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白嫦舒北夜迟为主角的小说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白嫦舒北夜迟为主角的小说

发布时间:2020-09-20 09:54:13

白嫦舒北夜迟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白嫦舒北夜迟为主角的小说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白嫦舒北夜迟的小说叫做《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它的作者是念兮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嫦舒穿越成冷宫内的皇后,皇帝想要她的命,宠妃想弄死她,国师也要拿她祭天,甚至连一个小小丫鬟都不拿她当人看。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反抗!反抗!再反抗!白嫦舒打算先拿国师大人北夜迟开刀,却不成想先挑了一个最难对付的,把自己给折了。于是乎——“国师大人,你说啥是啥,我都听你的......”“皇后娘娘就你这宫斗的水平,这能活到最后吗?”担忧中。“放心,放心,国师大人觊觎我的美色,但我是他得不到的人!”众人皆道:皇后娘娘疯了......白嫦舒内心很崩溃,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们慢慢看!...

《皇妃嚣张:国师大人请自重》小说试读

第八章救灾救民

“我不在意这些,相反,我很乐意为我的盟友做这事儿。”

他的眼神总是如此通透,仿佛看穿了一切,让人无处遁形。

那厢,南宫玉派出去的人丢了,也没有办法声张,当看到白嫦舒安然无恙地回来时,她意识到,她派出去的高手,多半已经死了。

这一件事反倒让她投鼠忌器,不敢轻易施展了。

白嫦舒也放心了,接下来倒是可以着手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鼠疫之事全部由她处理,宫里还算是好的,被高高的院墙围着,瘟疫轻易进来不得,如果想知道瘟疫发生的原因,还得去疫情重的地方。

白嫦舒便带着御药房的数十名太医,一同进入疫区。大家伙都有些担心,但看到一个曾经母仪天下的女人都带头行动,大家伙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情况比他们想象的还严重,这里设施简陋,官府发现患鼠疫的人,便将他们集中在同一个地方,防止感染其他人,每天烧艾草消毒。虽然将病患隔离起来了,却吝啬于给他们抓药治病,只这样拖着。

上梁不正下梁歪,白嫦舒看着这些不作为的官府,有心却无力。当今圣上奢靡无度尽信谗言,导致下面官府的风气也腐臭得很,出了事只想着推卸责任。这样的国家,白嫦舒摇摇头,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李太医,我看这里情况有些严重。”白嫦舒拿出纸笔,在纸上写下一个方子,交给他说道:“这个方子,你照着抓些药过来,让他们喝着看看,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再调试。”

方子是原主记忆里本就有的雏形,她在基础上稍加改良,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李太医看了一眼,大为感慨,方子是好方子,可是他们现在的困难不是这个啊,当下便有些犹豫。

白嫦舒问了他很久,他才把原因说了出来,“这药不好找啊。”

药?这方子上是有一两味名贵药材,但也未必难寻,怎会不好找?

“我有皇上的便宜行事之权,你直接问御药房拿就好了。”白嫦舒说着,却见李太医脸上还有为难之色,突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心里不免冷笑。

不过就是嫌弃这些平民百姓不配用这些好药,何必找那些蹩脚的借口,皇帝不把这些百姓的命放在眼里,连草药都吝啬!

不过她也知现在不是为此生气的时候,心思一转,好脾气的说道:“现在病情凶猛,难保不会传到那些王公贵族们的家里,这些药我也拿不准,万一到时出了差错......”

李太医听了这句话,连忙点头,“我这就去准备。”

白嫦舒冷笑了一声,一个国家是否腐败,是否从根里坏掉了,从每一件小事上,都能够窥见一二,从根里都坏掉了,那便是气数已尽了。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个男人......不管两人的相遇如何不愉快,但是现在看起来,他倒比那个皇帝更像个仁君。

只是他的身份瞒的精巧,她现在也只能勉强猜到一二,希望自己没有帮错人吧。

药很快就拿过来了,白嫦舒根据个人.体质的不同以及老幼孕残的区别,对药材做了几种调整,随后才分发下去,让大家熬药。

虽然已经问诊问了一天,但是病情拖延不得,白嫦舒又走不开,看着他们把药好好按照自己的标准分发下去之后,她这才放心。

不管是鼠疫,还是巫蛊之术,苦的终究是百姓。

若是皇上体贴民生倒还好,只是现在上位者视他们的命如草芥,在这世道中,想活下来可太难了。

吃完了药,好几个人发生了排异反应,上吐下泻的,白嫦舒给他们每个人都把了脉,才发现这样也是排毒的一种方法,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痊愈的方式也会有区别。

折腾来折腾去,一晚上又过去了,第二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格外明媚,扫去了空气中淡淡的雾气,烟熏火燎之间,整个难民营如同仙境,十分的安详。

方子也能大概定下了,只等到时候把药分出去,这来势汹汹的鼠疫,也该结束了......

白嫦舒累得靠在柱子上睡着了,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刚来的那几天,环境也不好,主要是担心受怕的,现在总算不用为生命担忧了。

北夜迟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风景画,难民们在地上睡着,几个医官,在其中来回穿梭,熬煮着药,最重要的风景是靠在柱子上睡着的她。

他笑了笑,摘下一片柳树的叶子,在她的鼻子上轻轻划过,留下一片骚痒。

白嫦舒使劲的拍了一下,嘴里还嘟囔着,“哪里来的臭虫子?”说着,迷糊的睁开眼睛。

乍一看到北夜迟,她还以为是天仙下凡了。

她看着明亮的阳光在他身周渡上了一层金边,笑了笑,心里暗暗说道:“神仙你要不带我走吧,虽然在现代有诸多的不如意,但这里也住不惯呐。”

刚刚迷糊的许完愿,这才发现,面前站着的人不是天仙,好像是北夜迟,她一下子醒过来了。

真是睡糊涂了,竟然把北夜迟给认错了,还迷迷糊糊的想了那种傻话,幸好没说出来,不然可就真丢人了。

北夜迟也从恍惚中惊醒,略微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白嫦舒咳嗽两声,四处看了一眼,情况似乎比昨天好多了,只要继续吃药,这些人应该就没问题了。

这边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就要解决她自己的问题了,她需要北夜迟帮她。

“走吧。”白嫦舒说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到国师府,北夜迟自然的卸了面具,看见白嫦舒疑惑的眼神,他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解释,“这个虽然薄如蝉翼,但是戴在脸上挺闷的,还是取下来舒服,这里毕竟也没有我要瞒着的人。”

白嫦舒笑了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另一种关系的亲密呢?

不过联想到北夜迟要做的事儿,她立马打了个哆嗦,可不敢这么想,亲密?别吧,她还不想死呢。

她定了定神,还是决定谈正事,“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北夜迟坐在桌前,举手投足超然世外,让人侧目,“什么事?”

“这么诱惑还让不让人好好谈事儿了。”白嫦舒暗自嘟囔了一句,这才眼神瞟向别处说道:“你去禀报皇上,可以开坛祭天了,这话我本来也不想麻烦你的,可是想来想去,你说最合适,你是国师,皇上在这个方面最相信的人就是你,术业有专攻嘛。”

北夜迟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南宫玉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如果放任下去,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受害,是该处理了。”

“而且,向来得民心者得天下,你为这个国家所做的一切,百姓们的心中最有数。”白嫦舒边说边皱眉头,“战争总会有伤亡,如果能用最小的代价拿下都城,那是最好不过的了,皇帝残忍无为,是时候该把他从那个位置拉下来了,这一步一步,必须走好。”

“原来,你为我想了这么多。”北夜迟心中升起一股别样的感觉,这个女人,不但聪明,还把聪明用到了对的地方。

“那是,我也希望能破掉这个腐败的牢笼。”白嫦舒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看着北夜迟,“我可把所有身家都压在你身上了,我能不能活下来,可全靠你了......”

北夜迟闻言笑了笑,刚想说点什么,一旁突然跑过来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白姑娘!你快来救救我娘吧......她,她快不行了!”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