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谢容华姬桁为主角的小说 谢容华姬桁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谢容华姬桁为主角的小说 谢容华姬桁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发布时间:2020-08-06 18:16:54

谢容华姬桁为主角的小说 谢容华姬桁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庶女王妃悠着点》小说介绍

主角是谢容华姬桁的书名叫《庶女王妃悠着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桑葚酒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错信渣男嫡姐,她家破人亡,自己也一命归西。重生归来,她笑得嗜血,前世的账一笔笔都要算清楚。庶女又如何,金算盘在手,天下我有。渣男懊悔倒追,嫡姐扣头下跪,欺负过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三个字——爽歪歪。但是……这个王爷谁家的,怎么总是缠着她?“你到底要什么!”“要你。”她松了口气,还以为他要抢她的金子呢!...

《庶女王妃悠着点》小说试读

谢容华看着跪在地上的苏解语,眼中闪过了一丝嘲讽之意。

而后抬眸看向一旁端庄雍容的襄阳郡主,缓缓道:“郡主说的对,若将两个弱女子赶出谢家,岂不是显得我们谢家不讲情分,又辜负了老夫人对故人的情分。”

“我就知道,你素来懂事,知道以大局为重……”襄阳郡主对谢容华这般识趣十分满意。

却听谢容华又道:“所以……还请郡主,收留了她们吧。”

襄阳郡主嘴角的笑僵在了脸上,谢容华脸上的笑意更浓,道:“将苏姐姐赶出谢家,我不忍、祖母更是不忍。思来想去,苏姐姐住到长房最好了。”

“这样一来,母亲眼不见心不烦,我也时常可以去长房找苏姐姐,祖母也不会因为苛待故人之后而心生不忍,一举三得。”

谢容华拿出前世在商场上与人谈判的伶俐口齿,让襄阳郡主根本接不上话来!

“郡主宅心仁厚,又最能顾全大局,想必郡主是不会拒绝的吧。”谢容华看着襄阳郡主,笑语盈盈道。

襄阳郡主和苏解语拿道义压制谢容华,未曾想到竟被谢容华反将一军。此时襄阳郡主脸色红了又白,素来是个闷葫芦的谢容华,何时变得如此口齿伶俐了!

这苏解语和苏妙姑侄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襄阳郡主千方百计的将苏妙弄到谢家三房,可不是要自己接过这烫手的山芋。

可偏偏,襄阳郡主想不到拒绝的理由……

就在襄阳郡主支支吾吾的想要找借口拒绝的时候,老夫人权衡利弊,直接发话道:“好了,就如容华所言,你腾个院子让她们搬进去吧……”

“郡主,此事宜早不宜迟。苏姑姑还在夫人那扣着呢,我可不敢找她要人。我看正好今日就让苏姑姑迁去长房的院子,郡主的面子,夫人肯定会给的。”

谢容华顶着襄阳郡主吃人的目光,继续道:“虽然仓促了点,但郡主治家素来有道,仓皇之间腾出的院子,定不会让苏姑姑和苏姐姐委屈的。毕竟她们可都是老夫人的贵客呢……”

三言两语间,谢容华便将自己与苏解语的关系撇清。如今苏家姑侄在谢家的身份,是老夫人故人之后!与谢容华无半分关系。

“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事情处置好便都回吧。”老夫人起身淡淡的说道,语气威严,根本不容人拒绝。

襄阳郡主就算心中有一万分不愿意,但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恭恭敬敬道:“是,儿媳知道了。”

此时苏解语已知道谢容华容不下她,听说能搬去长房,自是喜不自胜。

“多谢老夫人、郡主恩典。”

苏解语低头谢恩,遮掩住了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狠戾之色!

只要她留在谢家,就还有机会将谢容华踩到脚底下。

她与谢容华两个一起长大,同样的起点。

无论做什么,她都比谢容华强。

可偏偏只因为谢容华生来就是谢家的姑娘,所以身份尊贵,生来就高人一等。而她穷尽所有努力,讨所有人欢心,依旧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的奴才而已!

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要毁了谢容华所拥有的一切,将谢容华踩在脚底下!

老夫人很是满意这般安排,叮嘱苏解意道:“郡主性子宽厚宽厚,若短缺什么,直接和郡主说便是。”

襄阳郡主听的死死攥紧了手中的帕子,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端庄神情,方才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听老夫人转而又吩咐谢容华道:“永乐伯出了事,侯府中孤儿寡母的也不容易。明日让你着人送几万两银子,接济接济他们。”

“好,明日容华就取了银子,着人送到永乐伯府。”谢容华含笑的应了下来。

这是一场交易,老夫人此次站在了三房这边。与此同时,三房也要给老夫人的好处,那就是银子!

所谓清贵世家、名流贵族,华丽的衣冠只不过是贪婪本性的伪装而已。

越是标榜着清贵高洁,实则内里越是不堪。可恨前世谢容华到死,才看清楚这点。

此番襄阳郡主精心布局,本是想将苏妙安**三房,让整个三房分崩离析。但未曾想到却被谢容华反将一军,接了苏妙和苏解语两个烫手山芋。

谢容华看着襄阳郡主吃瘪的样子,嘴角微微弯了弯。

旁人不知情,但谢容华却是一清二楚。

她那看似品性高洁、自诩名士清流的大伯谢英,实则贪婪好色,不知养了多少外室呢。只不过畏惧襄阳郡主威严,不敢带回谢家罢了。

苏妙生的貌美,生性又轻浮……

外面的雨还在下,主仆二人撑着伞,踏着血水离开。

谢容华浅碧色的裙摆上,被溅上的血水打湿。绣在裙摆上的芍药,沾了水,染了血,越发的鲜艳夺目。

从宝琴尸体边离开的时候,玛瑙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而谢容华眼中依旧是一片冷淡。

当初欠下的血债,必定让她们加倍奉还。这一切,都不过是才开始而已!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