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娇藏崔九听书_柳眠棠崔九小说全本无弹窗

娇藏崔九听书_柳眠棠崔九小说全本无弹窗

发布时间:2020-09-21 13:38:26

娇藏崔九听书_柳眠棠崔九小说全本无弹窗

《娇藏崔九》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柳眠棠崔九的书名叫《娇藏崔九》,是作者狂上加狂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就在这时,一个瘦削的黑脸婆子被侍卫引到近前,立在了山亭旁,跪地施礼道:“王爷,奴家有事禀报。”...

《娇藏崔九》小说试读

崔九虽然在山亭之上饮酒,但并未吃饭食填腹。他一路下山而来,到了这个时候还真有些饿了。

所以,他不待柳眠棠吩咐就扬声道:“李妈妈端些饭食来。”

可惜主子是突然折返,李妈妈也没有准备,一时要得急,厨下又没有什么食材,就只能将晚上给柳眠棠煮的饭菜盛端些上来。

今日晚饭吃的是从街头买来的萝卜干,用水泡发了后,撒了一把盐搅拌,除此之外,还有一块当地特有的霉豆腐,热油浇过就可以吃了。

崔行舟虽然不甚讲究吃食,可也没想到李妈妈端上来的竟然是这等粗糙不堪的饭食。要不是配的是一碗白米饭,当真是給牢狱里的罪人吃的囚饭了。

可是柳眠棠却很坦然,在她看来持家过日子,自然是能省则省。可是看到崔九微微蹙眉,便一边喊着李妈妈端来香油,一边劝慰口娇的官人道:“夫君来了一处新地,抬抬手都要花费银子,平日里少不得要勤俭些,今日太晚,吃多了伤胃,夫君且先将就着,霉豆腐淋上香油特别爽口。若吃不惯,明日我叫李妈妈去街口买糯米鸡给你吃……”

崔行舟岂会听不出这小妇人哄弄馋嘴孩儿的口吻?他心内冷笑,不过却端起了碗,沉默地就着萝卜干简单吃了一碗饭。

柳眠棠则殷勤地用香油拌好了霉豆腐,还替崔行舟倒了杯热茶。

待吃完饭,天色大晚,崔行舟知道若是此时说去铺上立账,只怕摔坏了脑子的都不会相信。

他此来又是立意要抓了她的把柄,既然要看她是否有行刺之心,总要给她机会才行。

所以当吃完饭,碗筷皆撤去时,屋子再次恢复沉默了一会后,崔九爷缓缓开口道:“今日有些乏累,还是早点歇下吧。”

柳眠棠虽然早就料到官人今日要歇宿在她的屋子里,可真听到他这么说,心里还是敲起了皮鼓,只觉得心跳得咚咚响。

幸而大病之后的一年里,她早就接受了自己是崔九娘子的事实,虽然羞涩,却也不好将官人往外面推。

她抿了抿嘴,赶紧走到床铺边,理了理被褥,然后转头问:“夫君习惯睡哪边?”

崔行舟一边饮着茶,一边淡淡道:“我睡在外侧即可……”

因为屋宅里没有崔行舟的衣服,他自然不能如平日那般换衣而眠,只简单洗漱后,脱了外衣,只着里面的亵衣便躺在的床榻上。

虽然隔着一条被子的距离,但他依然能觉察身边那浑身馨香的女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发硬,也不知是不习惯,还是想着什么时候来偷袭他……

其实柳眠棠现在满脑子的后悔,方才为何要开口问他?直接让他睡在里面就好了。

晚上时,因为李妈妈拌的萝卜干太咸,她饭后饮了一壶的水。想来夜里定然要起夜的,这般地爬来爬去,岂不是惊扰了夫君安眠?

想到这,她不由得微微侧身,查看夫君的动静。

此时屋内窗弦清月入户,照亮了崔九鼻尖一点。

夫君挨得她这么近,一伸指尖就能碰到……柳眠棠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心里突然泛起了一丝甜意。

自从她病重,夫君虽然照拂她周到,却再不曾与她同房。初时,她心内有些轻松,毕竟不想与一个完全陌生了的夫君同寝。可是日子久了,她又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崔九是商贾,总是在外经营生意,难免要去些花柳眠宿之地应酬,加之崔九样子生得好,外面的女人见了岂不是如见了香肉?

他若是沾染了什么不良习气,岂不是夫妻之间要离心离德?

好在现在他们定居灵泉镇,官人总算不用四处奔波了。她也要收拾好失忆后彷徨无依的心情,踏实做他的妻子,而且夫君的年岁也该有孩儿了……

想到这,柳眠棠觉得脸颊突然滚烫起来,慢慢伸手摸向崔九的手。

与她的纤手不同,他的大掌筋骨分明,可以完全包裹住她的……

夫君没有动,似乎太过疲累,已经沉睡过去了。

柳眠棠心里一松,放心地将手安置在了他的大掌中。

这一年过去了,只有这一刻,她才突然有了正经夫妻过日子的那种感觉。

在暗自欣喜之余,她这个做娘子的也是满脑子的事情:明日一定要早起服侍夫君洗漱,此处没有换洗的衣服,总要烫了火斗,将他的外衣熨一熨才好见人。尤其是要记得吩咐李妈妈,去买糯米鸡给夫君吃……想着想着,眠棠便这么将手叠在他的手中,闭眼甜甜睡去。

当柳眠棠挨着她的官人睡着后,崔九终于缓缓睁开眼。

他甚少有后悔之事,可是此时真觉得自己不该深夜来此一趟。原本以为这女子会趁着自己睡熟,会有所行动,图谋不轨,她却只是将柔嫩的玉手,放到了自己的大掌中来,就这么睡着了。

借着月光,他转头看去过去,近在咫尺就是个十八岁芳华绝美的女子,长发泻在枕头,气息绵长,睡得娇憨而不自知……

崔行舟看了一会,觉得试探到此为止。虽然入夜,可此时动身正可赶上明晨的军营操练。可他想抽手时,身边的女子却发出奶猫般的哼声,只抱着他的胳膊蹭了蹭,继续酣然入睡。

淮阳王侧躺着看了看窗外,想了一会,突然起了惫懒的心思,复又闭上了眼:既然已经来了,倒也不必折腾着走夜路,且待明日再做安排吧。

前夜月明星稀,后半夜淋淋漓漓下了场薄雨。雨点敲打窗棂,让人睡得格外香甜。

不过因为心里存了事儿,又或者是昨日下午睡得太久,柳眠棠伴着细雨起得很早。

夜里时,柳眠棠果然起夜了,因为官人在屋子里,她不好意思在屋内用恭桶,特意撑伞跑去屋外院子后的恭房。

没想到李妈妈竟然没有回屋休息,拿了马扎坐在屋檐下,黑乎乎的一团,怪唬人的。

她诧异问起,李妈妈撑着敖红的眼说,东家回来了,须得人伺候,怕东家和夫人夜里用水,唤不到人。

果然老仆忠心,让人挑剔不得。

不过,这夜里要水的话,似乎别有深意,说得柳眠棠又一阵脸红。

相较着她来回的折腾,崔九的睡相就规矩多了,就如他本人温润的气质一般,差不多整宿都是一个姿态,亵衣上几乎都没有压痕褶皱。

不过他赖床了,在柳眠棠起床后,又足足睡了一个时辰才起。

醒来时,一双俊眼里还带着血丝,压根儿看不出睡透解乏的样子。

服侍官人洗脸时,柳眠棠看得有些心疼。崔家破落以后,官人一定殚精竭虑,为了生计四处奔波,不得安睡吧?

不过官人醒来后,毫无抱怨,就算身着亵衣,却如着儒衫一般优雅从容地净面漱口。

柳眠棠很羡慕崔九这种骨子里生出的温良文雅,所以捡了官人挂在屏风上的衣服,亲自卖力熨烫外衣,想让官人出宅门时更周正些。

可是火斗装了炭后有些沉,眠棠手腕无力,有些拿不住火斗,让李妈妈在一旁看得心惊,生怕她掀翻了火斗,烧坏了主子的外衣,让他无法体面出门。于是便抢过了眠棠的活计。

趁着李妈妈熨烫衣服的功夫,柳眠棠先替官人盛刚刚熬煮好的热粥,又将哑巴婆子端来的精致小菜摆上桌面,然后问道:“官人的店铺在哪里?你昨夜没有吃好,今天中午,我叫李妈妈烧肉,然后我中午送去给你吃。”

虽然崔行舟昨日吩咐了小厮买铺,可是现在还没有回信,他哪里能说出这子虚乌有的铺子。

许是昨夜没有休息好的缘故,九爷一向温润如玉的俊脸带了些阴沉,听她问,也懒得费脑筋诓骗她,只省事地说道:“先前定下的铺子,原店主反悔,退了定金收回了,眼下……还没有铺子。”

这话听得柳眠棠有些来气,重重放下筷子道:“哪个商家,怎么这么无信?”

崔行舟也不搭言,专注地喝着自己的那碗白粥。

柳眠棠自觉失态,连忙调整了坐姿,矜持道:“夫君万万不要上火,所谓好事多磨,也许他退了是好事呢!”

她说得是真心话。在她看来,官人虽然为人很好,却有些富贵子弟的天真,连敲定的店铺都被人迫得退订了便可见一斑。

她身为他的娘子,不可在一旁捡笑话,亲力亲为地帮衬他才配得上贤德二字。

于是柳眠棠又说道:“官人,前门街坊都是本地的老住户,可向他们打听下。选买店铺乃是大事,不可操之过急,既然那店主人反悔,倒不如再仔细斟酌下再买。”

听她这么一说,崔行舟也省去了诓骗她出门的罗嗦,便温和说道:“我要去邻县应酬,既然你无事,那选买店铺的事情就尽交给你了。”

柳眠棠听了正中下怀,可又眨巴着一双妩媚的眼儿,迟疑道:“我之前生了大病,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若是办砸了可怎么好?”

崔九微微一笑:“左右也糟糕不过暗巷子里伤人,选买个铺子而已,遇到喜欢的,买便是了。”

眠棠对夫君前半句的暗讽充耳不闻,却觉得后半句里这种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迈很有男儿气概。

虽然家道中落,夫君到底是富贵堆里在长大的,眼界见识并非那种市井小民。

于是再望向她的官人英俊沉静的面庞时,眠棠目光不禁又柔和几分。

她暗下决心:定然不辜负官人的信任,买个日生斗金的旺铺来。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