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落花宫小说_花无忧墨时年华芸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落花宫小说_花无忧墨时年华芸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发布时间:2020-09-21 13:14:41

落花宫小说_花无忧墨时年华芸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落花宫》小说介绍

主角叫花无忧墨时年华芸的小说叫做《落花宫》,它的作者是夏雷炮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你凡间历劫,她救过,你那你可知,我曾也为你过历劫……”墨归历羽九道天劫时,遭算人计,是用她了本法命器替他挡下天了劫,他护安全,可他醒后来,却所把有的情事都忘了。她爱他,但不想挟恩报图,然而太帝雍君,也是就花繁落的父为君了她的全安,硬是将人两捆绑在了起一。就此,造成了日她后无的尽痛苦。...

《落花宫》小说试读

星岚却没有给他那么多悔恨懊恼的时间,凉薄的提醒道:“叫你来,不是想看你表演如何忏悔的,做你该做的事,那是你唯一赎罪的机会。”

墨归羽缓缓的抬起了头,看着快要支撑不住的法阵,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他咬破了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道转生符箓,轻轻一推,将它送入法阵内。

一道强光覆盖了整座落花宫,刺得人睁不开眼,白光之中,一个浅蓝色的身影倒影在其中,影影绰绰。

有个熟悉的声音,远远的飘来。

雨桐和星岚瞬间激动了,“繁落……”

花繁落笑着说:“雨桐,不哭,谢谢你的陪伴,好好照顾自己。”

“星岚,下辈子如若可以,我们再做好姐妹。”

少许,声音消散了,连带着尸身一块消散了。

雨桐和星岚哭成一团。

墨归羽握紧了拳头,脸色发白。

花繁落提到了雨桐,提到了星岚,就是……没有提到他。

送走了花繁落后,墨归羽毅然的转身离开了落花宫。

星岚扶着哭成泪人的雨桐,眼眸微阖,眼底尽是杀意。

有时候,她真的很想不管不顾和墨归羽大战一场,拼个你死我活,为花繁落报仇。

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这么做。

天界会乱,天界乱了会影响到下界苍生。

最重要的是,花繁落不会愿意看到他们两败俱伤。

她闭上了眼睛。

“繁落,下辈子可要擦亮眼睛看清楚,别傻乎乎的又被男人给骗了,大不了姐来宠你,爱你,护你一世安康,墨归羽那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

再说回到了重阳宫的墨归羽,周身萦绕着一股阴冷的气息,强烈的低气压,仿佛能将方圆百里所有的事物都冻成冰块。

护卫的天兵见状,惶恐的低下头,尽量收敛气息,减轻自己的存在感。

被抛弃在琉璃台自己走回来的华芸,听到通报,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迎出了门。

待见到目光冷峻的墨归羽,她心里咯噔一下,笑容僵在了脸上。

“阿羽,你这是怎么了?你别这样,我怕。”

墨归羽片刻失神后,闭了闭眼。

他没有理会她,径直的走回了房间。

华芸知道墨归羽是因为花繁落的死才变成这样的,心里很是不爽,但面上不显。

反正这个障碍已经没有了,以后她再温柔小意的哄上一哄,墨归羽还是会对自己有求必应,娇宠万分。

她偷学了那么久的媚术,还是有点成效的。

翌日。

天庭因为花繁落的陨落事件,像是一滴水掉进了烧热的油锅里,瞬间炸了开来。

不少拥护花繁落的太雍帝君旧部纷纷集结起来,要找墨归羽讨个说法,被星岚以武力压了下去。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乱,否则会引起六界动荡。

这场大规模的声讨,就这样聚也匆匆,散也匆匆,天界恢复了看似和平的现状。

不过,不能讨回公道,渡灵还是要做的。

为繁落上神渡灵的法会交到了星岚手里,有人就不乐意了。

墨归羽说:“她是本尊的妻,法会理应由本尊来操办。”

星岚嗤笑一声,“先不说你和她已经解契,渡灵是要有引灵器的,你有吗?”

说到最后三个字,星岚眸光一凛,像是放出一道利刃,直刺入墨归羽的心脏。

他整个人一僵,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她送给他的礼物,还有哪些是没被扔掉的。

好像,一件都没有。

不,不对,有一样饰物,或许还能找回来。

忽然想到了什么,墨归羽顾不得跟星岚争论,转身赶往琉璃台。

“长风!”

墨归羽看到正在修理庭院外参差不齐的枝丫,一阵冷风铺面而来,定睛一看,是风风火火赶来的天帝陛下。

长风被他冷冽的气势吓得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墨归羽抬手扶住了他。

“谢陛下,陛下您这是?”

“本尊之前是不是赐了你一个剑穗,立即还与本尊。”

长风无语了。

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想当初,那个剑穗还是繁落上神送给天帝陛下的生辰礼。

可惜,天帝陛下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把装着生辰礼物的匣子丢给了他。

说是赏赐,长风却不敢用,默默的替墨归羽收藏在藏宝阁里。

墨归羽得知剑穗的下落,手忙脚乱的去翻找,长风在一旁看着直想扶额。

“陛下,冷静,放着,属下来。”

藏宝阁都是长风在打理,他放东西并不是随便乱放的,他要找的话,很容易。

但让墨归羽一通乱搞的话,东西可就难找了。

不一会儿,长风在一堆大大小小外貌都像是一个妈生的匣子里,找到了墨归羽想要的东西。

打开匣子,墨归羽看着红色的穗子上嵌着的一颗黑色的东珠。

穗子是她亲手打的,东珠也是千辛万苦寻来的,她以为他会喜欢,可是他却嫌弃的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转手就赏赐给了下属。

花繁落知道这事时,闷闷不乐了许久,好不容易走出那段伤心的过往,又看到华芸拿着一个剑穗亲,手系上了墨归羽的剑柄。

她的病症本就是由心而起,接连受到打击,怕是更是雪上加霜……

没想到最后,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保留下唯一属于她的东西。

握着手里的剑穗,墨归羽感觉一阵气血上涌,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陛下!”

长风想要去扶他,墨归羽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抹去唇角的血迹,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他微微的笑了笑。

花繁落是属于他的,没人能越过他,替她操办任何事宜……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