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吾家娇女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晏萩傅知行)

吾家娇女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晏萩傅知行)

发布时间:2020-09-19 16:10:38

吾家娇女小说全文精彩章节免费试读(晏萩傅知行)

《吾家娇女》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吾家娇女》是夜纤雪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晏萩傅知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怀恩公......

《吾家娇女》小说试读

下车进店,伙计上前给晏同烛几人请安后,就领着他们往里走。迎面就看到了傅知行,他穿着一件白色的广袖长衫,衣领袖口上绣着紫色的卷草纹。

晏萩远远的看着,觉得他俊秀中透着几分飘逸,宛若清风明月,又似山泉溪涧,即便是宫中那位有着天下第一美人之称的丽妃,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晏萩趴在自家大哥的怀里,看着这个艳压群芳的美少年,眼睛都直了。

“傅表哥,你怎么出来了?”晏同烛笑问道。

“怕你们寻不到地方,特来接你、们。”傅知行的目光落在晏萩的脸上。晏萩今日穿得十分的喜庆,大红绣金丝鹤纹的衣裳,头上梳着花苞髻,盘着雕花金珠串,她年纪尚小,没涂胭脂抹粉,素净的小脸上,仅眉间有个红点,愈发显得娇憨可爱。

晏萩从晏同烛的怀里过渡到傅知行怀里,小身子虽有瞬间的僵硬,但习惯成自然,她蹭了蹭傅知行的脖子;软软的触感,让傅知行脸上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晏同烛虽觉得妹妹的动作有些不妥,可是想到妹妹年纪还小,与傅家是通家之好,也就没怎么在意。

进到厅里,唐家两兄弟和闵家四兄弟都已到了,见晏家兄妹进来,都笑道:“你们可算是来了。”这番折腾,都已过正午时分了。

“潇潇快过来,和我坐。”唐泽招手道。

闵家四少爷闵自常亦不甘示弱地道:“潇潇和我坐,潇潇和我坐。”

“叫表姐。”晏萩纠正他,闵自常比她小三个月。

傅知行垂眸看着怀里的小人儿,掩藏在袖子下的手戳着她的肚皮,“潇潇要和谁坐?”

晏萩在美少年幽幽的带着些许威胁的目光中,缩了缩脖子,知趣地道:“我要和傅表哥一起坐。”

“潇潇,不可失礼。”晏同烛带妹妹出来,是打算自己照顾的,怎能累及外人?

傅知行唇角勾起了一抹满意地笑,“总归要依着潇潇的心意才是。”

“出来玩,总不能让潇潇不开心。”闵自白笑道。

两个表哥都这么说,晏同烛也只得道:“那辛苦傅表哥了。”

“无妨。”傅知行抱着晏萩坐下了,他又不是第一次照顾她了,他也很乐意照顾她,照顾一辈子都愿意。

大家落了座,伙计就把菜肴陆续送了上来。

傅知行夹了一筷子金雀花炒鸡枞菌,喂给晏萩吃,“味道如何?”

“清香回甜,爽口香脆。”晏萩赞道。

“这几日可是读书了?”傅知行笑问道,要不然不能这么出口成章。

“母亲说,恐日后言之无物,在外面行走,惹人笑话,让九哥哥每日念书给我听。”晏萩扭着小身子道。

“郡主这话虽有道理,可是你还小,不用学那些,只管快活的过日子。”傅知行又夹了片粥水茉莉花鱼片给她吃。

晏萩咽下嘴里的鱼片,道:“没有不快活。”每日看父亲拷问九哥哥学问,听九哥哥曲解那些典籍,让人笑得肚子痛。

傅知行见她笑得开心,知她是真不觉得读书辛苦,也就放心了,继续夹菜给她吃。傅知行专心致志地喂晏萩,另外几个人在闲聊,闵自白和晏同烛是太孙的侍读,唐江和唐泽亦在宫中读书,闵自彰、闵自轲则在茂竹书院读书,晏同亮在稼轩书院读书,晏同明在族学。

“听闻圣上已准良王入工部了。”闵自白道。

唐江随意地道:“良王儿子都有两岁了,是该入朝当差了。”

晏同烛笑道:“对了,圣上要给赵王指婚了。”

“这个与咱们没关系。”闵自白笑道。闵家嫡长房这一辈四个小子,旁支虽有年龄合适的姑娘,但身份不足以做正妃,闵家姑娘不做妾,即使是王爷的妾也一样。

晏家的情况与之相同,至于荣王府,那是宗室。事不关己,晏萩没有理会,努力地嚼着嘴里的芙蓉鸡片。

“下个月十七日的蹴鞠大赛,我报名了。”晏同亮对闵自轲道。

“我也报名了,到时候我们遇上,我不会脚下留情的。”闵自轲挑眉道。

晏同亮轻蔑地哼笑两声,“到时候场上见真章。”

桌上十道菜,傅知行通通喂晏萩一遍后,又端起杯子,“这是桂花蜜水,喝一口,润润喉。”

“傅表哥也吃。”晏萩是个好姑娘,不会饿着伺候自己的人。

傅知行喂她喝了几口蜜水,这才开始吃菜,填饱自己的肚子,他不是重口欲的人,不过家世太好,吃食自然精致,能入他口的东西,必然色香味俱佳。而且他还有小洁癖,因而见他没有换筷子,就直接用晏萩吃过的筷子夹菜吃,唐江、闵自白和晏同烛都呆怔了一下。

“潇潇,喜欢吃那道菜?”傅知行对唐江三人探究的目光,视而不见,仍旧殷勤地照顾怀中的小人儿。

“酥炸玉兰花。”晏萩脆声声地答道。

傅知行就夹了一片玉兰花,喂进晏萩红润润的小嘴中,又夹了片放进自己的嘴里,嚼了嚼,面对晏萩期盼的目光,赞道:“果然美味。”

“可惜只能吃这一回。”晏萩遗憾地道,她一个小姑娘家家,不方便常出门。

“只要你喜欢吃,必然就能吃到。”傅知行笑道。

“这一桌菜这般新奇,价格肯定很贵,还是不吃了。”晏萩心疼银子。

“不必如此俭省。”傅知行已默默地做了决定,让伙计隔一天就送几道菜和点心去晏府了。

快吃完时,闵自轲问道:“一会我们是去看杂耍,还是去看斗鸡?”

“潇潇想看什么?”傅知行柔声问道。

“不看了,回家。”晏萩自知年幼,跟着去,大家要照顾她,玩得不尽兴,她吃了这顿带着香气儿的鲜花宴,已然心满意足。

“潇潇是不是累了?”晏同烛探头过来,看妹妹的脸色。

晏萩摇摇头,“答应母亲吃过饭,就回府的,在外久了,祖母会担忧的。”

“那四哥陪你回去。”晏同烛虽有点遗憾不能随表兄弟一起玩耍,可妹妹要紧。

“府中还有事,就不与你们同去了,我顺路送潇潇。”傅知行插嘴道。

“这……”晏同烛虽然是四房的长子,比较稳重,但毕竟年少,还是有些贪玩的。

“有劳傅表哥。”晏萩虽知傅知行的话不可信,但他既撒了这个谎,她就承他的情,傅知行愿对她很好,护着她,她感念他这份情。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