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小说导读 >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全文阅读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20-09-21 15:45:57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白馥浅薄瑾全文阅读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由懒星星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馥浅薄瑾,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是她的脸,不,应该说是她8岁之前的脸,还是放大版。时隔12年,她,白馥浅,回来了。再次穿回到自己原本的身上。她嘴角勾起浅淡的弧度,眉毛轻佻,眼底迷雾散尽,桃花飘零。...

《五爷,夫人的马甲逆天了》小说试读

“……”

陈秋柔眼皮抽抽,这死丫头。

反倒是白明轩沉不住气:“一会烫一会凉,你到底要喝什么样的?”

白馥浅眼一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准备起身整理行李。

“明轩,你说这是什么话呢。确实是我温度没控制好。馥浅啊,陈姨再重新倒一杯啊。”

陈秋柔心里吐血,脸都快崩了,但又要维持面上的慈爱模样,裂开职业假笑,赶紧又倒了一杯。

“谢谢陈姨,还是陈姨对我最好。”

白馥浅眯着眼,慵懒得抿了一口,喝完很自然的递给了陈秋柔。

陈秋柔一口气憋着难受,这些年养尊处优,今天居然被白馥浅当佣人一样使唤……

但毕竟装了这么久的贤妻良母,演技还是有的。

“你再睡会,我和你爸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就尽管纷纷那些下人,别委屈了自己啊。”

“好的,陈姨。”

白馥浅乖巧的应声,好像刚刚那个闹脾气,要整理行李离开的人不是她一样。

陈秋柔赶紧起身,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被气到内伤,更怕自己忍不住呼白馥浅几巴掌。

平常的贵夫人形象都懒得维持了,走得那叫一个快啊,没等白明轩就出去了,实在是真气狠了。

白明轩瞪了白馥浅一眼,甩甩手也走了。

对陈秋柔不等他,直接走人有些不满,标准的大男子主义,又死要面子。

“清净了,”白馥浅心情大好。

打了陈兰,又逼陈秋柔赶走她,想必陈秋柔要气得吐血了吧。

白馥浅早就算好了,叫白明轩倒水,陈秋柔肯定会去抢着倒的。

表演型人格嘛,至于她爸什么德行,她还不知道吗。

折腾一下陈秋柔,她心情舒畅,哪有什么病人的模样,精神好的很。

起身从衣柜里扒拉了一条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前主不愧是傻白甜,衣服清一色的白。

她随意扎了个蓬松的高马尾,再套了个白色棒球帽,把被扔在角落的小白鞋揪出来套上。

妥妥的未成年少女即视感,娇俏可爱,她满意的点点头。

刚走到窗边,似乎想到什么,摸了摸脸。

倒回梳妆台,随手从首饰盒里抽出一副大墨镜,罩住大半个脸蛋。

才慢悠悠的爬上窗户,看都不看的直接从三楼跳到一楼草坪上。

轻松的仿佛这不是三楼,而是一两个台阶。

晨跑的路人边跑边瞪大了眼,“卧槽,她……怎么下来的?哎哎哎哟……”

人来不及刹车,直接冲到了垃圾桶里,两只脚还在挂在外面使劲的抖。

白馥浅挑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找到白家车库,三两下就无钥匙解锁了一辆粉色的法拉利。

“白丝漫的新车?这俗气的颜色,和黑心白莲花真是绝配。”

一边嫌弃,一边旁若无人的开走了,只留下三楼某个窗户随风飘扬的窗帘,以及后知后觉的某些人。

“啊,大小姐不见啦……”

“我的车呢?谁开走了?”

……

凭借着前身来过那么一次的记忆,白馥浅找到了她母亲夏雪芙所在的墓园。

墓园外有家小花店,白格子门脚下放着一大把的白色小雏菊。

这是她妈妈最爱的花,迎风摇摆,朝气蓬勃。

从车侧柜掏出了个粉红色的钱包,“受不了,又是粉。”

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潇洒的抽出几张小红红,“奶奶,小雏菊我全要了。”

花店的店主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听小雏菊全要了有些惊讶,毕竟很大一把呢。

抬起头就愣住了,直到粉色的跑车进了墓园才回过神。

“哎呀,这是谁家的娃娃,长这么好看……奇怪了,今天怎么都要雏菊。”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从墓园里开出,与粉色的小跑车插肩而过。

白馥浅凭着记忆,找了好久才找到夏雪芙的墓地,接着就愣住了。

墓地很干净,似乎有人打扫过,地上放了一把小雏菊。

“外公舅舅他们都在国外,谁会来这看妈妈?”把地上的小雏菊移到旁边。

“我爸?”她翻了个白眼,然后把自己那一大把的小雏菊放在了地上。

“算了吧,掐指一算,他能来个两次都算是有情有义的了。”

也不管脏不脏,一屁股就在墓碑旁坐下,认真的搽了搽夏雪芙的照片。

搽着搽着,眼前一片模糊。

“妈,我回来了。”她咬着唇,身子微微颤抖。

“抱歉,这么多年,都没能来看你,你有没有生我的气呀?”

“唉,我也不想,这些年有点忙,升级打怪没停过。

“好在现在我回来了,你就不会寂寞了,我有空就来和你聊聊天,你别嫌我烦啊……”

她头轻轻的靠在墓碑上,手指攥紧,死死的咬着嘴唇,半响:“妈,我不想做个乖孩子,怎么办?”

一阵风过,吹得地上的小雏菊不停的摇摆,很是灿烂。她看了一眼,含泪笑道:

“喏,这花挺欢乐的,你是不是也赞同我做自己想做的事……”

垂眸,带着水珠的长睫毛遮住了那陡然迸发出的冷意,眼睑下有抹淡淡的阴影。

车祸?呵,谁知道呢……


  • 热门资讯
  • 最新资讯
  • 下载排行榜
  • 最新游戏