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主角叫晏萩傅知行的小说 晏萩傅知行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晏萩傅知行的小说 晏萩傅知行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09-19 16:11:32

主角叫晏萩傅知行的小说 晏萩傅知行主角的小说

《吾家娇女》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晏萩傅知行的小说是《吾家娇女》,是作者夜纤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怀恩公......

《吾家娇女》小说试读

三个小家伙手牵手过去,刚站在文城县主后面,就听文城县主道:“锦月,你的棋艺越发的好了,我下不过你了,说,你是不是找了什么高手指点啊?”

“我母亲怕我整日的沉迷下棋,不做正事,怎么会给我请什么高手来指点迷津。”吴锦月闷闷地道。

“那就是整日都看棋谱,打棋谱,磨练棋艺啰?”文城县主继续猜测。

“我从我堂兄那儿借了两本珍贵的棋谱,偷偷钻研了一番。”吴锦月笑道。

“你钻研归钻研,别饭也忘记吃,觉也忘记睡,把身子给弄坏了,让姨母担心。”文城县主关心地道。

吴锦月笑笑道:“不说那些,我们再下一盘。”

晏萩微蹙眉,喜欢下棋不是坏事,但过于痴迷就不好了。而且文城县主虽是太子的女儿,但生母仅是一位庶妃,虽然太子妃地位稳固,但内宅妇人为了避嫌,一般是不会跟庶妃、庶出的县主走得太近的;可听她和吴锦月的对话,就知两人的关系非常的好;文城县主还称吴锦月的母亲为姨母,可吴首铺的夫人和皇后娘娘是同族,这事就相当令人回味了。

“潇潇,这下棋看不懂,我们去投壶吧。”合宜郡主把晏萩给拖走了,唐祉这个跟屁虫自是步步紧跟。三人玩闹了一会,就到正午时分了,侍女过来请众姑娘移步入席,晏萩、唐祉和合宜郡主被侍女送到了各自母亲身边。南平郡主见女儿精神尚好,放下心来,拿帕子给她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侍女们提着食盒,鱼贯而入,坐在上首位置上的太子妃笑道:“南平,那碗六宝瘦肉汤是给潇潇的。”

六宝瘦肉汤里放了薏米、山药、莲子、百合、玉竹和芡实,有祛湿开胃的功效,最适宜身体瘦弱的人吃了。

“多谢你想着。”南平郡主正担心这席上的菜,不合晏萩的胃口。

太子妃笑着摆了摆手,此许小事,何须言谢。

宴罢,还有堂会,只是晏萩却没兴趣听,她累了,太子妃让南平郡主把她抱进碧纱橱午睡,太子妃留下她身边的侍女春柳照应,南平郡主亦把甘草留了下来。

“我也要和潇潇一起睡。”唐祉不等太子妃和南平郡主答应,就飞快地踢掉鞋子,嘿咻嘿咻地往上爬。

虽说一个六岁一个五岁,屁事不懂,但是也不好在一个床上睡啊;南平郡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皮笑肉不笑地道:“三公子,潇潇觉轻,一点动静就会醒。”这是婉拒了他同睡的要求。

太子妃揉揉额头,虽然她是想让三子把晏萩拐来当儿媳,可是当着未来丈母娘的面,就这么胆大妄为,会吃苦头的,把傻儿子从南平郡主手中解救出来,道:“你回你的院子午睡去,等睡醒了再过来找潇潇玩。”

边说,边将唐祉给抱了出去,招来一内侍,“把三公子送回院子里去。”

屋内晏萩打了个小呵欠,闭上眼睛,沉沉睡去。南平郡主交待甘草好生侍候,出去看戏了。

晏萩睡了小半个时辰,就起来了,甘草上来伺候她穿衣,春柳让小丫鬟们倒来热水,等晏萩洗漱,重新梳了头发,戴上那个金项圈儿,春柳送上一杯蜜制枇杷膏,“晏小姐,这是太子妃让小厨房特意给小姐做的,小姐尝尝味道可好?”

枇杷膏里放了蜂蜜,甜甜的,十分的可口,晏萩喝了一大口,咂咂嘴,“好喝,甘草,去问做法,回去让家里的厨子做,给祖父、祖母、大伯父、大伯母,大家一起吃。”

“是,小姐。”甘草笑应了。

等把晏萩送去南平郡主身边后,甘草才抽身和春柳一起去问这蜜制枇杷膏的做法。英国公夫人过去将人抢抱了过去,“潇潇,跟姨母亲香亲香。”

“姨母。”晏萩亲亲热热地窝在英国公夫人的怀里。荣王世子妃和东宁郡王妃眼巴巴看着,她们当舅母的也想跟小外甥女亲香亲香啊!

平国公世子夫人傅氏慈爱地看着晏萩,笑道:“潇潇的气色看起来好多了。”

“这还要多谢嫂嫂送来了那许多的人参燕窝。”南平郡主笑道。

傅氏的母亲是澄阳大长公主,她和南平郡主是表姐妹,嫁进了晏老夫人的娘家平国公府,是晏老夫人的侄儿媳,“我们这样的人家,难道还缺人参燕窝不成,那不过是我当姨母的一点心意罢了。”傅氏觉得姨母比伯娘更亲近些。

“我知道姨母疼我。”晏萩插嘴道。

傅氏看着笑得可爱的小姑娘,暗自后悔,早知道潇潇要来,她应该把小三小四带过来的。全然忘记,就算她把两个儿子带来,他们也只能在前院,没法跟唐祉一样,跟在晏萩身边。

英国公夫人虽然很急切地想知道晏萩对那三个姑娘的印象和感观,好赶紧定下人去提亲,却也知道这里不是问话的地方,又略坐了一刻多钟,实在是忍不住,使了个眼色给南平郡主。

南平郡主抿唇笑了笑,姐姐娶儿媳的心,实在是太急切了。做为一个体贴的好妹妹,南平郡主不忍看姐姐着急上火的,起身请辞,太子妃还想留人,“一会小三过来,没见着潇潇,肯定要跟我闹。”

“如今天气暖和了,潇潇也能出门了,改天我再带她过来玩。”南平郡主笑道。

“可说好了,别等着我下帖子请你才来。”太子妃笑道。

“行,赶明儿,我天天上门,看你烦不烦。”南平郡主笑道。

“我高兴还来不及呢,那能烦呢。”太子妃笑道。

“你好生坐着看戏吧,不用送了。”南平郡主带着晏萩先行离开了;过了一会英公国夫人也找了个理由请辞,在路口那儿,就和晏府马车汇合了;南平郡主在晏家是四太太,上面有婆婆管束着,旁边又有妯娌盯着,实在是不方便谈话,英公国夫人就把妹妹和外甥女儿拐去了英国公府。

等婢女上了茶水,英公国夫人立刻将人屏退,急切地问道:“潇潇,今儿你也见过这三位姑娘了,你觉得那一个更合适你大表哥?”

“姨母,我把见着她们的事,说给您听。”事关大表哥的终身,晏萩可不敢大包大揽乱做决定,她把她进玲珑阁之后,所发生的事,一一说了出来,她本就聪慧,再者小小的身体里,住着一个经历一世的灵魂,说得格外的详细。而且她尽量不加入自己的感观在里面,虽然这三个姑娘中,她对姜琪的印象是最好的,可她又怕姜琪事先知道,有意而为之,到时候娶个心机深的进门,坑了她家憨厚的大表哥。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