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许辛夷易扬741236_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许辛夷易扬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许辛夷易扬741236_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许辛夷易扬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0 09:56:37

许辛夷易扬741236_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许辛夷易扬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小说介绍

主角是许辛夷易扬的小说叫《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公子闻筝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其实易扬这双眼睛生的极好看,瞳仁漆黑透亮的桃花眼,就这么遥遥看着你时,眼神似醉非醉,你总会生出一种被他深情凝视着的错觉。但只有许辛夷知道,这男人骨子里冷漠得很,一句不耐烦的话,简直能让你心情下地狱。...

《寒门女配之听见你的声音》小说试读

易扬与许辛夷前脚刚出书房门,陈管家后脚笑着走进。

易老先生年轻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易家工作,这么多年,两鬓发白也没舍得离开易家,可以说是看着易扬长大的。

易夫人正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刚才和这夫妻两说了这几句话,脑子里一阵一阵的胀疼。

冤孽!

“陈伯,你让人把易扬和辛夷的房间收拾出来,爸回来之后,他们两就先在家住一段时间。”

陈伯一脸慈爱笑道:“这可好,老先生知道了,一定高兴,我现在就去安排。”

“等会!”易夫人叫住欲出门的陈伯,想了想,“等爸回来之后,你把家里所有的娱乐杂志全部给我扔了,一本也不许出现在爸的面前,还有电视里所有有关辛夷的新闻,都不许让爸知道。”

许辛夷名声在外,易家哪个都知道,除了这两年在山上疗养的易老先生。

“爸身体刚刚见好,医生说不能受太多**,劳烦您平时多关注些,千万不能让外边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传到爸的耳朵里。

话还未落,门外传来易扬气而失控的一声怒斥:“许辛夷!!!”

两人循声愣了片刻。

倒是陈伯先回过神来,笑着说:“估计又是少爷和少夫人在闹着玩呢。”

易夫人叹了口气,咬牙恨恨道:“真是两个冤家!行了,你去吧。”

陈伯笑着离开。

当天晚上易扬和许辛夷便在老宅住下。

两人刚结婚那段时间就是在老宅住着的,后来易老先生病发,去了山上疗养院修养,两人这才以工作方便为由,搬去市中心的公寓住着。

虽说是夫妻同住,但易扬工作忙,许辛夷也常年在外拍戏,动辄一两个月不着家,夫妻二人聚少离多,名存实亡。

被强压着在老宅住下,如果是易扬是一百八十个心不愿意,那么许辛夷就是三百六十个心的抗拒,但她却不能表现出一丁点的抗拒,相反,她还得表现得欣喜若狂,满怀期待。

这就很难过了。

好在许辛夷不是喜欢钻牛角尖的人,两年都过来了,再等等也无妨。

只是她有些奇怪,易扬既然连财产分割都准备好了,离婚协议书也准备妥当了,怎么就在签字的环节反悔了呢?

“小a,你说那王八蛋怎么就突然反悔了?按理来说不应该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建议宿主,别老说脏话,这样不好。」

“你可别误会,平时我可不说脏话。”许辛夷对镜卸妆,看着里面千娇百媚的一张脸,心情好了许多,“除了对易扬,他的混账程度,值得我特殊对待。”

卸妆洗澡后,许辛夷在全身镜前晃了一圈。

这么好的身材和脸蛋,真是便宜了易扬那双的眼睛。

走出浴室,一眼便瞧见坐在沙发上专注看书的易扬,穿着一身家居服,头发还略湿润地朝前额耷着,从许辛夷这个角度来看,眼前这个脱了西装的易扬少了白天里盛气凌人与不可一世,更多了几分亲和力。

许辛夷瞬间就想通了。

不离婚就不离婚,这两天让他悔不当初不就是了?

有什么好苦恼的?

让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讨厌自己,那可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她咋咋呼呼走过去,一脸惊喜从上抽掉易扬手上的杂志,并一**坐易扬大腿上,悄悄扯了衣袖,香肩半露。

许辛夷使出自己浑身解数,掐着嗓子娇滴滴道:“老公,你在看什么呢?”

当一个男人讨厌你的时候,你做什么都是错。

更别提这么大胆又露骨的行径。

许辛夷这么一漂亮的小姑娘或许在别的男人面前这样,那男人只怕是抵挡不住,可易扬不是一般男人,这男人铁石心肠,厌恶许辛夷已久。

虽然许辛夷至今也没研究出易扬为什么这么讨厌她的原因。

但这不重要。

“下去。”易扬半点不碰她,表情毫无波动,语气冰冷仿佛置身冰天雪地般。

许辛夷能感受到他面无表情之下强行压抑着的怒火与戾气。

敌不动我不动。

许辛夷非要赖在他大腿上,翻开那本杂志,是一本学术杂志,全英文内容她也不懂,就看到一页杂志上一位戴着眼镜女学者的照片印在上面。

“老公,你在看她?那你说,是她漂亮,还是我漂亮?”

学者单以用漂亮两个字来概括,许辛夷实在是肤浅。

对易扬这种看学术杂志的人而言,心里对许辛夷的厌恶与鄙夷只怕会更深一层。

易扬半点不想理她,伸手就把人从身上掀了下去,毫不怜香惜玉。

许辛夷一个趔趄,整个人毫无形象翻趴在沙发上,怒目看了易扬一眼。

但想到易扬水里进了脑子,她也就不和他这个残障人士计较。

“老公,你别这样,刚才妈找我谈了下,她说,爷爷身体不好,想让我们早点让爷爷抱上重孙。”许辛夷态度暧昧不明,眨着眼睛冲他抛媚眼,话里话外的意思显而易见。

——“快,快一把推开我,指着我鼻子狠狠地骂,说‘许辛夷,别以为把爷爷搬出来我就会碰你,这辈子我就算断子绝孙也不会碰你一下’!然后推门扬长而去,和你妈大吵一架,以母子关系要挟,一定要和我离婚不可!”

就在许辛夷雀跃等待时,易扬脸色铁青。

他不知道许辛夷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在听到许辛夷心里话之前,他确实很想这么做,可当他听到许辛夷的话后,莫名其妙冷静了下来,揉着似乎头疼欲裂的额头,离了她一米远,低声道:“你就站在那,别过来,有什么事就站在那说。”

——“这王八蛋怎么又不按常理出牌?”

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嘘寒问暖,“老公,你没事吧?是不是头疼?我给你揉揉?”

“不用!”易扬深吸口气,看着许辛夷一脸的担忧和激动,双眼微眯。

虽然不明白许辛夷为什么这么反常,易扬暂时也没有这个心情去了解太多。

爷爷就快回来了,老人家身体不好,不能受太大的**,而且以爷爷对许辛夷的喜欢,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和许辛夷离婚。

既然家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他俩离婚,那这个婚,暂时就不离了。

他倒要看看,这个许辛夷在搞些什么鬼!

时钟缓缓指向九点半。

易家老宅在有名的洑水湾别墅区,湖山环绕,远离市区,周遭环境十分安静。

是以,整个房间里只听得见易扬翻书的声音。

继激怒、色.诱失败后的许辛夷抱着被子,决定再接再厉继续造作。

“老公,时间不早了,我们该睡觉了。”

她钻进被窝里,长发撩到胸前,掀开枕边一侧的被子,刻意露在外的大腿露出一截白皙细腻的肌肤,性感撩人。

这两天桩桩件件看似是在易扬忍耐底线上蹦跶,可易扬是什么人?年纪轻轻就跟着身经百战的爷爷在如战场般的商场上周旋,见过的人哪一个不是千年的老狐狸?自己那点小打小闹,根本不够看。

既然易扬这么能忍,她倒要看看,易扬能忍到什么时候。

忍无可忍之时,就是她们离婚之日!

错眼避开杂志,易扬看到床上‘香.艳’一幕,目光微暗,眉眼微沉,微凉的手心突然之间莫名其妙升温,像是攥着一团火,渐渐从手心燃烧至手臂,继而席卷而来,蔓延全身。

但也仅仅只是一瞬,他逼迫自己转移目光。

“把衣服穿好。”

许辛夷笑了,“睡觉穿什么衣服啊。”她拍拍身侧的位置,抛了个媚眼。

她几乎都能猜到易扬心中在想什么。

——“这王八蛋心里肯定是在想,‘我易扬今天就算睡地上,睡沙发,睡窗台,也绝不会和许辛夷睡一张床!’,或者‘这女人不知羞耻竟然敢勾引我?呵,女人,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

结婚两年,许辛夷与易扬聚少离多,再加上易扬一直不喜欢她,对她厌恶有偏见,不愿和她睡同一张床。

她记得结婚后的第一个晚上,易扬冷静的目光看着她,并告诉她,这辈子他都不会爱她,更不会碰她。那晚,他在书房工作了一夜。

后来搬出老宅后,易扬宁愿睡客房也不愿意睡主卧,宁愿住酒店也不愿回家,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避之不及,要为自己的**之身守寡似得。

现在在老宅,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依照从前易扬的作风,应该会去别的房间睡才是。

——“平时不是一直都很嫌弃我吗?赶紧发火去客房睡。”

易扬不高兴,她就高兴,易扬高兴,她就不高兴。

听到许辛夷的声音,易扬缓步上前,站在床沿边上,居高临下沉默看着她,审视两秒。

四目相对,思考了五秒的易扬毅然掀开被子,然后上床,睡觉。

还卷走了许辛夷大半的被子。

许辛夷大半个身子裸.露在外,冷风一吹,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静了一静。

“!!!”

许辛夷一时间也没料到易扬对自己厌恶程度降低了,两年来破天荒的头一次愿意和自己睡一张床,脸色刷的一下垮了,仿佛吃了个苍蝇。

这么能忍?

“老公……”

易扬睁眼,“睡觉。”

说完闭眼。

许辛夷怯怯躺下。

有点冷。

许辛夷攥着被子一角,一点一点将被子往自己身上扯。

扯过来的被子还裹挟了易扬身体的体温。

她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和易扬同床共枕,只是……

——“都说男人二八年轻气盛性.欲强,这王八蛋这么多年没有过女人,万一晚上突然开窍然后拿我开刀怎么办?”

——“应该没那么禽兽吧?”

——“但是如果真有这么禽兽,我是叫还是不叫?是抵抗还是不抵抗呢?”

——“不行,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可不能任由这男人给糟蹋了。”

许辛夷攥着被子,悄悄往外挪了挪,离易扬远了些。

「警告,您‘情根深种’的人设即将奔溃,请补救!」

“……”许辛夷悄悄往里挪了挪,挪回原位。

敌不动我不动,就这样吧。

只要易扬不做些什么,睡就睡。

如果他真敢做些什么……

许辛夷目光落在手边床头柜的台灯上,这台灯应该可以。

就在她准备保持这样的距离睡觉时,被子猛地被掀开。

许辛夷先是一惊,而后抱着被子坐起身来,惊恐的眼神看着易扬。

——“来了来了,这王八蛋果然对我有非分之想!”

——“完了完了,万一我怀孕了怎么办?离婚这事肯定没影了,到时候我生了孩子,身材走样变黄脸婆,这狗男人在外继续沾花惹草,然后打我骂我羞辱我!”

——“不行不行,我不能受这样的委屈!”

——“禽兽!衣冠禽兽!”

易扬一言不发起身,背对着许辛夷,在许辛夷看不到的地方,脸色气的青白。

听听,许辛夷这想的是人话吗?

非分之想?

是疯了吗对她有非分之想?

他有那么饥不择食?

易扬后悔了。早在之前,他就应该当断即断和许辛夷离婚的,不该怀着好奇心而拖拖拉拉!

半晌没动静。

“干嘛?”试探问完这两个字,许辛夷又觉得有点歧义,咽了口口水改口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你说,你不想和我离婚,对吗?”

许辛夷昧着良心点头,“对。”

易扬转过身来,强行将怒火压了下来,眼神阴翳不明,沉沉盯着许辛夷。

自上而下的俯视,压下一大片阴影,易扬眼底的锋芒显露无疑,上下打量着她,心内静静盘算了一会,说:“那好,我们约法三章。”

许辛夷隐隐嗅到了不好的预感,总感觉易扬这眼神不怀好意。

理智让她不能答应,也不能让易扬接着往下说。但人设不能崩。

她小声试探道:“约法三章?”

“第一,以后接戏,你不许接床戏,吻戏,任何与男人有亲密关系的戏。”

许辛夷为之一惊,忙不迭反驳,“不行不行,老公,我是个演员,演员最重要的是艺德,那剧本是导演写的,导演让怎么演我就得怎么演,再说,床戏吻戏这种,在影视圈其实无伤大雅,大家都……”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以后你的剧本给我过一遍。”

——“我忍!”

易扬挑眉,“第二,以后不许和其他演员明星走太近,分寸你自己把握好,请你记住,你已经二十七岁了。”

——“……杀人犯法杀人犯法,许辛夷你冷静,千万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千万不要和一个二十八岁的老男人计较!别激动别激动!”

“第三,”易扬双眼沉沉盯着她,犹如猎豹紧盯着自己的猎物,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不许说脏话!”

许辛夷下意识反驳,“我什么时候说脏话了?”

——“这王八蛋是不是故意在整我?”

——“王八蛋变态狂,我就骂你怎么了!怎么了!”

易扬闭眼忍了又忍,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从嘴里蹦出来,“……如果你同意的话,那么我可以考虑,暂时不和你离婚。”

许辛夷面带微笑,心里却在问小a:“我可以敲爆这王八蛋的狗头吗?”

「不可以哦,在您的丈夫面前,您不能崩‘情根深种’的人设。」

许辛夷忍了又忍,忍了再忍,最终在易扬面前,微笑着,感激着,怀揣着一种想敲爆他狗头的心情,欢天喜地、备受屈辱地、咬牙切齿地接受了这个丧权辱国条约。

“好,老公,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不和我离婚,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房间里有没有什么趁手的东西可以让我敲爆这**的狗头?”

许辛夷双眼在房间内游荡,注视着桌上一花瓶,思考着用花瓶来敲爆易扬狗头的可能性。

易扬随着她的目光放在那花瓶上,脸色渐渐沉了下来。

“还有,我说过,我对你没有兴趣,你的身体对我而言,和菜市场的大妈没有区别,所以请你不要自作多情。”

目光落在许辛夷半露的香肩上,肩头白皙圆润,锁骨平直凹陷,衣领往下,是一抹美妙香.艳的弧度。

许辛夷一哽。

——“真可怜这王八蛋,年纪轻轻就瞎了。”

——“菜市场大妈?那你有本事和菜市场大妈睡觉啊你个死扑街!”

易扬眼神一暗,甩脸而去,“我去客房睡。”

打开房门,门外站着一名佣人,笑着问道:“少爷,少夫人,夫人让我来问你们,用不用下去吃夜宵。”

——“吃宵夜……呵呵,王八蛋扑街仔!食屎啦你!”

易扬扬声怒道:“不吃!”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