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小说主角名叫白嫦舒北夜迟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小说主角名叫白嫦舒北夜迟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发布时间:2020-09-20 09:45:32

小说主角名叫白嫦舒北夜迟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是念兮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嫦舒北夜迟,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嫦舒穿越成冷宫内的皇后,皇帝想要她的命,宠妃想弄死她,国师也要拿她祭天,甚至连一个小小丫鬟都不拿她当人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反抗!反抗!再反抗!白嫦舒打算先拿国师大人北夜迟开刀,却不成想先挑了一个最难对付的,把自己给折了。于是乎——“国师大人,你说啥是啥,我都听你的......”“皇后娘娘就你这宫斗的水平,这能活到最后吗?”担忧中。“放心,放心,国师大人觊觎我的美色,但我是他得不到的人!”众人皆道:皇后娘娘疯了......白嫦舒内心很崩溃,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慢慢看!...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第九章为钱弑母

“怎么了?”

白嫦舒立刻回头,就见一个老妇人已经口吐白沫神志不清的昏在地上了!

她急忙俯身探查,这妇人病的严重:“快,将她抬到那边去。”

难民巷那边少不了一个像她这样负责的大夫,她匆匆和北夜迟告辞,又投入了治疗中。

北夜迟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听说有郎中在这里免费义诊,连药钱都不用交,就算没有得鼠疫的人,这两天求医问药的也不少,人生艰苦,白嫦舒看他们可怜,也通通都治了。

或许就是因为如此,名声打了出去,来的人更多了。

最近几天,那几个太医都有些忙不过来,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也都很认真负责,毕竟医者父母心,或许这些人,并不像她想象中那么功利,白嫦舒心情轻松了些,也上前去搭把手。

李太医见她来了,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今天又收容了很多病人,难民巷快没地方了。”

“也用不了多久了。”白嫦舒转头来笑了笑说道:“很快,所有的事情就都能够解决了。”

李太医正要问她是什么意思,是疫情快结束了,还是说他们这些人不用待在这里,要回宫去伺候那些王公贵族了,还没问出口,一个粗大的汉子,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来,目标是白嫦舒。

白嫦舒才不像那些只知道读书绣花的小姐那样文弱,她眼疾手快地踢了一个板凳在汉子的脚下,那个男人一时收不住脚,翻了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他还想起来,还好周围的人眼疾手快,连忙把他按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她在这里治病还治出仇家来了?

白嫦舒皱了皱眉头,缓缓地蹲了下来,看着男人,面相有点熟悉的样子,便出声问道:“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男子忽然厉声骂起来,就算被按在地上,也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脑门上爆出一根根青筋,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这个庸医,毒医,害我母亲性命,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你母亲?我记起来了,你母亲从山上摔下,摔断了胳膊和腿,是你带过来让我治疗的。”白嫦舒皱了皱眉头,这人的母亲只不过是骨折,就算伤口有恶化的迹象,也不至于害人性命。

她害他母亲性命,这话又从何说起?

难不成他母亲后来又生了什么并发症?白嫦舒正要仔细问问,那男人却胡搅蛮缠起来。

“都怪你这个庸医,治疗不好,害了我母亲,她都快死了。”男子说着,大声哭了起来,似乎真的很伤心。

不对,这男人有问题!

她相信自己的医术,更相信自己的观察,这个男人说话眼神飘忽,肯定有猫腻!

白嫦舒绝不会吃这个暗亏,不管这个男人有什么目的,她得亲眼证实,才能够相信自己的判断。

思及此处,她看向一旁围观的几个陌生男子说道:“我知道你们是谁派来的,我给你一个地址,你把他的母亲带来。”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

白嫦舒早就看出他们不对劲,不治病,也没见哪个病人是他们的亲人,只一直在这里转悠。

不过他们也没有做害人之事,所以便明白是北夜迟派过来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她相信这些人暂时会听她的话。

果然,他们听到白嫦舒说的话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你还想折腾我母亲,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男子还在叫骂,声音极其洪亮,好像生怕周围人听不到。

白嫦舒不想和他争辩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只想用事实来说话。

没过多久,人就被抬来了。

白嫦舒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妇人的面色,脸色苍白,的确有些失血过多。

不应该啊,自己明明仔细包好了......

揭开她受伤地方的衣服一看,这才发现,所有伤口都化脓了,恢复的极其不好,就连骨折的地方也是如此,她摸了摸骨头,没有愈合在一起,甚至还有些错位。

之前她明明在骨头骨折的地方,用夹板定位了,骨头还是有再生能力的,断裂的地方只要好好休息,就能尽快长起来。

为了这个妇人的伤口,她甚至还自己摸索出了**的制作方法,只为将她身上伤口太深的地方缝合起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汉子,汉子也正在看着他们这个方向,不知什么原因,汉子也不叫了,眼神的光透着心虚,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底气,都不敢和白嫦舒对视。

白嫦舒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个汉子心虚,害怕她查出什么,又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这个汉子一定是收了别人的钱,所以做局设计她,想把这件事情闹大,让她不能插手巫蛊鼠疫之事!

真是狠毒!不仅背后之人手段阴险,眼前的这个男人更是毒蝎心肠,这可是自己的母亲,竟然拿生养他的母亲的性命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她气闷至极,上前一脚踢翻男子,大声骂道:“父母皆艰辛,尤以母为笃,生你养你,含辛茹苦,还不如养一条狗,竟想以母亲的性命来换钱,你对得起她吗?”

男子被踢倒在地上,痛苦的直叫唤,嘴里也不敢骂了。

“我今天就替你母亲好好的教训你。”白嫦舒说着,又是一脚踹了上去。

这还不过瘾,白嫦舒还想再打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手臂却被人拉住,抬头一看才发现北夜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这里有他的人,想来他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别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而且一个女子当街殴打男子至此,传出去,不好听。”

“他干的就不是人事,还怕传出去不好听,我这是替天行道!”白嫦舒气的不行,下手一下比一下不留情。

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虎毒尚且不食子,人的心难不成比那还要狠毒?

北夜迟微微蹙了蹙眉头,“不管怎么样,国有律法,任何人都不得动用私刑,否则就是藐视天子。”

白嫦舒一个眼神瞟过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这都准备造反了,还怕藐视天子之罪?

北夜迟仿佛读懂了她的眼神一样:“世人皆有口,我是为你好。”

白嫦舒这才平静下来,喘了一口粗气。

北夜迟说的对,人言可畏,她现在需要的正是人心......

这才勉强收了手,又活动了一下筋骨,“爽。”

北夜迟看着她笑了笑,随后对手下的人吩咐道:“这件事情,按理来说该由府尹处理,我是国师,不好越权,你们把他请过来。”

有北夜迟的话,府尹大人亲自赶了过来,现在谁不知道,这北夜迟可是朝堂上的红人,皇上还有鼠疫的事情要仰仗他。

那个弑母的汉子,不知道是真的痛苦,还是因为害怕,被带走的时候双腿颤抖,一句话也没有说。

弑母乃是大罪,若是判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府尹大人见手下的人把人带走了,这才过来向北夜迟行了一个礼,“国师大人,这个人,要怎么处置?”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