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1 14:31:42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白馥浅薄瑾的书名叫《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懒星星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是她的脸,不,应该说是她8岁之前的脸,还是放大版。时隔12年,她,白馥浅,回来了。再次穿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上。她嘴角勾起浅淡的弧度,眉毛轻佻,眼底迷雾散尽,桃花飘零。...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小说试读

“大小姐你醒了?”

一个尖锐的声音从浴室外传来,白家的女佣陈兰推门而入。

白馥浅回想了一下,这个陈兰似乎是她继母陈秋柔的远房亲戚。

平常在陈秋柔母女面前就像狗一样,对她就各种刁难。

一个佣人敢这样,后面没有女主人的安排,谁信呢?

也就前主那种胆小怕事,又少根筋的才会相信陈秋柔是真心对她好的。

白馥浅翻了个白眼,真是什么人都拿她当软柿子捏。

不过无所谓,这些年什么人什么事没见过,就当生活调剂咯,玩玩。

镜子里的女子眼神一变,娇弱的小脸透着病态的青白。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一副我见犹怜的小白兔模样。

“嗯,刚刚…刚刚醒的……”

她声音柔柔弱弱的,手指搅在一起,似乎有些紧张和委屈。

陈兰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个模样,娇娇弱弱的,又长了一张惊艳勾人的脸。

明明什么都不懂的草包一个,偏偏命好的想要星星就有月亮。

尤其是夏家的人,简直把她宠上了天。

陈兰看了一下自己粗糙的手,再看看白馥浅,眼里的嫉妒藏都藏不住,凭什么!

“我说大小姐,你醒了也不懂说一声,万一夫人知道了,不是又要骂我了?你是不是故意折腾我的?”

尖酸刻薄的话脱口而出,根本没有做女佣的自觉,一看就是平常没少这么做的。

“对…对不起,那我跟陈姨说一下,她……她肯定不会怪你的。”

白馥浅慢吞吞的走到床上躺好:“麻烦给我倒一杯温水。”

陈兰当然知道她表姨不会骂她。

没错,陈兰是陈秋柔乡下的表侄女,是陈秋柔把她从乡下带上来的。

她表面上是佣人,实际上在白家也就比陈秋柔和白丝漫低一等。

仗着陈秋柔对她的纵容,在其他人面前可是高傲的很,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也是这个家的小姐呢。

两年前白馥浅回来,陈秋柔表面对她很好,其实私底下可是没少让陈兰欺负她。

毕竟陈秋柔和白丝漫不方面出手做这些事,所以都是由她代劳。

“要喝水你不懂自己倒呀,我看你好的很,还躺在床上装病人,哼。”

她动也不动,冷笑的看着白馥浅。

白馥浅垂眸,眼底闪过丝凌厉。

“陈姨说,说我如果不舒服,可以叫下人…帮忙的…”她还刻意强调了一下下人两个字。

陈兰一听这话就炸了。

“下人?谁是下人?你知道我是谁吗?”

她在白家也待了好几年,早就把自己当白家的表小姐自居。

白馥浅一句下人瞬间刺激到了她,顿时恼羞成怒。

“不,不是的……”

白馥浅一副慌乱想解释的柔弱模样,更是刺激她,这样的草包凭什么这么命好?

“白馥浅,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是你家吗?得了吧,你比我还不如,你个没娘养的……哎哟!”

陈兰话还没说完,一个闹钟飞过来狠狠的砸到在额头上,瞬间血流满面。

她看着满手的鲜血,心里的惊恐被放到最大,立刻尖叫了起来。

“啊…啊,你敢打我,你……”她不可思议的望着白馥浅。

只见白馥浅楚楚可怜的模样退却,转瞬是一副凌厉狠辣的模样。

“怎么?砸的就是你!”

玩玩可以,侮辱她母亲就不行,毫不犹豫出手,精准零失误才是她的风格。

陈兰对上她那双美的惊人,此刻却布满阴鸷诡谲的眼睛,不由得打哆嗦。

哪还有什么柔弱,那双眸子像是淬了锋刃,冰冷凌厉。

不知是血越流越多,还是心里发虚,陈兰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地上泛起朵朵血花……

白馥浅冰冷的看着她的背影,手指拽着被单,撕裂出一道道口子。

就像她的心,被那句“没娘养”,撕裂成无数个血口一样。

……

“馥浅,怎么回事?你怎么把下人的头打成这样……”

陈秋柔听到消息就赶紧过来。

她穿着一袭华贵的金丝绒长裙,手上脖子上带着红宝石链子。

常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不少。

钱堆出来的雍容华贵,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样子。

此刻的她皱着眉头,精致的妆容有一丝裂痕,勉强维持一副慈母的模样,但仔细看就能发现她藏在眼底的阴毒。

“你才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怎么就闹脾气了呢?”

这番话听着好像关心的语气,实际上是暗示,她因为闹脾气就把人给打流血。

随后一个严厉的男声从陈秋柔后面传出。

“你真是太不像话了,哪个女孩子像你这样,出手这么狠毒的。”

进来的中年男人面色寒沉,但还是看得出年轻时候的好模样。

只是此时他脸色铁青,眉峰紧蹙,眸底蕴蓄着一丝阴鸷。

白馥浅抬起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呵,这就是她的父亲,白明轩。

知道她醒了,连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哪怕是一句“哪儿不舒服”都好。

一进来就不问缘由的指责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啊。

她冷笑,通过前身的记忆她知道了很多事。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