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主角叫唐熙月宫瑾宸的小说 唐熙月宫瑾宸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叫唐熙月宫瑾宸的小说 唐熙月宫瑾宸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发布时间:2020-08-08 18:06:55

主角叫唐熙月宫瑾宸的小说 唐熙月宫瑾宸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是涵瑄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唐熙月宫瑾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场意外,绝症又逢怀孕,她狠心提出分手。一别多年,再见,唐熙月试图解释:“当初因为生病,我是不得已才跟你分手的……谨城我们俩有孩子!”男人冷声:“现在你病好了,就回来找我?可惜,我已有挚爱!孩子这种借口都能扯,唐熙月,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宫亦悔:“证据在这里哟!不许欺负我妈咪!”男人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恍然大悟。回首再查五年前之事,他深知自己错的离谱,从此步上漫漫追妻路~...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试读

唐熙月从车中奔跑出来,哭着往医院里面奔跑而去。

她的儿子还在医院里,她必需马上回去。

病房里的宫瑾煵还没有离开,唐熙月走了,躺在病床上的那个小家伙,还是需要有人照看的。

“嘭”的一声,她冲跑进去。

宫瑾煵下意识回头望着她,却看到她的衣裙破成这样,什么都没有想,快速的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走到她的身边,为她披在身上。

“不用了。”她冷漠的拒绝,把他的衣服推开。然后掀开病床上,盖在宫亦悔身上的被子,将小家伙抱起来。

“他还在输液,你要带他去哪里?”宫瑾煵阻止她的举动。

她将宫亦悔放在自己的怀里,强行把他手背上的输液针管拔掉,利用医药胶布贴上。抱着他就往外面走。

“小姐……”林康和许小妍此时赶来。“把小少爷给我吧。”

“去开车。”她还没有弱到抱不起自己儿子的地步。

唐熙月的性格就是如此,除了会在宫瑾宸的面前服软,示弱之外。任何人在她的跟前,她永远都是那么的强硬,无坚不摧。

宫瑾煵目送他们离开,望着车子渐渐的消失,他的脸色沉了下去。

如今的宫瑾宸,对谁都充满了敌意。不仅是他,也包括了他曾经爱入骨髓的女人。

……

回到别墅里的宫瑾宸,给自己的母亲打了一通电话,那是关于唐家千金唐熙月的事。

母亲汪倩云只是简单的跟他说了几句。

“唐家在丰城的地位还有身份,足以与宫家相提并论。唐熙月是唐家唯一的继承人,她的手中掌握着唐家的命脉。如果她真的对你有那么好,当初你又怎么会被逼得去外地出差,回来的时候,又被人陷害出车祸,掉入了丰城大海里呢?

但凡她对你有一点真心,你也不会沦落如此地步。

妈妈知道你的性格,或许我讲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可你自己也能去查,不是吗?”

汪倩云说得没错,宫瑾宸是会去查的。他信任母亲没错,但对于任何人,他都不是绝对的信任,过去的五年中,他所经历的事,已经让他磨练得更加尖锐。

“这些是我花高价,从狗仔的手中,购买到的一些,关于少爷和那个女人曾经的一些消息。”叶净临被宫瑾宸调教得,做事也是雷厉风行。

一旦是宫瑾宸安排给他的任务,一般情况下,不会超过过三天,就会有消息的。

报纸,新闻,还有杂志上,全部都写着唐熙月,亲自与他分手的消息。而且唐熙月还发布记者会,能侮辱他的言辞,是一句都没有少。

‘我只是跟你玩玩’、‘一个宫家的私生子,怎么配和我唐熙月真的成为男女朋友。’、‘唐熙月从来都没有爱过宫瑾宸’、‘我爱的人只有汪仁杰’……

像这样的字眼,一段段的从宫瑾宸的眼前飘过。

他满脸都是愤怒,将手中的报纸,还有杂志,全部都撕扯成碎片。无情的扔在旁边,那燃烧着火的盆子里。

即便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可是在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里却隐约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愤怒,以及讨厌。

那讨厌和愤怒的来源,就是这个女人曾经,玩弄他的感情吧。

现在她有了一个孩子,还想要给他扣上绿帽子?真是下贱,又可耻的女人!

……

宫亦悔被野狗咬伤,回到唐家好几天,夜里都会做恶梦,梦到有野狗咬他。唐熙月为了照顾小家伙,衣不解带的守候着他。

这天早上,唐嫂去请唐熙月吃早餐的时候,却突然怎么都叫不醒她了。

“大小姐……你醒醒啊……来人……”唐嫂和女佣一起把唐熙月,带到卧室的床上,然后为她服用了抗癌的头痛药。

唐嫂因为不知怎么办才好,只能给宾城的路少打电话。这几年里,关于唐熙月的病情,一直都是由他在安排,照料。

“唐嫂……”唐熙月醒来的时候,刚好听到唐嫂拿着家用电话,在卧室门外的走廊里打着电话。

“哎,大小姐……”唐嫂拿着电话小跑进来,担心被她看到,她在给别人打电话,下意识的藏在自己的身后。

“是凯哥吗?”唐熙月吃力的坐起身来,她的脸色憔悴得吓人。看起来十分没有精神。

“我……对不起大小姐,我不是故意……”

“没事,把电话给我吧。”她安慰一声唐嫂,知道她也是担心她,不知所措而已。

“是。”唐嫂恭敬的把电话,交到她的手中。

“你去帮我看看亦悔吧。”

“好。”

在唐嫂走出卧室之后,她才给路宁凯通着电话。

“凯哥。”她轻声的喊着。

“熙月,我已经听唐嫂说了,你晕倒了,这几天还没有按照吃药,是吗?”

电话里传来路宁凯,那略微带着指责的声音,当然担忧自然也少不了。

“没有,唐嫂就是喜欢夸大其词。我怎么可能晕倒呢?我只是睡着了而已。”她拥被而坐,身体累得仿佛全身的血,都被抽空了一样。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你难道忘记了,医生是怎么嘱咐你的了吗?你的身体一天药都不能停。否则癌细胞加重,就很难控制了。

听凯哥的话,你再坚持一下。我给你组织的那个医疗团队,很快就会制作出一种特效药。

以后你只需要一个月吃一次,那样就不会太煎熬。”

“好……”对于路宁凯的话,唐熙月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听话的答应他。

在他的面前,她一向都很听话。

“听说……他回来了?”他问起了一个主要的问题。

“是。”她没有想要隐瞒他的意思,当然以他的实力,他想要知道丰城发生的事,绝对是轻而意举的。

“以后的日子还长,慢慢来,你不要太着急了。”他温柔的安慰着她。“过几天我会来丰城一趟,我帮你把药送来。”

“如果你太忙的话,就直接邮寄吧。不用刻意走一趟了。”

她担心几天后,她的脸色可能恢复不到那么快,她不希望路宁凯,看到她脸色苍白憔悴的样子,而担心她的身体。

“没事,刚好有一笔生意在丰城。”他淡然的回答。

“好。”

挂掉路宁凯的电话,唐熙月刚刚强打起的精神,立马像凋谢的花一样,全部都焉了。

‘以后的日子还长?’

这话不应该对她说,也不属于她。她自己的身体,她心里很清楚。最近感觉越发的无力,头痛的时候,也像五年前一样,钻心得要命。可能她的生命,就快要到尽头了。

现在的她,顶多就是在苟延残喘,用药物吊着自己的命而已。

她累得不行,瘫躺在床上,小睡了一会儿,反正有唐嫂照顾亦悔,她也不用那么担心。

醒来时是被林康打来的电话吵醒的,他打的是她的手机,不是家用电话。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