉间,上不去下不来,只能麻木的做着吞咽的动作,同时心底诧异徐玉娇明天怎么会有手术,如果没有记错,她这周是没安排手术的?

……

夜已深,整个秦宅已灯红通明,佣人的忙碌声也渐渐被寂静的夜色取代。

躺在床上的凌雪本应累的倒头就睡,可这会,她却睡意全无。

要是以前,凌雪最害怕的事,是夜里秦朗突然来访,然后不顾一切的强迫她,可是今晚,她居然犯贱的希望秦朗能闯进来。

秦朗的主卧就在隔壁,当初就是因为他们的房间紧挨着,所以也为他们约会和偷吃禁果创造了绝利的条件。

一年前被秦朗再次带回来,估计是为了夜里方便他施暴,他也没有赶她去更远的屋子里。

不可否认,此刻凌雪害怕隔壁传来让她心痛奔溃的声音……

……

徐玉娇轻推开门,端着一杯热牛奶朝落地窗前蹙眉喝着红酒的男人走过去,“朗哥,喝杯牛奶吧。”

秦朗眉心一皱的转身,见她只穿了见吊带真丝睡裙,嘴角微微勾起,深邃的眸底明暗相间。

“过来……”秦朗一记冷声朝她射过去。

徐玉娇暗吞口唾液慢慢走过去,心底却紧张不已。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