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白嫦舒北夜迟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白嫦舒北夜迟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发布时间:2020-09-20 09:51:14

白嫦舒北夜迟小说全文章节列表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由念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白嫦舒北夜迟,书中主要讲述了:白嫦舒穿越成冷宫内的皇后,皇帝想要她的命,宠妃想弄死她,国师也要拿她祭天,甚至连一个小小丫鬟都不拿她当人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反抗!反抗!再反抗!白嫦舒打算先拿国师大人北夜迟开刀,却不成想先挑了一个最难对付的,把自己给折了。于是乎——“国师大人,你说啥是啥,我都听你的......”“皇后娘娘就你这宫斗的水平,这能活到最后吗?”担忧中。“放心,放心,国师大人觊觎我的美色,但我是他得不到的人!”众人皆道:皇后娘娘疯了......白嫦舒内心很崩溃,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慢慢看!...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第一十一章满宫皆空

“周边各国觊觎云国地大物博,土地肥沃,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废后不是查出来,鼠疫很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皇上,你仔细想想,有人做出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图谋的到底是什么?”北夜迟缓缓的说道,皇上多疑,所以他没把燕国的事情说出来,皇上自个猜到的,才会相信。

“朕的天下。”墨靖回答,心也凉了半截。

正是一年风光最好时,繁花开满了树枝,压得枝头弯弯。

蝶舞燕飞,绕着宫墙,翩翩起落,一个美人身着琉璃花色宫装,站在繁花树下,如果不是她时而皱眉,时而冷厉的神色,倒还真是一副工笔佳画。

南宫玉伸出芊芊玉手,大红的丹蔻比红花还要艳丽几分,摘下一朵花来,慢慢的在手指中心碾碎。

白嫦舒不除掉,始终是一个心腹大患,对他们的计划有碍。

去追杀白嫦舒的那个人,虽然算不上绝世高手,但是对付一个女人,绰绰有余,竟然就这样下落不明了,看样子是有人在保护白嫦舒。

她一片一片的揪着花瓣,直到小丫鬟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玉妃娘娘,掌事嬷嬷来了,说是问您宫里需要添置什么物件吗?”

“皇上赏赐的东西这么多,还需要内侍府过问吗?”南宫玉没好气的说道,话音刚落,仿佛又想到了什么,正了正神色,“等等,请人进来吧。”

小丫鬟立刻退了出去,随后一个身着女官服饰的人走了进来。

“是我,南翠。”进来的掌事嬷嬷说道。

“你居然扮成女官混进来了。”南宫玉点了点头,“我正好有事要跟你说。”

“上面知道你派出去的人失踪了,大为斥责,这些人还是不要在宫里见为好,免得暴露了身份。”南翠先声夺人。

南宫玉也没有太大的反应,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废后她,她和从前不一样了。”

“这个人我会找人留心,更重要的是,上面害怕鼠疫的事情被别人查出来,让你尽快动手。”南翠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周围各国都有动向,我们得尽快了。”

“好,这个不难办。”南宫玉应承下来。

“计划迫在眉睫,只要完成,就能荣誉归国了。”南翠笑着说道。

想念故乡的明月,想念故乡的风吹过一人高野草的声音,想念那肆意的生活,南宫玉深吸了一口气,很快就能回去了。

瘟疫传播的更快了,尤其是在宫里,大为肆虐,竟有收拾不住的架势。

两三日之内,病倒的宫女太监,竟有数百人之多,很多宫室都没人了,皇上想喝一杯茶,竟然也找不到人来伺候。

金瓦红墙,本是不会寂寥的宫廷。一刹那,像是一座死城一样。

皇上坐在万人之巅,忽然觉得害怕。

从前一呼万人拥,热闹非凡,而如今,他只觉得孤独和害怕。

他想到了北夜迟说的话,心里更加的慌张,连忙让人叫来北夜迟。

北夜迟总是一副好像天下事都掌握在手的模样,这让墨靖心里稍安,这才问道:“国师大人,废后前几日不是找到治疗的法子吗?怎么还会严重?”

北夜迟眯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随后说道:“天意难违啊。”

“此话怎讲?”墨靖问道。

“上一次祭祀未能成行,看来是老天生气了,所以开始了惩罚。”北夜迟一副痛心的模样说道:“天道轮回,总会惩罚不公之人。”

墨靖咬了咬牙,“还有什么法子吗?”

“只有祭祀,找出根源,回报上天,才能够解决。”北夜迟说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明日就是祭祀活动,皇上必得以自己的诚心,感念上天的恩德,无论结果是好是坏,皇上都得做自己要做的。”

墨靖点点头,不断的搓手。

北夜迟笑了一声,他从来不相信什么天意,只相信事在人为,若是一个人过度依赖上天倒也没什么,可这个人偏偏是一国之君。

他退了出去,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两岸夹道的红墙,竹林旺盛,青石路铺向远处深不见底的宫闱,远处却忽然走来了一道清丽的影子,似乎在想着心事,他微微的低了低头,嘴角噙起一抹笑容。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缘分二字,当真奇妙。

白嫦舒一抬头,也看到了他,心里正高兴,却害怕人多眼杂,不敢表露,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换了方向,“国师大人,真是好巧。”

“无巧不成书。”北夜迟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像是万年不化的冰川,周遭只有冷意二字。

这人当真就这一副表情吗?白嫦舒暗自嘀咕。

走到御花园,无人之地,只有莺歌燕舞,这些小东西可不会传达他们的话,北夜迟才停下,“这些人真是越发丧心病狂了,在宫中不断的制造着瘟疫。”

白嫦舒点了点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些人逆天而为,不会有好下场,我的药虽然能够让他们好转,却不能完全根除,这是一件麻烦事。”

“还是得尽快研制出解药,毕竟这是蛊毒,不是真的瘟疫。”北夜迟叹了一口气。

“我必当全力以赴。”白嫦舒知道医者父母心这几个字,那些病人大多都是宫女太监,平常被人剥削,现在甚至还要被人剥削去生命的权利,她看着就不忍心。

“好。”北夜迟郑重的点了点头。

假山后,南宫玉咬了咬牙,用手使劲的缴了缴绣帕,上面团凤花纹缴的发皱。

这两个人还真是厉害,里应外合的就查清楚了她的所有事情,还好现在没有证据,如果有证据,若直接呈交到皇上面前,她的计划就泡汤了。

等两人离开了,她才敢从假山后面出来,恢复了一下神色,又是那个滴水不漏的玉妃娘娘。

急匆匆的回到寝宫,叫来南翠,沉声说道:“我们的计划暴露了,这个白嫦舒,还真是神通广大,竟然搭上了国师,两个人已经查出眉目了。”

南翠的眉头深深皱起,“上面之前就说了,那个国师不简单,还真是如此,此人若是能为我所用就好了。”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南宫玉有些着急的说道:“计划不能败露,我也不能暴露。”

“你放心。”南翠眼中杀意毕现:“我有一个计划......”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