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萧如意李凌云小说阅读

《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萧如意李凌云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1 13:01:26

《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萧如意李凌云小说阅读

《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萧如意李凌云的小说叫《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本小说的作者是不知南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几回肠断处,风动护花铃……她是一国公主,他是少年将军。他许她十里红妆,却因一道叛国圣旨终成陌路。她为放他众叛亲离,而当他携手另外一个女子破她家国,她终是以一身嫁衣跃下城楼……计中计,局中局,究竟是谁覆了谁的天下?...

《护你一世长安赵幼萱林晋宇》小说试读

萧轻雪浑身已痛到麻木,不过听到娜云哲的话,喉间还是发出了嘶哑难听的笑。

“你笑什么?”娜云哲眸眼一厉,脸上染上不悦。

“娘娘自导自演的戏,怎好叫别人背锅?”

“大胆,竟敢口出狂言!”

宫女急急出口打断,有些心虚的往外边看了下,下一刻声音阴鸷,“娘娘,她——”

“无妨。”

娜云哲一点也不在意,“她就算知道又如何?”她摊手转了一圈,表情愈发嚣张,“可有谁听见了?”

她走向刑具,取了一个正在火堆中燃烧着的通红烙铁棍,然后,慢慢接近木架上的人。

“萧轻雪,你信不信,就算皇上真的知道是我做的手脚,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他也不会拿我怎么样。而这——”她手中的炽铁在她面前游走,“就是我们之间的差别。”

烙铁的热气扑面而来,女子眼中却已经没有了叫恐惧的情绪,缓慢抬眸,对她对视。

“你想要的,全都得到了,还在害怕什么呢?”

那双枯井般的眸似一下看穿了她心里最深的恐惧,娜云哲的表情一下愤恨起来,“你懂什么!”

“呲——”

皮肉焦灼的气味渐渐散开。

受过夹棍的十指早已痛的不能动弹,而此刻却是紧紧攥成了拳。脓血,从指缝中溢出,滴落,在地上开出一朵朵红色的花。

萧轻雪喘息着忍受左胸前的剧痛,嘴角,僵硬地一点点拉高,“怎么,被我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萧轻雪!”她大吼一声,随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哼出一声不屑,“我的确犯不着跟你一般见识,反正长卿哥哥现在是我的。哪怕,他曾那样地深爱过你。”

爱?

李长卿,竟是爱过她么?

萧轻雪闭眸,脸上极尽嘲讽。

像是看穿了萧轻雪此时的想法,娜云哲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怎么,你不相信?也是,看着现在的长卿哥哥,连我都几乎忘了,他曾那样疯狂的爱过一个女人,那个他就算重伤昏迷也会唤着‘啊雪’的女人。”

娜云哲定定看着她,第一次吐露自己隐晦的心思,“萧轻雪,你不知道吧?我嫉妒你,发疯一样的嫉妒,在很早很早的时候。”

萧轻雪始终闭着眼,而娜云哲像是一下打开了话匣,她只是自顾的,说了好多好多李长卿叛国后在西域隐忍的往事。

原来,他也不是一开始就成功的。

原来,他也做了很多卧薪尝胆的事。

原来,他也是如此的恨着她……

萧轻雪睁开眼,看着逐渐激动起来的娜云哲,她声声控诉,而自己,始终面容淡漠。

“萧轻雪,这些年,是我一直陪在长卿哥哥身边;是我利用父族的力量帮他打下天下;也是我看着他一点点把你从他心里摘除。现在,你凭什么还出现在他面前?凭什么!”

娜云哲说到情动处,眼里闪过疯狂,她快步走近箍着轻雪双肩,“你去死吧,你死了,长卿哥哥才不会痛苦。”

她的手不知何时伸向萧轻雪的脖子,力道不断加重。

“你去死吧,死了,谁都不会有痛苦了,死吧……”

萧轻雪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女子,她感到呼吸渐渐薄弱,却是闭了眼。

不如,就这样结束吧……

“娘娘!”

有人惊呼。

萧轻雪感到脖子上的力道在减轻,睁开眼,却见娜云哲捂着肚子蹲了下来。

主仆这才惊慌起来,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出事。

被扶着离去前,娜云哲还是忍着痛冲她留了一句话。

“萧轻雪,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只要你认罪赴死,我绝不迫害你五姐一家。我等你的回复。”

身后的人一直沉默,不过娜云哲知道,她听进去了。

待到被心腹扶到外面,娜云哲这才撤了覆在腹上的手,紧蹙的眉舒展,宛若方才的痛苦都是幻觉。

“娘娘,你——”这下,就连心腹也是惊奇的看着自家主子。

娜云哲瞥过犹自吃惊的宫女,眼幽幽环过寂静的周围。

“真亦假时假亦真,连你都分不清楚,更何况是她呢?你且看着吧。”

看着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的主子,宫女这才了悟的赞叹。

“娘娘英明。”

清心殿,行宫中皇帝临时处理政事的地方。

接到地牢里上报的消息,是在两天后。

李长卿用朱砂御笔批阅着手中奏折,听着下面跪着人的禀告,手中不停。

“你是说,她招了?”

“回皇上,听她这意思,好像是说要招,不过,不过——”

内侍回忆着刚才牢头的禀报,面上有着纠结,下一刻瞥见上头投过来的视线,打着颤全盘托出——

“皇上,牢头说,她定要见到皇上才肯亲口承认,牢头还说,还说那人怕是熬不过这几日了,您看这——”

奏折中的朱砂在纸上晕染开,他眼中晦涩,而后,终是将御笔一搁。

“皇上?”

李长卿已从御桌后起身,“无需跟随。”

行至门口忽然一顿,“去把绮里溪唤来。”

“是。”

地牢

萧轻雪不知道自己已经是第几次从昏迷中醒来了,只是每次醒来的愈发艰难让她心知,她怕是,没多少时间了。

大概也是知道她快死了,牢头近几日倒停了严刑。不过之前落下的伤口早已化脓,自己身上的腐臭味,她从最初的恶心到现在的麻木。

何曾想过,备受尊荣的清昀公主,会有这一天?

此刻,萧轻雪倒在潮湿的草堆上,气息奄奄,而脑子,却是异常活跃。

以前的一切,如走马观花般,一幕幕闪过。

最后,画面依旧还是定格在一个男子身上。

发凝着血,干巴巴的凝在脸颊上,脏污面容下,嘴角轻轻牵起,些许自嘲。

视线中的男子凝着她,神情,是她早已习惯的疏漠。

她叹了一声,轻的连自己都不曾察觉。

“萧轻雪,你唤朕来,便是听你叹气的么?”

寂静的地牢内,一道突兀的声音,就这么在她的耳边炸开。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