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陆一瑶樊邵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陆一瑶樊邵琛

陆一瑶樊邵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陆一瑶樊邵琛

发布时间:2020-08-06 17:08:23

陆一瑶樊邵琛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陆一瑶樊邵琛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樊先生,请高抬贵手》由秋风暖色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一瑶樊邵琛,内容主要讲述:“樊邵琛,你夺走了我爸的酒店,还不肯放我们家,你到底想怎样?““夺你家酒店是你爸罪有应得,不肯放过,是他罪该万死,而不放过你……陆一瑶,你是真笨还是假笨?”...

《樊先生,请高抬贵手》小说试读

樊邵琛听了医生的最后结论并没有多放心,瞧见陆一瑶皱起眉头一脸不舒适的模样,便让护士把她带回病房先。

等陆一瑶被护士送走后,樊邵琛冷言确认道:“淤血是怎么回事?”

医生虽然已经跟樊邵琛接触过好几次了,但是当樊邵琛沉下脸时,依旧会感到害怕,从而老实交代,“樊先生,我之前说过了,病人从高处摔下来磕到脑部产生动荡,所以容易形成淤血情况,及时发现疏散就不会有事。”

“接下来几天麻烦你们多留心。”樊邵琛淡淡叮嘱,语气缓和了不少。

孟嘉莹站在樊邵琛的背后听着医生的话,心里有些犯痒,想问如果淤血不散开会怎么样,但碍于樊邵琛在场,她不敢问,问了担心樊邵琛会对她更怀疑!她不能失去樊邵琛对她的信任!

“邵琛哥,我留下来照看一瑶姐吧,你今天不是还要上班吗?”她眯眼笑笑,细长的丹凤眼露出勾人的韵色。

樊邵琛没有看她,直言拒绝道:“不用,既然你回国是为了工作的,就该去公司。”

“不嘛,我刚回来没几天,时差都还没有倒过来呢,再给我一点时间休息,反正工作以后要忙好几个月的。”孟嘉莹撒着娇,让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

樊邵琛不为所动:“自己去玩,不要来医院。”

孟嘉莹:“……”

她怨念的看着樊邵琛的背影,咬唇一跺脚,没有理会医生的怔愣,再次追了上去,她不会放弃的,打死也不!

“邵琛哥!那你等会去公司吗?去的话捎上我,我也去公司那边了解一下我们正在合作的项目。”孟嘉莹说着推开病房的门,粘人声音让陆一瑶听个正着。

陆一瑶坐在床头,身后垫着两个枕头靠背,闻言她抬头看了进来的两人一眼,重点放在樊邵琛身上,他会同意的吧?

樊邵琛嗯了声,朝陆一瑶走去。

陆一瑶心里下沉,看来樊邵琛真的很疼孟嘉莹,她就没有见他拒绝她的,如果他真的喜欢孟嘉莹和孟嘉莹有了口头婚约,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还要抓着她不放?!

“还是很难受?”樊邵琛拉开床前的椅子坐下,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

陆一瑶轻轻的摇了摇头,突然捂嘴忍住呕吐的感觉,轻微脑震荡就这么难受了吗?

樊邵琛搭在膝盖上的双手紧了紧,到底是克制住了帮她揉揉的冲动,恼火道:“嘴巴不会说话吗,摇什么头、”

陆一瑶轻抿着唇低头不语。

樊邵琛剑眉微蹙,抬眼正好看见她额头上缠着的纱布,心下一软,放缓语气文问道:“知道自己是怎么摔下来的?”

陆一瑶状似思考,不等樊邵琛阻止,她就嘤.咛一声,忍着痛楚道:“我当时下楼,脚底好像踩到什么忽然打滑了。”

樊邵琛想让她别想,但又不愿放过蛛丝马迹,如果是人为,那就要尽快查清楚,不然等陆一瑶痊愈后再处理,黄花菜都凉了。

“地上有东西?”樊邵琛问最后一个问题。

陆一瑶没敢再摇头,因为轻轻一摇头感觉整个脑袋像引发了海啸,难受。她皱着鼻子说道:“没有任何东西,我低着头走路,什么都没看见。”

樊邵琛听到最后,责备道:“你是小孩子吗?低着头走路!”

他越听越生气,才不过离开一个上午的时间,这个女人就能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在家严密保护的家里她都这样,难道要让她时刻的带在身边?!

樊邵琛心里一愣,把她带在身边倒是个好办法,就是不太方便罢了。

陆一瑶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又换了态度,但她现在自己都顾不及哪里有时间想其他,听到樊邵琛嘲讽她的话,权当耳边风了。

谁说她不想活了?她爸爸还在等着她,她怎么敢抛下他一个人。

想到这里,陆一瑶很失落,也不知道她爸爸的病情好转没有,明明在同一家医院,他却不肯见自己。她知道跟樊邵琛走在一起引人口舌,但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她不这样做,爸爸就要坐牢了。

樊邵琛见她不说话,也不勉强,起身道:“等会程嫂会过,我希望你脑子已经摔清醒,不再乱跑。”说这话的时候,他带着几分警告。

现在陆一瑶跟陆振威同一个医院,见面是很容易的事。樊邵琛无法忍受陆一瑶和陆振威接触,只要他们不接触,他就可以把陆一瑶当做是个体和陆振威划分开来。

那样,他心里才不会迁怒陆一瑶,他中了这个女人毒,无解。

陆一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不免有些怨愤道:“我这样,也不能去看一眼我爸爸?”

“你这样都是你自己自造的,怪得了谁?”樊邵琛起身整理自己的衣袖,精致的袖扣在日光线的照射下隐隐闪着光。更加衬得他冷漠无情。

陆一瑶沉默了一会,忍着身上挫伤的软组织疼痛,“你已经对我爸爸出手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可以作废!”

“作废?只要我把手里的证据交给检察院,陆振威只要还有一口气都会在牢狱里度过,你要试试?”樊邵琛嗤笑一声,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的脆弱,看她如困境小兽一般走投无路辩驳无门。

他也不想这样对她,谁让她一点都不听话!

陆一瑶闭了闭眼,把哀求省去,声音虚弱透露着绝望,“所以,你果然只是在耍我,你还是会对我爸爸出手,樊邵琛你言而不信!”

呵,言而无信的到底是谁?

樊邵琛见她伤心的样子,不欲多说,把狠话咽回肚子里,平心静气道:“你答应我跟你父亲断绝的关系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动过你父亲。反而是你,三番两次的违反我意愿,再有一次,我会如你所愿的,让你看看如果我出手,你爸爸是什么下场。”

陆一瑶微怔,下意识的相信樊邵琛不会说谎,她忘记了害怕,急切问他:“那我的家是怎么回事?”

樊邵琛俯身靠近她,鼻尖抵着鼻尖,近到他能清晰看见她瞳孔里倒映着的自己,嘴角一扯,抬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她脸颊道:“他的仇家那么多,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答应不动他已经是极限,难道你还指望着我去保他吗?”

他声音温柔却没有暖意,像似在故意戏弄她,说完背脊挺直,又恢复一脸冷肃,转身带走孟嘉莹,丢下好好养伤四个字。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