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朕有眼疾叶紫txt百度云_顾今息殷逸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朕有眼疾叶紫txt百度云_顾今息殷逸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20-08-06 17:21:52

朕有眼疾叶紫txt百度云_顾今息殷逸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朕有眼疾》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朕有眼疾》是叶紫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顾今息殷逸,内容主要讲述:顾今息的仕途生涯出现过两个意外。第一个意外是殿试时,天子一道似有若无的眼风,轻飘飘扫过她,“上前一步,朕有眼疾。”就这么来来回回的,顾今息上前了整整四步。最后,皇帝忍不住了,忽地龙袍一晃,天子大大方方地走下了四步,相当靠近地扫了顾今息一眼。臣子全都僵住:惊!堂堂天子竟然说弯就弯!第二个意外,翌日圣旨下来,顾探花官袍走马时,被红艳艳的绣花球给砸中了。一般情况下,丢绣球的总是大家闺秀。可惜这次不同,这次扔绣球的乃当朝第一公主。顾今息抱住大绣球,有点欲哭无泪的样子。这,这,这,这皇家兄妹都有点病。于是乎,公主爱,皇帝宠的新一代之驸马爷,横空诞生了。...

《朕有眼疾》小说试读

殷逸却侧身,避过这个大礼。

“不必,这天下,是殷家的天下。殷家人享万民跪拜敬仰,自当以民为子,不过是分内之事而已。”

顾今息一愣,旋即更是开怀。

“是今息愚钝了,多谢公主赐教。”这位长公主,当真是个爱民如子的人。能有这样一位公主殿下,确实是百姓的福气。

看着顾今息真心高兴的样子,殷逸暗笑,真是个容易满足的人。

朝堂之事,不容耽搁,殷逸不能再流连,点头示意,转身大步流星的离开。

李公公紧随其后,出了百锦宫的范围后,殷逸沉下脸色。

“小李子,你最近是越发的会说话了!”

跟在身后的李公公抬袖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皇上这是要跟他算账了!

自己掌了下嘴,道:“皇上恕罪,奴才这张笨嘴,确实该打。”

“哼,是该打!不过,朕现在还要留着你这张嘴为朕办事,最好给朕警醒着些,稍有差池,看朕如何罚你!”

李公公悄悄松了口气:“在皇上面前,奴才哪敢耍什么花样啊?”

“少贫嘴。”

殷逸一声喝斥,今儿这事他确实心里窝着火,若不是在顾今息那里发泄过一番,再加上李公公也是从小伺候自己的老人,他一定不会轻饶了他。

“是,奴才不敢。”这个时候还是少说少错的好。

殷逸脚下不停,问道:“长公主找的如何了?”

“回……回陛下,尚未找到……”

“废物!”殷逸火气噌的一下就蹿了起来,“堂堂一国公主,竟然失踪数日,连个踪迹都查不到,朕养着你们干什么吃的?”

李公公嘭的一声跪下来,磕头请罪:“陛下息怒。”

深吸一口气,压下火气。

“跟上。”他还要刚去御书房,时间不是浪费在这些地方的,“通知晓春,给朕加派人手,再给你们三天时间,还没有消息,要他提头来见朕!”

“奴才遵旨。”李公公心中一惊,皇上这是真的怒了。

“对了,”走了几步,殷逸接着吩咐道,“你代朕去向母后请示,朕要缩减后宫开支,扩充国库,以备不时之需。”

李公公刚才在门口听到了皇上与顾大人的交谈,此刻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连忙应道:“陛下放心,太后娘娘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又深明大义,想必是支持陛下的。何况……”

“恩?何况什么?吞吞吐吐的是想挨罚吗?”看着李公公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耐烦地道。

“奴才的意思是,何况有顾大人从旁劝说,必然是事半功倍啊。”

“好个奴才,还敢打探主子的心思了。”殷逸笑骂一句,心里却着实被这个不痛不痒的马屁拍的痛快了不少。

“哎呦,奴才可不敢揣测圣意。只是这顾大人啊,”李公公竖起大拇指,“当真是这个--顶个的厉害呦。”

“哼,这话你可别让她听见,不然指不定尾巴翘到哪儿了呢。”

殷逸随口接道,却没有发现自己语气里那份与有荣焉的骄傲。

李公公暗自偷笑,心里松了口气,就知道提到顾大人就能保住这条小命蒙混过关。

“哼,别以为朕不知道你的小心思。三天之内,要是找不到长公主和姓沈的,就算顾今息亲自求情也没用!”

“奴才不敢。”李公公低头应道。

“最好如此。”

殷逸挥袖,走进御书房,反手将门带上。

“外头候着。”

御书房内,一道雕龙画凤的翡翠屏风,将御书房分成大小两部分,较大的一部分乃是皇帝平常用来接见大臣,商议国事的地方;而较小的一部分,一张简单却精致的雕花躺椅,一个楠木桌子,在这皇宫之中也算是出奇的简洁,正是供帝王平常批阅奏折,处理国事之后略作歇息的所在。

殷逸扔下一句嘱咐,独自进了被翡翠屏风隔离出来的小空间,手脚极快地拆下头上身上的朱钗饰物,脱下衣裙,从一旁的衣柜里取出龙袍换上。这也得益于他自小性子古怪,不愿让他人贴身服侍,现在倒也避免了当着外人面前换装的尴尬。

坐在桌案前,看着堆成小山状的奏折,殷逸头疼地揉了揉额头。

今天一天陪那堆女人在御花园浪费了这么长时间,看来势必要熬夜批奏章了。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走之前顾今息那张明媚到耀眼的笑,嘴角不自觉地呈现上扬的弧度。

“小李子。”

李公公推门而入:“陛下,奴才在。”

殷逸头也不抬,笔走龙蛇,言语之中却流露出丝丝的暖意:“去,通知驸马,就说皇上正在与大臣议事,稍后要与长公主一叙兄妹之情,让她不要心急。”

他这个“妻子”长久在外不归,还是像“夫君大人”报备一声的好。

“是,奴才遵旨。”

李公公领旨退下,一路赶回百锦宫,正撞上领着宫人往外走的徐公公。

“呦,这不是李公公吗?这是有何贵干啊?可是陛下有什么吩咐?”

徐公公笑着迎上去,这李公公可是陛下面前的红人,就连些不受宠的嫔妃都是要敬让三分的。

“是长公主殿下让咱家给驸马传个话儿。徐公公这是去哪儿?”

“哎,快别提了。”徐公公叹了一声,愁眉苦脸地道,“长公主殿下和驸马刚刚搬进来,这宫里的事物啊,都是内务府那班子人给打点的。那群大人,论起这伺候人的功夫,哪里能比得了咱哥俩?这不,出岔子了吧。”

李公公心里一惊,忙问:“怎么了?驸马爷发脾气了?”

从陛下的反应来看,恐怕对这位驸马颇为上心的,若是惹怒了驸马爷,这后果,恐怕不大美妙啊。

“没呢,若是第一日就惹怒了主子,只怕咱家现在就在慎刑司里待着了。”徐公公自嘲一句,语气还算是轻松。

李公公也跟着松了口气,道:“驸马是个好主子,好好伺候着,日后必定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语气中带着提点,也带着警告的意思。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