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白嫦舒北夜迟完结版免费阅读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白嫦舒北夜迟完结版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0 09:44:06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白嫦舒北夜迟完结版免费阅读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是念兮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白嫦舒北夜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白嫦舒穿越成冷宫内的皇后,皇帝想要她的命,宠妃想弄死她,国师也要拿她祭天,甚至连一个小小丫鬟都不拿她当人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反抗!反抗!再反抗!白嫦舒打算先拿国师大人北夜迟开刀,却不成想先挑了一个最难对付的,把自己给折了。于是乎——“国师大人,你说啥是啥,我都听你的......”“皇后娘娘就你这宫斗的水平,这能活到最后吗?”担忧中。“放心,放心,国师大人觊觎我的美色,但我是他得不到的人!”众人皆道:皇后娘娘疯了......白嫦舒内心很崩溃,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慢慢看!...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第一十九章同逛

正准备把那个人揪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这个人不是刺客,而是一个女人。

光渗透进去的那一刻,他这才看清,躺在马车上的人竟是白嫦舒。

“你怎么在这儿?”他有些不解的问道。

白嫦舒‘嘘’了一声,警惕的朝四周看了看。

还以为她是在躲什么人,北夜迟也戒备了起来。

没想到她看到车外的景色是宫外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一**瘫坐在地上。

“到底发生什么了?”北夜迟见白嫦舒这样子,颇有些哭笑不得。

白嫦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北夜迟,“自从瘟疫解决之后,皇上就有意收回我可以随意出入皇宫的令牌,但一直没有找到由头,上一次跑出去被皇上知道,就趁机彻底收了回去。”

白嫦舒无奈的耸耸肩,男人的占有欲真的很奇怪,皇上就总想把她关在皇宫里。

“原来是一只向往自由的雀鸟被折断了翅膀。”北夜迟笑着揶揄道。

“我也理解他,毕竟我是一朝皇后。”白嫦舒眯起眼,笑了笑。

北夜迟没有作声,靠在马车上,闭目养神许久才道:“既然是一朝皇后,就该在后宫里好好呆着,还跑出来做什么?”

“假钱案那么奇怪,我可不想轻易丢了。”白嫦舒瞪了他一眼,似乎也很无奈,“我只有坐你的马车才能跑出来。”

北夜迟看她一眼,话里有话,“皇上把这件事交给我了,也算便利。”

白嫦舒笑笑,拢了拢散落在马车外的浅色衣袍,“就冲这个,我才来找你的。”

马车驶入朱雀北街,这个许有财是街头上有名的小混混,随便到街上一打听,便能够打听出些许名堂来。

东家言,西家语的,说的几乎都是许有财的坏话。

这个许有财,从小就没有人管他,亲戚朋友很少,大街上混着长大的,长大之后,又因为身强体壮,成为了街上的地头蛇。

这个人什么正事儿都不肯干,偷鸡摸狗的事情却是家常便饭。

文功武治一样不行,吃喝嫖赌倒是样样在行,他最大的乐趣就是偷点钱,去聚星坊最大的赌城。

要是赢了,晚上还会去青.楼里坐坐,包个姑娘住上一夜,就这样无家可归的日子,他也过得是津津有味,乐此不疲。

打听完这一切之后,白嫦舒这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些也没什么用嘛,街道上的人虽然常见到许有财这个无赖混混,但是也不知道他和什么人接触来往频繁。”

“他常去赌坊和青.楼,要是有人想联系他的话,说不定也会去那里找他。”北夜迟沉吟一番,道:“不如去那里看看。”

“好。”白嫦舒略微思忖,点点头便要往那里冲。

北夜迟却看着她嗤笑了一声,把她拽了回来,好整以暇的上下打量,“你就这样去啊?”

“那不然呢?”白嫦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素布长衫,就是一身普通人的装扮,一点也不会暴露她皇后的身份。

“赌坊还好,但是青.楼......你一个女子,若是进了里面,说不定会......”北夜迟挑了挑眉头,看着白嫦舒的眼神中尽是玩味。

言有尽而意无穷,白嫦舒从他轻佻的眼神里读出了他没说出口的话。

这人!又来打趣她!白嫦舒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羞愤的冷哼了一声背过身去。

街头就有一家成衣铺,男子的衣衫太大,最小号的试了几遍才找到合适的,青色的绸缎衣服,袖口绣着儒雅的竹叶,穿上之后,人还是显得瘦小。

再拿着折扇出来,轻一挥折扇,却意外的如她平时一般动人心魄,她学着男子的样子拘了拘礼,“这位公子好。”

北夜迟看着她的模样,笑了出来,“就这样吧,白公子,请!”

两人并肩而立,一个儒雅,气质出尘,有飘然若嫡仙之感,另一个虽身材矮小,但面色清秀,真乃一个白玉公子,一出去便引的路人频频侧目。

白嫦舒打开了一个折扇,轻捂着嘴,笑了笑说道:“不打扮成男子,都不知道,帝都的姑娘们这么热情!”

“等会你会遇到更热情的。”北夜迟嘴角勾起一丝完美的弧度,拉着她,便进了一家门前挂着灯笼的青.楼。

就是这儿?白嫦舒看了一眼门口的招牌,有些紧张的轻咳了一声。

“不问路,目的明确,看来国师大人也是这青.楼的常客啊。”白嫦舒轻哼了一声,本是打趣,但话一说出来,心里却真的闪过一丝不舒服。

本以为他是出尘不入世的人,和旁人不同,可现在看来,竟也是没什么不一样的俗人罢了。

北夜迟倒还真是轻车熟路,没有理会她的讽刺,抬步走了进去。

青.楼的老.鸨子惯会察言观色,一眼就看出这两位公子不平凡,立刻热络的迎上前来,“哟,两位公子来了呀,要找哪位姑娘啊?”

白嫦舒也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好奇的看着这里,真是红绸高挂,灯笼悬空,夜夜笙歌,在这里酒池肉林,可不是醉生梦死,真乃一个消遣的好去处。

她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些男子会沉浸在这种享受中,无法自拔。

既来之则安之,难得来一趟这种地方,不如先好好的游览一番。

她好奇的跑到台前,看着姑娘在台上献艺,嘴里唱着婉转的小调,声音清脆明亮,绕梁三日,余音不绝。

北夜迟见她跑过来跑过去,一副好奇的模样,便拽过她拉在自己身侧,语气中带着三分歉意的对老.鸨说道:“不好意思,我这个兄弟没见过世面。”

白嫦舒刚想反驳,北夜迟一记凌厉的眼神,狠狠的瞪过来,她立刻懂事的闭嘴,心里暗说,我这是从心,不是怂,不是怂!

“来一间上好的包厢,再把你们这的红鸾姑娘叫来。”北夜迟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包银子扔给老.鸨,老.鸨掂量了一番,立刻喜笑颜开,用那谗媚尖锐的声音去招呼客人了。

北夜迟把她带到包厢,趁着人还没来,把白嫦舒按在椅子上,手撑着她身后的桌子把人圈在怀中,狠狠的警告她,“少说话,多做事。”

“我懂我懂,男人嘛。”白嫦舒陪着笑脸拍了一把他的胸脯,清了清嗓子干巴巴的开口,“怪不得这里的男人快活似神仙,我见了都想试试!北夜迟,等会姑娘来了,你叫我避开,我会避开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在意我。”

北夜迟一头黑线,这就懂了,她懂什么了啊?便冷冷的解释道:“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我们是来查案的。”

“我懂。”白嫦舒依旧眯着眼睛笑了笑,眼神亮晶晶的闪着狡黠的光,“查案嘛,是公事儿,但您要是想办点私事,那也未尝不可呀。”

北夜迟一头黑线,现在就是越描越黑,越解释越不清楚,索性就不再提了。

白嫦舒见状打开扇子遮住自己的嘴巴忍俊不禁,可算让他也吃瘪了。

没过多久,那位红鸾姑娘就进来了。

一袭红衣,面如胭脂,因为常年跳舞的缘故,腰若细柳,步步生姿。

她姿态柔弱转过屏风,在看到白嫦舒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软糯的声音响起:“是你?”

糟了,被认出来了?

白嫦舒的心瞬间提到了喉咙眼,不自觉的握紧了自己的衣袖,她已经预想到明天大街小巷都在传皇后去嫖娼是什么场面了。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