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废婿为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废婿为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发布时间:2020-08-08 08:15:58

《废婿为王》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废婿为王》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江峰苏紫妍的小说是《废婿为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京都江家!一座孤零零的坟头毗邻狗圈,在这偌大的别墅之中,显得特别的诡异,毕竟豪门之中,放置坟墓,确实多有忌讳。可偏偏江家是!...

《废婿为王》小说试读

京都江家!

一座孤零零的坟头毗邻狗圈,在这偌大的别墅之中,显得特别的诡异,毕竟豪门之中,放置坟墓,确实多有忌讳。

可偏偏江家是!

凡是江家下人,每到坟墓处,都会吐一口唾液,表示对墓主人的鄙视。不知不觉,这习惯已经维持了快三年。

而坟墓里主人,名字叫做江明宇,是江家老爷子的二儿子。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就算是江明宇死,也要让她挫骨扬灰,万人唾弃,才解心头之恨。

这天,江家张灯结彩,一派风光,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老爷子七十大寿,江家亲戚高朋满座,觥筹交错。

“哼,你只是一条人人都可唾弃的狗!”江家长孙江华双脚用力,狠狠踩到少年的头上,戾气说道:“快叫!快叫!说你是江明宇的**!说不定,我还会放过你!”

他狂妄而又狡黠。

这脚下少年被踩的纹丝不动,但表情坚定,嘴角处留着殷红的鲜血。

堂上坐的是一位不苟言笑的老者。他眼神如勾,怒如寒冰。

冷冷回道:“你要要学江明宇,做一条人人唾弃的反骨狗吗?哼!不过这江明宇是狗,他的杂种,自然也是狗,没错,没错!”

老者阴森着脸,这言语仿佛是一把刀从牙缝里面啧出来。

江明宇当初不听安排,私自和**女人定终生,自然所生孽种,不被江家所接受!俨然若狗,老者算是认定了。

长孙江华见老者动怒,更加的张狂。

他双脚再一次动力,大声的呵斥道:“怎么不叫?难道想让我把你父亲的孤坟铲平,然后扔到狗圈里,你才肯叫吗?”

血浓于水,他可以受到屈辱,但是父亲尸骨不能再次受辱,他坚定的脸庞动了一下,此刻,他没得选择。

“汪汪汪”

“妈的,学的还真像,和你父亲一个吊样,哈哈哈哈”

“不过……不过……这狗到底是什么品种,难道是哈士奇吗?再叫一声,快!”

“是杂交狗!”台下亲戚朋友乱哄哄的说着,顿时一阵捧腹大笑。

“对,就是杂交狗,让我们在品味一下你的叫声!叫的好!有赏,哈哈!”,语毕,他一脸鄙夷的拽着江峰的头部,直接撞到了地上。

砰的一下,鲜血直流。

江峰头晕目眩,而后感觉自己头上,一阵清凉,一股献血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但自始至终,他只是咬紧牙关,连个疼字都没发出。

“这江家有个规矩,凡是上工前,准时会到你父亲坟前吐口唾液,可是我这个做堂哥的,不忍心啊!”江华啧啧着嘴唇,冷冷接着说道:“这唾液就那么点,怎么够?我每一次,都是撒泡尿,到你父亲的坟头,这样二叔就可以喝着尿醉生梦死了!哈哈”

说着,江华用力拽着江峰的领口,大声说道:“要不是人多,做堂哥的,肯定也让你尝尝,不过……不过……这来日方长!若是你没钱活命的话,堂哥说不定还施舍你几万块钱,留着狗命,也能尝尝我的独家酿尿啊!哈哈哈”

他脸上狰狞,自然知晓,对江峰越是羞辱,老爷子就越欢心。

“爷爷,这**的嘴可是硬的很啊!”

“嘴硬?”老者冷冷不屑一笑,说道:“江明宇当年不也是嘴硬,可三年前,还不是乖乖的回到我们江家,祈求我,让这个**回家,所以这下等人的嘴,可是软硬兼施啊!”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处置这个狗杂,和那老狗一样,关在狗圈里,活活关死!”江华沾沾自喜。

“老狗是你叫的?”这老者故意眉头微皱。

“孙子不才,但是也知道,凡是和爷爷作对的,都是我的敌人!”

老者颔首点头,满意一笑,捋了捋胡须。片刻功夫,他斜眼睨视,冷冷说道:“你是自己滚,还是赶你滚!”

老者准备示意身旁人。

“拿不会父亲的尸骨,我绝对不会走的”

“好,有骨气!”老者哼笑一声,瞥眼。

江华心领神会,隔了一会,便拿出来一把铲锹递给了老者。

“这是你的工具,拿走!”老者冰冷的眼神在江峰的身上扫视着。

咣当一声响,铲撬撂在了大厅。

映射的太阳光,铲撬一个闪亮,银制的,江家不愧是京都里面的贵族,就连是一把普通的工具都是用银子打造的。

只是对于江峰来讲,确实绝望,银是软的,如何挖地掘坟?

他咬着嘴唇,并没有说话,反倒捡起铲撬,一瘸一拐的冲向了雨中。

江华咧嘴一笑,环顾着亲朋好友,举起了酒杯,朗声说道:“来!来!来!大家喝酒,千万不要因为一条**,就耽误了心情!”

周围人点头,随声附和,并没有江峰之事而影响半点心情。

只是大厅的东北角,一位少女默默的望着窗外,这朦胧的雨雾中,一名虚弱少年,双膝跪地,顾不上雨水打湿的衣衫,用一把银制的铲撬,撬动着倔强如铁的坟丘,而他的身旁,分别站着两名保镖,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酒过三巡,五个小时后,江华搀扶着老者的胳膊,撑着一把银制的雨伞,在众多宾客的陪伴下,来到了后院狗圈旁的坟前。

此刻,坟已挖开,他呆呆的蹲坐在地上,一旁的铲撬早已经断了两截,满是泥土的双手流淌着献血,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和雨水混在了一起。

只是他眼角充满了泪花,望着这一堆堆白骨。

“挖到了你父亲的尸骨,那就滚吧!”老者笑了笑。

不过这笑,是好心的吗?显然不是。

因为这墓葬里面的骨头,显然不是一个人的分量,甚至是两个人,三个人……

“他是你儿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雨中的江峰,目光锁定在老者的身上,大声的咆哮着。

不想老者不屑一顾,哼笑一声。

“你冲我吼什么?你应该感激我才对,如果不是我,你父亲这条反骨狗又怎么可能和他的同类一起入土为安!”

老者说的轻描淡写。只是一旁的宾客捧腹大笑。

他竟然真的把父亲的尸骨和狗骨掺和在一起入了土,并且专挑和人骨一般大小的狗骨。

以至于现在的江峰已经根本分不清,到底哪些是人骨,哪些是狗骨?

这就是自己的亲爷爷?

他紧紧的攒着拳头,有朝一日,一定百倍偿还,以血今日之辱。

“你还不服气?有脾气?不过你若是有朝一日做大,可以找我报仇,但是你要估量自己配不配,你凭什么成功?人脉,钱、权利,你一个都没有,你拿什么反扑?你连做我江家的一条狗都不配!滚吧”

老者怒斥着。

江峰冷笑,他点头,脱下已经湿完的外套,小心翼翼捡起了地上的骨头,全部包好,扛在了肩头。

临走到老者的身旁,驻足脚步。

“今日是我父亲的忌日,也是你的寿辰,孙儿最后祝你,寿比南山!”

“我可不喜欢,一条狗在我的身旁汪汪汪的吠叫,拿上你的东西,赶紧滚蛋”

江峰玩味一笑,反倒忽然平静的说道:“你不要多想,我是害怕我报仇之时,只能去你的坟头找你了!所以你最好活的长一点”

他瞥眼瞪了他一眼。

话音刚落,老者的几个孙子豁然起身,凶神恶煞的看着江峰。

老者双手轻轻一拦,冷冷的说道:“好,我等你那一天!”

江峰环顾四周,意味深长的看着江家最后一眼,转身离开。

江家!今日之辱,我定百倍奉还。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